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妖神传说之落樱 > 正文
第一百七十七章 你早晚有一天会被这个女人害死
作者:我是李木米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个貌枯形瘠,好似大烟鬼的男子,质问木云澈不顾帝都上京城的安危,偏袒司落樱这个祸患,是不是因为二人有私?

    司落樱一直都觉得,木云澈是因为二人的身份不被外界接受,所以才会与她保持距离。

    如今被人当众质问,站在木云澈背后,双手抓着的木云澈衣服,不由得一下子握紧了。

    木云澈没有说话,他只是静静的盯着大烟鬼看,直到对方额上冒汗,才张口道:“坊间流传的谣言不可信。我冥王府做事一向光明磊落,冥王大人如今镇守阴山,抵御魔族,人族才能安居乐业。尔等却受别有居心之人的蛊惑,前来冥王府闹事,岂不知已经中了魔族的离间之计。”

    木云澈此言一出,黑脸壮汉和大烟鬼脸上冒出的冷汗更甚,一些百姓开始议论纷纷,但还是有人揪住司落樱是水蛭精,吸取帝都上京城的运势和精气不放,让冥王府赶紧将祸患赶走。否则帝都上京城气韵被吸光,到时也难逃城破人亡的下场。

    木云澈道口说无凭,若是认定冥王府大姑娘是祸患,就要拿出实际的证据。若是有人再敢胡说八道,诋毁冥王府的名声,他就扬言要追究到底,看看到底是哪些人拿了魔族好处,行这里通外敌的叛国之举!

    黑脸壮汉被木云澈摄人的气势吓得额头上面全都冷汗,他用粗壮黝黑的胳膊抹掉头上的冷汗,仰头望着木云澈道:“冥王大姑娘于昨日在街头追打五小姐木面棉花,大家都是有目共睹,并不是口水无凭。之前又传出她在百花宴上,为了夺魁暗算三小姐木槿花,至其重伤。这两件事说明她妒贤嫉能,见不得被人比她优秀,心胸十分狭隘恶毒,品行有缺。还有,众人皆知冥王府大姑娘乃是没有修行资质的废材,但如今她不仅入学国学府,还成了青荷堂学子当中的佼佼者,这样的反常,不足以说明她吸走了别人的运势。要不,就请大少爷给我等一个合理的解释解释?”

    司落樱是因为多年的刻苦努力,终于到了收获的时候。再加上她体内的妖神之力开始觉醒,修为忽然增进也很正常。

    只是,这样的事情木云澈并不能对外告知。

    木云澈看着黑脸壮汉忽然邪魅一笑,笑得壮汉一阵心慌,不敢直视木云澈的眼睛。

    木云澈扭头让红桃去把府上的几位小姐请过来,红桃护在司落樱身边不肯走,司落樱微笑着拍了拍她的手,表示自己无碍,红桃便立刻转身,朝着后院跑去。

    不一会儿的功夫,梳洗已闭,用过早膳的几位小姐,就都被请了过来。

    木芙蓉站在婢女莲心撑开的油纸伞下,莲步轻移,来到了冥王府大门口。她懒洋洋的打着哈欠,看了一眼门外的阵势,笑盈盈的走到木云澈的面前施礼道:“大哥早,你请我们来是有何事儿?”

    木云澈让木芙蓉等人不要说话,和婢女几人排成一排站定,然后对黑脸壮汉道:“你口口声声说亲眼看到大姑娘追打五小姐,那么现在指一下,她们哪个是五小姐?”

    被红桃请过来的人只有大小姐木芙蓉、二小姐木海棠和四小姐木绒花,四小姐木槿花因为摔伤了手臂,请了几日病假,躺在房中歇息,五小姐木棉花中了控魂术,昨日折腾了一整天,到现在还未醒。

    黑脸壮汉看着花枝招展的冥王府三位小姐,还有同样身着华丽衣裳的几个婢女,眼花缭乱、抓耳挠腮,答不上来,脸都憋成了紫茄子颜色,最后目光欣喜的落在了四小姐木绒花婢女青茎的身上。

