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妖神传说之落樱 >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七章 人总是要成长的(求订阅)
作者:我是李木米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众人听到说木槿花攻击她们的事情,全都议论纷纷,觉得以木槿花嚣张跋扈的为人,一定能够干出这种趁人之危,又落井下石的事情。

    也因此,冥王府三小姐木槿花在坊间的跋扈传闻,又添上了一笔。

    很多氏族人家后来教育族中女子,都以木槿花作为反面教材。

    叶宁居士和良笙教士都十分关心木槿花的安危,不希望他们带来进行突破修炼的学子出现危险,全都焦急的看向聚气塔,其他人也都各怀心事儿的望向聚气塔。

    就在这时,忽然有一道人影从天而降,“砰”的一声,面朝下的砸在了地面上。

    众人全都吓了一跳,急忙上前将人翻转过来,发现正是冥王府的木槿花,鼻子流血,已经摔晕了过去。

    见木槿花竟然好好的活着出来,不禁撇嘴:“还真是好人不长命,祸害活千年!”

    叶宁居士上前蹲下身查看,面色凝重道:“冥王府三小姐的手脚都摔断了,赶紧送回府上医治吧!”

    说完,就让一个男子背上木槿花,重新回到地上,立刻备了马车,将木槿花送回冥王府。

    司落樱与木绒花也坐在了马车上,二人面面相觑,过了好一会儿,木绒花才微笑道:“落樱姑姑,我知道平时三姐姐对你不友善,但是她此番落得这般田地,还希望你拜托云澈大哥,请神医圣手果老前来为三姐姐医治,以免她落下残疾!”

    一想到平时木槿花对司落樱的态度,立刻瞪眼道:“凭什么,治好了这朵妖花,让她再来欺负小樱子?”

    司落樱抱住,让它不要激动,然后也微笑着对木绒花道:“四小姐此言差矣,三小姐乃是冥王大人义女,木云澈自然会为其请最好的大夫诊治,我拜托与否,并不重要。”

    木绒花闻言,有些伤心道:“落樱姑姑为何与我说话这般见外,是恼我替三姐姐说话吗?”

    司落樱只是忽然听到木云澈的名字,一时没能控制好情绪,有些抱歉道:“我并没有生气。三小姐受伤,我心里也不舒坦,我会拜托管院木修,替三小姐请来最好的大夫。”

    木绒花闻言,立刻展颜:“我就知道落樱姑姑最大度善良了。是我自己小心眼儿,以为落樱姑姑气恼三姐姐总是纠缠云澈大哥,所以”

    木绒花话说到一半,忽然后知后觉的道了一句:“看我这嘴,竟说一些不该说的话。”

    然后生硬的话锋一转,十分开心的恭喜司落樱道:“落樱姑姑这一次的突破修炼,不禁成功突破,还晋升到了入神二级,想来冥王大人一定十分高兴,云澈大哥肯定也一定开心坏了,以你为荣!”

    司落樱闻言蹙起眉头看向木绒花:“从刚才开始,你就一直提木云澈,是什么意思?”

    木绒花眨了眨无辜的大眼睛:“云澈大哥不是与落樱姑姑正在交往吗?”

    司落樱蹙眉:“谁说的?”

    “府上都在传,云澈大哥和落樱姑姑你们二人为爱私奔,但被冥王大人捉了回来,棒打鸳鸯。但你们无法忘怀彼此,所以不顾伦理纲常,私下里在偷偷交往。”

    “怎会传出如此荒唐的谣言?”

