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妖神传说之落樱 > 正文
第一百八十六章 小试牛刀之后的大动干戈
作者:我是李木米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醉八仙在四海九州风云榜的拳脚功夫当中也是十分有名,拓跋安不敢相信司落樱这个冥王府知名废物竟然会醉八仙,还差点儿把巫马钟离摔出结界去。

    巫马钟离瞪着拓跋安道:“那你以为,我刚才是怎么被摔飞出去的!司落樱的醉八仙有些火候,大家都小心一些。”

    拓跋安冷哼一声:“冥王府果然好心机,对外称是废物,但实力却是这般了得,难怪她进入聚气塔中,不仅成功突破到入神级别,还连升两级。”

    司落樱从前确实挺废物的,修行很慢。但是从今年开始,她的倒霉日子似乎终于熬到头了。虽然也是经历了不少糟心事儿,且险些丢掉一条小命,但她的修为真是突飞猛进,不可同日而语。

    巫马钟离和拓跋安都加了小心,招呼其他人一起围住司落樱,拉开架势。

    司落樱扎稳马步,双手持杯,眯起眼睛,盯紧所有人。

    巫马钟离冷冷看了司落樱一眼,厉喝一声:“上。”

    围着司落樱的六七个人,立刻好似跳进羊圈的恶狼一般,一起扑向司落樱。

    醉八仙踏步摆动皆在八卦圈内,司落樱像是一个陀螺一般,身影不停闪动,以“劝酒换杯式”攻战巫马钟离和拓跋安等人。

    觥筹交错之间,司落樱寡不敌众,渐显劣势。

    巫马钟离和拓跋安等人皆是四大家族子弟,十分的自负,见司落樱出现颓势,皆露出得意之色,下手越加狠厉,势要将司落樱第一个击出结界,为他们心目中的女神秋婧宸出一口气,看以后谁还敢拿一些像司落樱这样的狗屎,与秋婧宸这朵冰山雪莲相比较。

    司落樱冷哼了一声,忽然朗声唱道:“汉钟离,醉酒仙。葫芦儿,肩上安。让来去,得他便。虽则是玉山颓样,也须要躲影神仙。”

    说时迟,那时快,歌声还未落,司落樱一个健步到了一个人近前,肩贴其胸膛,抓住其手臂,就将其摔飞了出去。

    然后一闪身,司落樱又到了拓跋安近前,如法炮制,侧身抓住拓跋安的胳膊。

    拓跋安有了刚才那人的教训,立刻伸手击打司落樱的颈部。

    司落樱猛地松开手,屈膝躲避,然后顺势抓住拓跋安击向她的手腕,往前一带,然后一掌击在拓跋安的另一肩头。

    拓跋安踉跄向后退了两步,急忙稳住脚跟,结果还未站稳,司落樱已经晃到他近前,手持杯击打他的腹部。

    拓跋安闪躲不及,腹部被击中,顿时闷哼一声,又连连后退了好几步,险些跌坐在地上。

    司落樱瞥了一眼脸色难看的拓跋安,又笑着继续唱道:“膝儿起,撇两边,起时最忌伸手便。牵前踏步,带飞推肩,又一个王八飞上天!”

    笑语嫣然的司落樱歌声清脆悦耳,但是听在拓跋安等人耳中,比海妖的歌声还要渗人。

    众人谁都没有想到,司落樱这个冥王府的废物大姑娘,拳脚功夫竟然也如此之好。

    一群大男人打不过一个女人也就算了,竟然还被戏弄,骂是王八飞上天,登时一个个气得脸都绿了,比油菜心还要绿。

    尤其是之前被司落樱摔飞出去的那个男生和拓跋安,气得脸由绿变紫再变黑,比黑锅底还要黑,咬牙切齿的恨不能将司落樱埋在花圃下面当肥料。

    巫马钟离有些幸灾乐祸的看向拓跋安:“安兄,我都说过了,司落樱的醉八仙拳不容小觑,这下子你大意吃亏了吧!”

    虽然巫马钟离嘴上嘲弄拓跋安,但是心里也是十分的吃惊和担忧,刚才司落樱与他打斗,明显只是小试牛刀,如今可是动了真格的,弄不好,他们几个,今天可能要丢大丑。

    这若是传出他们几个世家子弟,围攻冥王府的一个废物,还是个矮萝卜头一般的女孩子,结果被打的屁滚尿流,那可就丢人丢大发了。说不定他们族中的长辈,会因为太过丢脸,把他们给逐出氏族。

    想到这里,巫马钟离立刻对拓跋安几人道:“兄弟们,今天咱们若是被司落樱这小丫头给收拾了,就一起找棵树吊死算了,都别活了。不要再顾及面子,也收起仁慈,赶紧拿出看家本事,把她给我丢出结界去。”

    拓跋安咬牙大声附和道:“对。谁若是能把司落樱丢出结界,我送他五颗下品固灵丹。”

    五颗下品固灵丹,真是好大的手笔,巫马钟离还加码道:“本少爷再加送两颗。只要把司落樱丢出结界,今天晚上我在府上做东,请怡香院的姑娘到府上唱曲儿。”

    众人闻言全都士气大涨,好似发现猎物的野狼一般,“嗷嗷”叫着扑向司落樱。司落樱也不多做言语,面带微笑,猛地厉喝一声:“张果老醉酒抛杯踢连环。”

    司落樱左手拿拳,右手拿掌,身若水上浮萍生了根儿;双脚不动,双手回旋,给一圈人敬酒,好似金龙游走。

    巫马钟离等人急忙弯腰,攻司落樱下盘。司落樱猛地跳到空中,一个扫腿,踢飞三个,然后一个飞身,到了拓跋安的近前。

    拓跋安刚才吃了大亏,现在小腹还在隐隐作痛,见司落樱再次攻向他,顿时恶从心头起,双手握拳,笔直击向司落樱的胸口。

    司落樱身形窈窕闪避,然后一只手勾住拓跋安的脖子,将其当成柱子,身体好似陀螺一般在空中转起,飞脚又踢翻两个人。

    七人五人被踢翻,只剩下拓跋安和巫马钟离还站着,司落樱飞身跳离被她当成柱子借力使用的拓跋安,笑嘻嘻的又唱道:“张果老,醉酒仙。拿的是,铁栗片,拿来拿去随他便,随他便。”

    巫马钟离被气得七窍生烟,拓跋安却好似中了定身咒一般,站在原地不动,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又是一阵红,好似被人勾走了魂儿一般。

    巫马钟离看着地上倒着的几人,都捂着被踢肿的脸“唉唉”直叫,暗骂一句“废物”,然后凑到拓跋安的身前,撞了一下还在愣神的拓跋安道:“你傻愣着做什么,能不成是被吓坏了?”

    记住手机版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