    青茎见黑脸壮汉看他,急忙瞪了一眼,然后侧身闪到木绒花的身后,司落樱与木云澈都将这一切看在眼中。

    司落樱原以为,是宫中人或是四大家族的人买通了黑脸壮汉前来冥王府闹事儿,但没想到,竟然是自己家的锅里进了一颗老鼠屎。

    黑脸壮汉一直伸长脖子看青茎,但青茎躲在木绒花背后,就是不肯露面,急的黑脸壮汉就忍不住想要承认他是受人所雇。

    一直保持微笑的木绒花,给黑脸壮汉递了两个眼色,微微摆手。

    但脑子不太好使的黑脸壮汉不明白是什么意思,正要开口时,那个好似大烟鬼的男人,忽然上前一步,挡在黑脸壮汉的身前,笑对木云澈道:“大少爷,这几位人当中,根本就没有五小姐木棉花,你这是在耍我们吗?”

    围观百姓听闻被耍,全都开始对木云澈指指点点,更有甚者,直言冥王竟然找了这般不堪的人认作义子义妹,简直是对冥王府最大的侮辱,也是对人族最大的侮辱!

    嘈杂吵骂声震耳欲聋,连绵不绝,木云澈处在暴风雨之中,雷打不动,表情淡然的看着大烟鬼男人:“我只是想要大家明白,这里大多数人都认不清冥王府的几位小姐,又何谈亲眼看到大姑娘追打五小姐之事儿,分明是受人教唆。”

    说着,他又眼神冷冽的看向黑脸壮汉道:“还有这位壮士,竟然知晓大姑娘和四小姐都参加了人族皇宫的百花宴,可见你家中定有身份尊贵之人于宫内做事儿。毕竟就连皇宫内的一般下人,也是认不清有哪些贵族小姐参加宫筵!”

    黑脸壮汉就是一个庄稼汉,家中既无田产,又无妻儿,一贫如洗,哪里能够和皇宫沾上边儿。

    一些认识黑脸壮汉的人,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对劲儿,纷纷凑到他近前,让他说明白,冥王府大姑娘是不是真的是水蛭精?

    黑蓝壮汉满头大汗,支支吾吾答不上来,急的恨不能有个地缝儿钻进去。

    这时,胳膊缠着纱布的木槿花,忽然从院中好似一阵风一般冲到门口,脚跟还未站稳,就朝着围在冥王府的百姓开骂道:“是哪些王八羔子,胆敢跑来冥王府闹事儿。你们是想被拉到阴山,堆成人墙,给魔族人当靶子吗?”

    木槿花如狮子吼一般的怒吼,登时吓得胆小的人开溜,黑脸壮汉还想要分辩两句,但见大烟鬼男子已经猫腰逃走,急忙也拎着锄头,朝人群外挤去。

    木云澈看着还有些头脑顽固,不肯离开的百姓,终于沉下脸道:“你们也看到了,冥王府三小姐并无任何问题。而五小姐也与大皇子定亲,不日便要举行定亲典礼,到时还请诸位前来观礼。”

    木云澈指明三小姐和五小姐无事儿,所以司落樱为祸患之说便不攻自破,围观的人群便只好三三两两的散去。

    木芙蓉朝木云澈微笑颔首告辞,便坐上马车去往国学府,木绒花请木海棠帮她告假,说身体不舒服,要留在府上休息,顺便照看还未苏醒的木棉花。

    木海棠看着消失的人群,问木云澈要不要追究那个黑脸大汉和大烟鬼男子?

    木云澈说他心里有数,木海棠便也命人备马车,前往国学府。

    木槿花见众人全都走了,便捂着受伤的胳膊走到木云澈的近前,踌躇道:“云澈哥哥,我有话要和你说。”

    木云澈没有理睬木槿花,一把拉住被红桃扶着,准备回思卿苑包扎脑袋上面伤口的司落樱道:“你跟我来。”

    木槿花一下子黑了脸,立刻飞身挡在二人身前,难掩愤怒的看着木云澈:“云澈哥哥,你的名声都已经被这个女人败坏了,你还与她走得如此近,就不怕被冥王大人把你们两个一起赶出府吗?”

    木云澈不语,拉着司落樱绕过木槿花,木槿花愤恨的咬牙道:“木云澈,你早晚有一天,会被这个女人害死!”

    记住手机版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