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妖神传说之落樱 > 正文
第一百六十九章 意外的来客带来意外的消息
作者:我是李木米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阵清风带进一股司落樱十分熟悉的栀子花味儿,她难掩兴奋的扭头,却失望的看到了木芙蓉,便问其怎么有时间,光临她的寒舍?

    木芙蓉一步三摇的走进屋,笑道:“我这不是命人新制了熏衣香料,是栀子花香味儿,与云澈大哥身上的味道儿一模一样。你闻闻,好闻不?”

    司落樱不语,端起杯喝酒,木芙蓉毫不见外的一屁股坐下,给自己斟了一杯酒,尝了一口,立刻赞赏道:“好酒。”

    木芙蓉端着酒杯,看向司落樱道:“你知道为何这种花雕酒,叫做女儿红吗?”

    说完,也不等司落樱说话,就自问自答道:“人族有个习俗,家中若是生了女儿,父亲就会亲自在桂花树下埋上几坛好酒,待到女儿长大成人,出嫁之时,就会将酒挖出来宴请宾客,或是当做嫁妆。可惜,这么好的嫁妆,无人为我准备!”

    据说,冥王木寒水收养的义女义子,还有司落樱这个义妹,都是无父无母的孤儿。

    司落樱对于自己的身世不甚了解,曾经向木云澈打探一二时,被告诫冥王木寒水不喜欢他们提及自己的身世,便不敢再追问。

    如今听到木芙蓉这番伤感之言,她想起蒙面少女说她父母已死的事情,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儿。

    木芙蓉看了司落樱一眼,然后端着酒杯,状似无意道:“姑姑应该也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吧?”

    司落樱并未回答,笑着看向木芙蓉:“大小姐什么时候对我如此关心了?”

    “我只是觉得,即使这世上所有的人都反对你与云澈大哥,但只要能够得到亲人的支持,应该任何困难都能够克服吧!”

    司落樱闻言,凝视木芙蓉道:“冥王府就是我的家,你不就是我的家人吗?”

    木芙蓉闻言娇笑一声:“姑姑能如此说,真是芙蓉莫大的荣幸。希望有朝一日姑姑飞黄腾达,不要忘了,还有我这么个亲人?”

    司落樱苦笑:“大小姐真是太抬举我了!”

    “姑姑自谦了。要知道,自从聚气塔修建以来,进入其中突破成功的人不计其数,但是能够突破成功并连升两级的人,却只有你一人而已。”

    司落樱闻言微微一怔,然后苦笑道:“我这十五年苦修积攒的运气,大概这一次都被耗尽了。”

    “我真的很欣赏姑姑的谦虚,还有心胸,希望你与云澈大哥,能够有一个好结果。”

    说着,她将杯中酒饮尽,又道:“三妹妹她这一次是咎由自取,姑姑不必自责。她那个性,你就算打她一千巴掌,给她一万颗红枣,她也是不长记性,早晚要吃大亏。”

    木芙蓉说完站起身,表示夜色晚了要回去休息了,让司落樱也少饮些酒,早点儿休息。

    木芙蓉在走到门口时,忽然又停下脚步,转头笑着对司落樱道:“看我这记性,说了一大堆废话,把正事儿倒是忘得一干二净。五小姐与大皇子定亲了,这两日就会有消息传出来了。我还原以为,会先喝你与云澈大哥的喜酒,没想到,竟然被五妹妹抢了先,她还真是闷不做声干大事儿啊!”

    木芙蓉说完,轻移莲步,笑盈盈的离去。

    司落樱有些错愕的放下酒杯,她是怎样都不会想到,胆小得看到只蚂蚁都会发抖的五小姐木棉花,竟然与那个心狠手辣,睚眦必报的大皇子巫马琛定亲了!

    这俩人,是怎么凑到一起去的?

    之前大皇子巫马琛还在拼命的向木芙蓉示好,这怎么就突然转移阵地了?

    还有,木芙蓉今晚特意跑来讨酒,不停地提木云澈不说,还问起司落樱的身世,又将大皇子与木棉花定亲的消息提前告诉她,这都是为何?

    木芙蓉可不是那种喜欢没事儿与人闲话家常的人,说她不抱有任何目的,打死司落樱都不会相信。

    多事之秋,司落樱决定少管闲事儿。既然悬在她头上的剑已经消失,那么她就安心抓紧时间修行。待到昆仑墟前来挑入门弟子时,一定好好露一手。

    至于其他,便都不去多想!

    只是,一想到木云澈,她又不禁隐隐心痛,抬手将酒杯斟满。

    司落樱最终也没醉倒,带着满腹惆怅,瘫倒在床上,眼泪不禁流了下来。

    她虽然历尽艰辛才突破成功,可是她一点儿都高兴不起来,她以为木云澈会来给她道喜,替她高兴,但是木云澈那边却是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看来,木云澈把二人的曾经过往,真的是彻彻底底忘得一干二净了。

    侯大傻随着被张天华剑气万剑穿心摧毁的侯家庄,一起消失了!

    “既然他不记得你了,那你还惦念他做什么”,司落樱在心里不停的对自己这样说着,但她一闭上眼,脑中就立刻浮现出木云澈傻呵呵冲她笑,说只喜欢她一个人的样子,登时心痛得好似有人在她的心头浇滚热的铁水,心脏都要被烫穿了!

    她曾经嘲笑痴恋木云澈的木槿花,还信誓旦旦的表示自己绝对不会喜欢木云澈,如今这算是糟了报应吗?

    心脏实在是痛得太厉害了,继续这样下去,司落樱感觉自己会死掉。

    于是,在心中安慰并警告自己道:司落樱,打起精神,将全部精力都投入到修行上。木云澈他是冥王的义子,而你是冥王的义妹,你们两个差了辈分,此生注定有缘无分!

    不过“有缘无分”这四个字儿,怎么听上去这么沉重和残忍!

    弯月如弓,小虫儿轻鸣,微风从门口悄然而入,带走火烛的烟气和温度,又悄然的从窗户溜走。

    木云澈站在思卿苑正房的门口,看着狼藉的酒桌,轻轻走进屋内。

    床榻上响起红桃打雷一般的呼噜声,还有不知和谁打架的梦话,木云澈悄悄走上前两步,看到闭着眼睛熟睡的,在司落樱的身上滚来滚去,不停朝着空中挥动翅膀和爪子,一刻都不老实。

    而司落樱睡得也十分不踏实,鼾声混乱,长长的睫毛不停的闪动,在脸上投下两个小扇子形状的阴影,脸上还挂着令人痛心的泪痕。

    木云澈走到床前,盯着司落樱熟睡泛着红晕,好似苹果一般的脸孔看了许久,缓缓的伸出手,又急忙停住。

    最后,木云澈替司落樱掖好了被角,便转身离开了。

    睡得迷迷糊糊的司落樱睁开眼,感觉床边刚才好似站着一个人,空气中隐约飘着熟悉的栀子花香味儿,想要起身看个究竟。但是,像山洪一般席卷而来的睡意,一下子就将司落樱卷入到了梦乡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