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妖神传说之落樱 > 正文
第一百八十九章 又怎能片叶不沾身
作者:我是李木米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巫马钟离简直要对走火入魔的拓跋安彻底放弃了,但现在就只剩下他们二人,他还得利用拓跋安,将司落樱这个臭女人击出结界,这样才能出了心头的一口恶气!

    巫马钟离气呼呼的凑到拓跋安近前,强压怒火,黑脸冷声道:“司落樱这个臭女人的体力已经快不行了,她都不能再用花费体力的腿法了,只能贴近我们进行寸劲儿攻击。所以咱们两个与她拉开距离,缠斗消耗她的体力,然后一举将其击出结界。”

    说着,猛地拍了拓跋安后背一巴掌:“安兄,打起精神,你与我好好配合,一定能够赢。但若是因为你输了,我一定不会给你好果子吃。”

    拓跋安深深的看了巫马钟离一眼,点了点头:“你放心,我绝对不会临阵倒戈。”巫马钟离闻言笑道:“那就好。你我兄弟连心,其利断金,好好给司落樱那个臭女人一个教训,让她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

    二人商定完毕,立刻一左一右,围住司落樱。

    司落樱拂掉下巴上的汗水,笑对巫马钟离和拓跋安道:“四大家族的子弟果然不一样。只是我不明白,像你们这样优秀的人,为什么甘愿辅佐巫马氏族。像大皇子巫马琛那样心胸狭隘、睚眦必报的人,怎配当人族帝君,有何能统治四海九州。真正的君主,应该是能够给天下苍生带来福祉的人,而不是只注重权势的刍狗之徒,应为德才兼具者居之!”

    巫马钟离闻言微微一愣,他虽复姓巫马,但却只是巫马氏族一个偏远的旁支,一直受的教育就是要忠君爱国,辅佐巫马丰帝这一脉称帝,从未想过坐在九五高位之上的君主,为何非得是巫马丰帝那一脉,而不是巫马其他旁支?

    司落樱扫了巫马钟离与拓跋安一眼后又道:“你们一心为帝君与冥王府作对,可曾想过,待到尘埃落定,你们这些居功甚伟的大氏族,会不会成为下一个冥王府?”

    拓跋安本就对司落樱动了心思,如今听到司落樱如此说,心思动摇得更厉害。

    巫马钟离看着司落樱,忽然缓过神来,立刻冲拓跋安吼道:“别上当,她只是在拖延时间休息,快点儿上,拿下她。”

    巫马钟离说完,率先向司落樱发起攻击,双手呈虎爪,抓向司落樱的脖子。

    司落樱一边闪避,一边笑对巫马钟离道:“巫马钟离,我说的可都是肺腑之言,你怎么就狗咬吕洞宾,不肯听我良言相劝。你回去与族中长辈好好商议一番,说不定,他们见你如此聪明,说不定会拥护你为下一任人族帝君。”

    巫马钟离现在完全确信,司落樱就是在耍他,为的是拖延时间恢复体力,不由得冷脸道:“都道冥王府的人狡诈,果不其然。司落樱你不必再巧舌如簧的多费口舌,今日我定要将你击出这结界,誓不罢休!”

    司落樱之前被巫马帝君落毒,后来又听到巫马帝君对妖族的迫害,再加上大皇子巫马琛对她的所作所为,心里对巫马氏族是十分的不待见。

    若是人族再遭遇魔族攻击,司落樱不知道如今的帝君帝后,可会像千年前放先帝君帝后那样为了天下苍生安定,从而舍身取义。

    不止巫马一族如今不像样子,人族的其他三大家族也是都上不了台面,妒贤嫉能、愚忠陈腐、自私自利,距离彻底衰败,已经不远了。

    但身居高位的所有人,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儿,仍旧在争名夺利,不晓得如今的人族,已经岌岌可危。

    司落樱看得通透,欲独善其身,一心修行,但处在这纷纷扰扰的旋涡之中,又怎能片叶不沾身!

    像是今天这般的遭遇,恐怕日后也会是没完没了!

    尤其是今天,司落樱若是一举将巫马钟离与拓跋安这七人全都击出结界,恐怕会引起不小的风波,令更多的人注意到她。

    司落樱不想被其他繁杂琐事耽误她修行的时间,有心见好就收,反正只要她不是第一个被击出结界,应该就不会被国学府退学。

    但是,甲等第一的奖品对她十分具有吸引力,若是鸑鷟戴上了那个驯化铃铛,说不定就能够恢复一定的神力。到时,她一旦遇到危险,鸑鷟说不定能够帮上大忙。

    司落樱不想舍弃获得甲等第一奖品的机会,巫马钟离也是下了决心要司落樱好看,下手毫不留情,一双虎爪虎虎生风,直逼司落樱身上各处要害。

    司落樱施展醉八仙拳,形醉意情,随机就势,周旋穿梭在巫马钟离与拓跋安二人之间,闪摆近身,避实就虚,跌撞发招,刚柔并济。双手一旦贴在二人身上,便是寸劲儿瞬发。

    巫马钟离让拓跋安与司落樱拉开距离,以长拳击之。但拓跋安明显心不在焉,下手留情,偶尔还瞅着司落樱露出一个傻笑,屡屡露出破绽。

    巫马钟离在心里暗暗把拓跋安的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一个遍,咬着漏风的牙,将体力发挥到了极限,一双虎爪,臭不要脸的连连撞向司落樱的胸脯。

    司落樱面对巫马钟离的无耻攻击还未恼怒,倒是把拓跋安给气个够呛,心内暗骂巫马钟离卑鄙无耻,然后故意被司落樱踢到,借机撞向巫马钟离。

    巫马钟离不防,被胳膊肘往外拐的队友撞了一个踉跄,还未站稳脚跟儿,司落樱敬酒式的拳头,就已经击向他的面门。

    巫马钟离扭头闪避,却被司落樱一把扣住了脖子,手腕用力向下压的同时曲左膝向上。

    巫马钟离的太阳穴,咚的一声撞在司落樱的膝盖上,登时把他撞得头晕眼花,摇摇晃晃站不稳,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拓跋安见此,急忙奔向巫马钟离,并关心道:“钟离兄,你可还好?”

    但他尾音未落,就被司落樱伸脚绊了一跤,一下子扑到摇摇晃晃站起身的巫马钟离身上,二人齐齐朝着结界外摔去。

    拓跋安在摔向结界之时,故意用力撞了巫马钟离一下,所以巫马钟离就连挣扎一下都没有,就跌出了结界。

    拓跋安却在剧烈的震动中稳住身子,站在结界边上对司落樱道:“落樱姑娘,我留下来帮你收拾其他人。”

    司落樱笑着走到拓跋安的面前:“多谢你的好意,你还是出去吧!”

    说着,伸出一掌拍向拓跋安的面门。

    记住手机版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