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妖神传说之落樱 > 正文
第一百五十八章 好似八十岁便秘罗锅老太太
作者:我是李木米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木芙蓉见司落樱吞了药,忽然道了一句:“那确实是毒.药。”

    司落樱登时就噎到了,剧烈的咳嗽起来,鸑鷟急忙大力的拍司落樱的背,让她赶紧吐出来。

    木芙蓉露出两排泛着贝壳光芒的瓠犀大白牙:“逗你玩的!”

    鸑鷟一屁股跌坐在司落樱的腿上,瞪着木芙蓉,没好气道:“你是不是想要尝尝爷的恶作剧?”

    木芙蓉看了一眼脸上因为咳嗽而终于有了血色的司落樱,然后目光投向车窗,透过随着行进不断摇摆的车帘,看着车外熙熙攘攘的人群:“人活一世,都希望能够一切顺心如意!但是,世事无常,变化莫测,又有几件事情能够遂了自己的心意!看似随心所欲的活着,但还不是被困在这早已定好的框架中,苟且的过着一日复一日!”

    司落樱看着脸上难得出现萧索神情的木芙蓉,莫名有种想哭的冲动,但腹中忽起的灼热感,如火似焚,令她痛苦的捂住肚子,额上一下子渗出一头的汗水!

    鸑鷟吓了一跳,急忙问司落樱怎么了,见其痛苦得表情都扭曲了,立刻瞪向木芙蓉:“你该不会真的给她下毒了吧?”

    木芙蓉仍旧看着车外:“破茧方能成蝶,不经历苦痛,如何能......”

    鸑鷟听到木芙蓉东拉西扯,气急败坏:“说人话!”

    木芙蓉捏起一颗葡萄丢进嘴里,不紧不慢道:“中品固灵丹的药性太强,她应该分成几份儿,间隔些时间分次服用。但她整颗吞下,以她现在的身体修为,自然是承受不了!”

    鸑鷟不禁埋怨道:“你怎么不早说。哦,我知道了,你是故意的。”

    木芙蓉也不否认,笑了笑:“放心,死不了人的。过两个时辰就好了!”

    鸑鷟担心的看着一头冷汗,已经痛得说不出话的司落樱:“这样痛两个时辰,还不得把人痛死了!”

    木芙蓉用手绢擦了擦手:“谁让你们看占便宜,就那么心急。”

    鸑鷟很少被人气得无语,指着木芙蓉:“你......”

    木芙蓉让它安静,不要吵,否则司落樱会越加难受,然后看向捂着肚子的司落樱:“等到了国学府,你去练功堂消耗一下真气就好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木芙蓉说完这话,马车行驶到了国学府大门口,嘎吱一声停止。

    司落樱一头冷汗的跳下马车,弯着腰,像是一个七八十岁的便秘罗锅老太太一样,一步步挪进国学府。

    正巧七皇子巫马臻随后走了进来,见到司落樱这副样子,笑问道:“你这是闹肚子想要上茅厕吗?”

    司落樱肚子又疼,心里又窝火,正想要找人揍一顿,忍不住瞥了巫马蓁一眼,正要开口时,木芙蓉笑着走到司落樱,提醒司落樱千万不要如厕,免得丹药未经消化就排出体外浪费了,说完,就笑呵呵的转身前往青苑!

    木海棠安慰司落樱,再坚持一会儿就好了,便也转身离去。

    木绒花笑着上前,扶住司落樱,表示这是司落樱的福气,她的修为可都是拼死拼活才提升上来的,木芙蓉可从未送过丹药给她。

    司落樱额上的汗水不停滑落,她感觉肚子里面好似揣着一个火球,随时随地都要把她燃烧成一个火人。课堂上,叶宁居士讲了什么,司落樱是一句都没有听进去,只想马上跳到冰凉的湖水里面,来驱赶身上的燥热气息。

    上午的课业结束时,叶宁居士让修为到了聚气顶峰期的学员报名明日的突破课程。

    木绒花给自己和木槿花报了名,司落樱捂着肚子走到叶宁居士面前,叶宁居士立刻关心道:“听说你前一段时间生病了,这是病情还未愈吗,怎么流了这么多的汗。若是身子不舒服,就不要勉强参加明日的突破课程了。”

    司落樱摆手道:“我没事儿,我报名!”

    叶宁居士浅笑看着司落樱道:“你的修为提升得可真是快啊!我记得你刚来国学府时,修为才只是聚气二级,真不愧是冥王府的人,想必冥王大人也是对你寄予厚望。不过,你不要太勉强自己,身体健康比什么都重要。”

    司落樱点头感谢叶宁居士的关心,叶宁居士提笔在名册上面写上了司落樱的名字,笑让司落樱回去好好休息,今夜睡一个好觉,养足精神,明日的突破才会成功。

    司落樱再次点头道谢,一步一顿的走出青荷堂,但没走两步,秋婧宸就追了过来,对与司落樱同行的木绒花道:“不好意思,我能单独同落樱姑娘说几句话吗?”

    木绒花问司落樱有没有问题,司落樱点头,木绒花便退到一边。

    秋婧宸看着司落樱一脑门的冷汗,问道:“你这是怎么了?”

    司落樱有气无力道:“服用了固灵丹不消化,无大碍的!”

    神魔大战之后,人族也受到了很大的动荡,当年死了不计其数的人族修士。

    造成后来炼器师、炼丹师严重缺少,丹药和武器都变得异常名贵起来。

    秋婧宸闻言,道了一句:“不愧是冥王府!”

    冥王府哪里会有这么大方,司落樱觉得自己吃了木芙蓉一颗丹药,以后还不知道得拿什么进行偿还!

    秋婧宸毫无感情的感叹了一句,紧接着问道:“听闻你入宫参加百花宴时,有人冒充我的名号,引你入套?”

    司落樱点头,秋婧宸气恼的一甩衣袖:“巫马皇室真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

    司落樱闻言,仰头看着秋婧宸:“你觉得,是巫马皇室干的?”

    “敢在宫中行凶算计人,除了巫马皇室的人,还能有谁?”

    司落樱目光闪动,与鸑鷟对视一眼,然后试探性的问秋婧宸道:“昆仑墟不是一向以巫马皇室马首是瞻吗,你怎么......”

    司落樱的话还未说完,秋婧宸就立刻用鼻子哼了一声,冷言道:“我祖父他们确实对巫马皇室唯命是从,不分是非黑白,这些年,做了不少违背良心的事情。我觉得,忠君没有错,但是死忠就是一个问题。如今的巫马皇室已经完全沉浸在权势当中,偏离正道太远了,该是时候整治和改变了。”

    秋婧宸说完,看向司落樱:“你之前在宫中的所遭遇,冥王大人没有说什么吗?”

    记住手机版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