    “昨夜,有人看到落樱姑姑深更半夜从临风轩走出,之后又有人看到云澈大哥晚上守在姑姑屋子的窗户外。而且,原本你们二人十分亲近,但自打失踪回来之后,你们二人便一直刻意在人前保持距离。大家都说,你们这是为了掩人耳目。”

    之前司落樱确实因为忍不住,想要找木云澈问个清楚,便偷偷跑去了临风轩,没想到会被人撞见。但是木云澈守在她窗户外的事情,她却是不知。

    想起早上她检查手臂上面的伤口时,发现已经涂抹了创伤药膏,当时问红桃,红桃说不是她所为。然后邀功的表示是它所为,但问它是从哪里弄来的创伤药膏,它却支支吾吾了半晌,说是从柜子里面翻出来的。

    当时司落樱有些怀疑,如今听来,便想通了,立刻看向。

    将头埋在司落樱裙子里面装死,司落樱用手戳了戳道:“这位大哥别装睡了,到地方赶紧起来吧!”

    说完,她抱起,看向木绒花笑道:“四小姐有听别人闲言碎语的时间,还是用来修行吧!要不被我这个冥王府废物超过的消息传出去,你得多没面子啊!”

    司落樱说完,跳下马车,坐在马车上的木绒花,眼底寒光一闪而过。

    对于司落樱对待木绒花的态度感到有些疑惑不解:“小樱子,整个冥王府就数四小姐木绒花对你最好,你为何这般待她?”

    司落樱用手指头戳了一下的小脑袋道:“你这家伙,不是比我多活了好几万岁,怎么看人还只看表面。有些人,看似处处为你说话着想,但实际上,她每一次的好心提醒,都将你推到一个陷阱面前。而有些人,嘴上对你各种讽刺挑剔,但却每次在你遇到危险的时候,将你从陷阱内救上来。”

    瞪着一双小黑眼珠,若有所思的看着司落樱:“小樱子,之前你失踪后,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吗?爷发现,自从你被木寒水带回来之后,脸上的笑容就变少了,一直闷闷不乐,似有心事儿。而且,你的思想,似乎一下子变得成熟了不少。”

    司落樱浅笑着回了一句:“人总是要成长的!”

    “你个小丫头片子,少在爷面前装深沉!”

    “你才少在我面前装大爷。走,咱们去醉仙楼叫上一桌酒菜,回去与红桃一起庆祝一番。”

    闻言,立刻不高兴的撇嘴道:“爷刚刚尝了神力恢复的滋味儿,就又被打回原形,有什么好庆祝的!”

    “庆祝我成功突破入神级别,不再用提心吊胆的害怕剑中冤魂把我吃了。庆祝我距离去昆仑墟求道,更进了一步。”

    “对,你距离昆仑墟求道更进一步,那么爷距离去瑶池恢复神力也就不远了,是该好好的庆祝一番。”

    说着,斜睨司落樱道:“你有钱吗?”

    司落樱双眼泛光的盯着道:“我不是有你这个金主吗?”

    立刻跳脚:“爷拼死拼活从野荷塘里面捞出的金子,是给你购买丹药保命用的,不是用来吃吃喝喝的。”

    “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真的?你向爷保证!”

    “好,我保证以后只把金子花在买丹药等有助修行的方面,绝不浪费在吃喝享乐上面,可以了吧!”

    “孺子可教也!”

    司落樱去醉仙楼要了上好的酒菜,付款时,握着金子与掌柜的拉大锯扯大锯了好半天,才肉疼的松了手。

    醉仙楼的伙计,跟在司落樱的身后来到冥王府思卿苑,将酒菜摆在桌上。

    红桃进屋时吓了一跳,问司落樱是不是发财了?

    跳到桌上,撕下一只烧鸡腿,一边流泪心疼自己的钱,一边感叹烧鸡太好吃了!

    司落樱拉着红桃一起坐下,说是这段时间她给红桃添了不少麻烦,也令她担心,倒了一杯酒敬红桃。

    红桃受宠若惊,急忙站起身,司落樱拉着她坐下,表情真挚道:“整个冥王府,你是我最亲近的人,我”

    司落樱华还未说完,就被打断:“难道爷不也是你最亲近的人吗?”

    司落樱回了一句:“你不是人。”

    登时气得跳脚:“你说谁不是人?”

    司落樱微微一笑:“你是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