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妖神传说之落樱 > 正文
第一百九十章 人生何处不相逢
作者:我是李木米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司落樱一掌拍向拓跋安的面门,拓跋安站在原地未动,也没有闪躲,而是一把抓住了司落樱的手。

    司落樱急忙想要把手抽回来,但拓跋安不肯松手,结果司落樱因为用力过猛,令拓跋安身体失去平衡,整个人向前跌向司落樱。

    司落樱急忙侧身闪避,但还是被拓跋安扑倒在地。

    拓跋安摔倒时伸手护住了司落樱,他不顾手臂疼痛,急忙坐起身,关心的问司落樱道:“落樱姑娘,你还好吗?”

    拓跋安并不似巫马钟离那般令人厌恶,又暗暗帮司落樱将巫马钟离击出结界,如今又护着司落樱以免受伤,司落樱便表示无碍,并道了一声谢。

    结果二人刚有些尴尬的从地上站起身,就听到身后传来一个尖厉的女声:“你们俩个,这是在做什么?”

    从分开花圃间忽然冒出来的木槿花,一副捉奸在床的样子,冷冷的瞪着司落樱:“司落樱,你还真是死性不改。一会没见你,你就又在四处勾搭男人。”

    司落樱刚刚将巫马钟离几人奋力击出结界,结果这还没来得及喘一口气,喜欢戏耍她的老天爷,又把木槿花这个冤家送到她的面前,这完全是要玩死她的节奏啊!

    木槿花讥讽完司落樱,也不放过拓跋安,睥睨着眼睛看着拓跋安不屑道:“没想到拓跋少爷,竟然也这么快就成了司落樱的入幕之宾了!”

    拓跋安是拓跋黄栋二儿子所生的长子,乃是拓跋香儿的亲堂哥,因为拓跋香儿的父亲,也就是拓跋黄栋的大儿子没有儿子,所以拓跋安一直被拓跋家族给予厚望,拓跋黄栋更是有意欲将拓跋安培养成隔代继承人。

    所以拓跋安被从小养得也是眼高于顶,已经到了适婚年龄,但是上门说亲的都被他赶走了。他表示那些世家小姐,他一个都看不上,将来要找道侣,一定找兖州最优秀的女子。

    这事儿帝都上京城内的高门大户皆知,不少往拓跋府上递了小姐画像的人家,因此心里都十分的不痛快。

    如今木槿花见眼光高于顶的拓跋安,竟然与司落樱暧昧不清,不由得讥讽拓跋安眼睛瞎了!

    拓跋安朝木槿花笑了笑:“三小姐还是如平时一般精力旺盛。听闻你与落樱姑娘打赌比试,谁若是输了,以后就得在对方面前夹紧尾巴做人。我好心的奉劝三小姐一句,何必自讨没趣儿,还是趁早认输吧!”

    木槿花冷哼一声:“拓跋安,你还真是被司落樱这个狐狸精迷了心窍,就凭她,有什么本事赢我?”

    说着,又斜了拓跋安一眼:“怎么,你是打算帮她吗?”

    拓跋安还未答话,司落樱便笑道:“木槿花,收拾你,我还不需要别人帮忙!”

    木槿花闻言“呸”了一声:“司落樱,我发现你脸皮真是越来越厚了,今天我若是不好好教训一下你这个废物,你就不知道自己有多不知天高地厚。”

    说着,木槿花双臂下沉,顿时震得衣袖飞舞,拉开架势,就准备动手。

    拓跋安方才见过司落樱的本事,觉得司落樱对付一个木槿花,应该不成问题。毕竟刚才巫马钟离几人围攻司落樱,结果却被司落樱将几人全都击出结界,以少胜多都能轻松制敌,对付木槿花一个人,应该花费不了多少体力和时间。

    只是,冥王府三小姐木槿花的修为和身手,要比巫马钟离那几个只会放狠话的酒囊饭袋强多了。

    所以,拓跋安多少还是有些担心的问道:“落樱姑娘,你没关系吗?”

    司落樱还未说话,木槿花就横着眼睛抢先道:“拓跋安,你不是对司落樱信心十足吗,现在怎么又担心上了?”

    拓跋安笑对木槿花道:“三小姐说的没错,我确实对落樱姑娘非常有信心。不如在下也与三小姐赌上一把,若是三小姐赢了,在下就成为三小姐的入幕之宾。若是落樱姑娘赢了,三小姐就当在下一月的婢女,你觉得如何?”

    木槿花冷脸不屑的“呸”了一声:“本小姐不稀罕你这个裙下之臣。不过,若是本小姐赢了司落樱这个废物,你就当着众人的面,给我磕三个响头,喊我三声奶奶。你敢答应不?”

    “好,一言为定。”

    拓跋安十分干脆的点头答应,然后笑着看向司落樱:“落樱姑娘,我相信你。”

    说完,从怀里掏出一颗下品固灵丹递给司落樱:“方才落樱姑娘消耗了不少体力,恢复一下,再战也不迟。”

    木槿花见拓跋安向司落樱献殷勤,瞥了一眼司落樱:“矫情。”

    司落樱摆手拒绝拓跋安的好意,拓跋安露出一丝失望之情,然后又笑对司落樱道:“落樱姑娘,我等你的好消息。”

    说完,飞身离去,一下子就消失在花圃拐角处。

    一直拉开架势的木槿花,冷冷的看着司落樱:“别与你的小情郎难舍难分了,赶紧动手,收拾完你,我还要与云澈哥哥一起用晚膳。”

    说着,还不忘再次叮嘱司落樱要记住,司落樱若是输了,以后不许再勾引她的云澈哥哥,还有在见到木云澈和木槿花在一起的时候,司落樱都要赶紧夹着尾巴绕道而行。

    司落樱点头,十分干脆的应道:“好。”

    木槿花扫了司落樱一眼:“不管我今天是输是赢,从今往后,我都不会再踏进思卿苑半步,也尽量不出现在你的面前。你我以后,便是陌路人。”

    司落樱闻言蹙眉:“你这是要与我彻底断了情分?”

    木槿花定定的看着司落樱:“你我之间,哪里有过情分!”

    自从司落樱进了冥王府,没少受人欺凌,其中最甚者就是木槿花。

    打从司落樱记事儿起,木槿花就妒忌她是冥王大人的义妹,高出她们一辈儿,处处刁难司落樱,从未给过司落樱一个好脸色,也从未说过一句好话。

    虽然司落樱有时也十分气恼,因此一心想要离开冥王府,但她对木槿花并不憎恶,毕竟她们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十五年,多多少少,也是有着一些情分。

    记住手机版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