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妖神传说之落樱 > 正文
第一百八十一章 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
作者:我是李木米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木云澈让青茎掌嘴,他没说停之前,不许停。

    木绒花蹙眉,看不过,出面拦阻道:“大哥,是落樱姑姑来我院中闹事,你不责罚她就算了,为何要责罚我的下人,这未免也太偏心了!”

    木云澈也不回话,忽然朝院门口喊了一声“来人啊”,立刻有几名护院冲了进来。

    木云澈朝着青茎一挥手道:“把她拖出府,卖了!”

    青茎确实如司落樱所说的那般恋慕木云澈,听到木云澈竟然要将她卖了,顿时吓哭了,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一边狂扇自己的脸,一边哭着祈求道:“大少爷我错了,我不该多嘴,求你不要把我卖掉!”

    木绒花的眉头拧成了川字儿,正欲开口,木云澈忽然冷冷的看向她道:“你的婢女都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认罚。你一个当主子,不知道领错受罚吗?”

    木绒花看了司落樱一眼,然后才朝木云澈微微行礼道:“小妹我一时鲁莽,不该意气用事,在府内亮剑斗殴,请大哥责罚。”

    木云澈看向司落樱,司落樱却是未动,若是换做平时,她早就讨好的认错了,但是她一想到木绒花有可能认识妖道人张天华,甚至与其暗中来往,心里的火焰就要压制不住了。

    木云澈瞪了一眼司落樱,朗声道:“三小姐木绒花与大姑娘于府中亮剑斗殴,每人罚抄写‘静心咒’一百遍。”

    木绒花与司落樱都忍不住叫出声,司落樱看着木云澈道:“小澈,你还不如罚我打坐,我字丑,写不好......”

    木云澈不容置疑的厉声道:“不许找借口。”

    司落樱见木云澈真的生气了,知晓有木云澈在,她与木绒花是打不起来了,忙乖乖的道了一声“好。”

    木云澈让红桃和鸑鷟将司落樱押回去,然后沉着脸对木绒花道:“管好你院子里面的下人,若是以后再敢这般不将主子放在眼中,就全都赶出府。”

    木绒花看了一眼双颊红肿,脸上全是泪痕的青茎,对往外走的木云澈道:“云澈大哥,你忽然对落樱姑姑改变了态度,单单只是因为她修为不断快速提高,不再是那个十年才升两级的废物,所以另眼相待了吗?”

    木云澈停下脚步,回头看着木绒花探究的眼神儿:“四妹妹最近莫不是太闲了。别把时间花在没用的好奇心上,加快自己修行的脚步,不要让人说你就连废物都不如。”

    木绒花闻言咬牙握拳,但脸上很快就浮现出一个笑容:“大哥你放心,用不了多久,我的修为就会超过你。只不过到时,恐怕要令大哥伤心了。”

    “是吗?我就拭目以待,希望你真的有一天,会超过我。”

    木绒花笑得别具深意:“我绝对不会令大哥失望的。”

    木云澈最后再看了一眼木绒花,然后才转身离开春暖阁,径直去了思卿苑。

    一走进门,就见司落樱气呼呼的坐在软塌上正在搓揉鸑鷟,便黑着脸责问道:“你是怎么回事儿,为何要跑去找木绒花的麻烦?”

    司落樱好似没有听到,继续揉着鸑鷟,木云澈上前,一把抢过鸑鷟,将其从窗户丢出去,然后居高临下的看着司落樱道:“你是不是吃错药了,为什么跑去春暖阁撒泼?”

    司落樱生气扁嘴,不肯认输的瞪着眼睛回问木云澈:“你可知道,今天早上闹事儿的幕后主犯就是木绒花?”

    木云澈闻言,一屁股坐在软塌上,倒了一杯茶水,抿了一口润了润唇,才不紧不慢的回道:“我猜到了。”

    听木云澈如此说,司落樱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儿,心想木云澈没在人家来闹事儿时,将她推出去平息众怒就已经很不错了,就别指望他能为她讨回公道了。

    木云澈将茶杯放在桌上:“你就为这事儿跑到春暖阁去闹?”

    司落樱没好气道:“这事儿还小嘛,我都被人骂是祸害水蛭精,要被赶出帝都上京城了!”

    “那不是正和你意,你不从很早以前,就想要离开冥王府了吗?”

    “我要离开,也是堂堂正正,挺直腰杆的离开,才不要这样被人好似丧家之犬一般的赶出冥王府。”

    木云澈闻此言,深深的看了司落樱一眼:“你就这么不待见冥王府,非得要离开?”

    司落樱眼神闪避,打哈哈道:“小澈,你不要总是说这般车轱辘话。再说了,你也看到今日的情况了,就算我自己不离开冥王府,也会有人千方百计,想尽办法将我赶出去。”

    木云澈黑着脸站起身:“要走要留随便你。但你若是离开了冥王府,以后就别想再回来。外面的世界,可没有你想得那么美好!”

    司落樱想起之前冥王木寒水去侯家庄接她,也曾经说过类似的话,现实世界要比美好畅想要残酷得多!

    司落樱不语,木云澈看着她道:“明日考核,你最好取得一个好成绩,不要被国学府退学。要不,你一定会很难看的被赶出冥王府!”

    说完,便朝着外走去。

    低着头,搅动手指的司落樱忽然开口道了一句:“木绒花可能认识张天华。”

    木云澈停下脚步,稍微停顿了一下才回头道:“侯家庄的事情我听冥王大人说了。我劝你,最好放下。”

    “就因为我修为低,打不过他,所以就要看着那个妖道人残害了里长爷爷和小樱桃之后,还逍遥快乐的活着吗?”

    木云澈脸色沉了沉:“你也知道,张天华的背后有魔族,以你现在的时候,就算面对张天华一人,也只有送死的命。”

    司落樱气得双手发抖,紧咬下唇:“那么,里长爷爷和小樱桃,还有侯家庄那些无辜的人,就白死了吗?”

    “之前我就与你说过了,人族四大家族曾经驱赶追杀妖族,几乎令妖族灭种,难道你要因此,也杀尽人族四大家族的人吗?”

    “不一样。张天华伤害了我在乎的人。”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权势与修为代表了一切,你若是修为高,或拥有了权势,便可随便践踏别人。但像你这样的修为,只能任人践踏。如果有一天,你就连冥王府这个依靠都失去了,到时你若是还如此冲动,就连怎么死的都可能不知道!”

    司落樱并不认同木云澈的说法,修真修心,以杀生为最恶,怎能让屠杀无辜的人就这样逍遥法外,继续作恶:“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

    司落樱的言论刚开了个头,就被木云澈打断:“你若是觉得这世界不公平,想要改变,那么就将其推翻,建立成你想要的理想世界。但在那之前,你必须得拥有推翻和改变这个世界的能力。还有,就算有一天你真的拥有了这样的能力,希望你铭记今天所说的这番话,‘天下为公’,希望你能够公平的看待天下的所有族群生命。”

    木云澈说完,转身走到门口,又停下脚步:“欲戴王冠,必承其重!希望你的心将来足够强大到能够承受所有,不会迷失自己。”

    记住手机版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