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妖神传说之落樱 > 正文
第一百九十五章 四皇子巫马焕
作者:我是李木米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中年侍卫长见司落樱跳下马车,就立刻笑着在前面引路,前往帝后所居住的“祥凤宫”。

    祥凤宫装饰简单,因帝后喜欢花草,所以宫内遍种树木花草,还饲养了诸多珍贵稀有禽鸟,叽叽喳喳,啾啾鸣叫之声不绝于耳。

    司落樱还未踏进祥凤宫,就差点儿被鸟叫声震聋了耳朵,心想这帝后该不会是真想来个百鸟朝凤吧?

    中年侍卫长带着司落樱一入院中,便有宫娥立刻上前,向二人行礼,然后引着司落樱入偏殿。

    偏殿十分凉爽,装饰得也十分简单典雅,唯一比较奢华醒目的便是地中央摆放着的一面绣百鸟朝凤的屏风,上面运用了许多金银丝线,闪烁着日月之光。

    一个额上贴梅花钿的宫娥,上前给司落樱行礼道:“奴婢黄鹂,见过冥王府大姑娘。”

    司落樱还礼,黄鹂指着屏风内的冒着热气的木桶道:“请大姑娘先沐浴,然后换上宫装。”

    说完,立刻有两名小宫娥上前,开始帮司落樱脱衣。

    司落樱忙摆手道:“我自己来。”

    两名小宫娥有些尴尬的收回手,看向黄鹂,司落樱忙解释道:“没关系的,我在冥王府上时,沐浴更衣时也不喜人在旁侍候。”

    黄鹂闻言,点了点头,两名小宫女立刻低着头退到黄鹂的身后。

    黄鹂再次朝司落樱行礼道:“奴婢等先告退,大姑娘有何吩咐,劳请朝门外唤一声。”

    司落樱立刻点头,黄鹂三个宫娥便退出到门外候着。

    司落樱身上的国学府葱绿色衣裙,因为打斗已经破损,还黏着血迹,并散发一股汗臭味儿。她朝门口望了一眼,见没人,急忙脱下,然后跳进木桶内。

    一整天的年中考核,司落樱精疲力尽,泡在温暖的水中,不一会儿竟然就睡着了。

    不过她很快就醒来了,并暗骂自己是猪头,现在正身处在波云诡谲的人族皇宫,必须时刻保持警惕,怎么就心大的睡着了。

    司落樱一边让自己打起精神,一边擦干身体,开始穿衣服。

    繁琐的宫装穿起来十分麻烦费劲儿,司落樱一个人捣鼓了半天,忙活了一身大汗,终于穿了个七七八八。

    她正披上外衣的时候,忽然感觉屏风处好似有人在偷窥,立刻转身大喝一声:“谁在那里?”

    屏风后转出一人,是个身穿一件十分夸张绣百花长衫的男子,站在百鸟朝凤的屏风旁,看上去色彩缤纷得十分晃眼,都快要与屏风融为一体了。

    男子模样俊俏,一张脸比木云澈的小白脸还要白,好似何郎傅粉,年纪与木云澈相仿,整了一双笑眯眯的月牙眼睛,一副风流相,正微笑着盯着司落樱看。

    司落樱忙系好衣带儿,拧眉道:“哪里来的登徒子,竟然胆敢偷窥本姑娘换衣?”

    说着,一掌就扇向花蝴蝶一般无耻登徒子的脸。

    花衫男子手中的水墨扇子,“啪”的一声敲在司落樱的手腕上,笑眯眯道:“落樱姑娘莫要这般急躁,我方才并非有意偷窥,只是正好入内,不小心撞见你在换衣。宫内外的人皆知,我一向不近女色,所以才会有传言说本皇子好南风。”

    花衫男人滔滔不绝的自我暴料完,忽然用扇子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话锋一转:“看我这记性,一时竟然忘了自己我介绍。”

    说着朝司落樱微笑行礼道:“在下兄弟之中排名第四,名字叫做巫马焕。听闻母后邀请大姑娘入宫叙话,特来打个招呼。”

    之前,司落樱被帝君落毒,帝后曾送上解药。当时木云澈道帝后如此,是因为四皇子巫马焕对司落樱有意,才拜托他母后救司落樱。

    如此,也算是巫马焕救了司落樱一命,司落樱收起脸上愤怒的表情,正式行礼道:“冥王府司落樱见过四皇子。感谢四皇子之前的赠药之恩。”

    巫马焕笑着摇头道:“在下不知大姑娘说的是什么。你我今日才初次见面,何来赠药一说?”

    脸上总是挂笑的巫马焕好似一只狐狸,眼神透着狡黠,司落樱不知道他葫芦里面卖的是什么药,便不再言语。

    巫马焕一直他那双月牙眼睛,笑眯眯的看着司落樱,就好似一个顽皮孩童,发现了一个新奇玩具,正思量着该怎么玩,令司落樱感觉浑身都十分的不舒服。

    “你饿了吧!”

    巫马焕说完这一句,立刻朝外唤了一声:“进来吧!”

    立刻有一群宫娥,端着大大小小的各色餐盘入内,将一盘盘、一叠叠菜肴摆放在桌上。

    巫马焕十分亲切的拉着司落樱坐下,然后拿起象牙箸,夹了一个蜜汁鸡翅膀,放在司落樱的碗中,笑道:“加了梅汁腌制的鸡翅,尝尝,可是你喜欢的味道儿?”

    司落樱坐在椅子上,一时无法适应四皇子巫马焕的节奏,愣着没有动。

    巫马焕将鸡翅直接递到了司落樱的嘴边儿,司落樱反应过来,自己用筷子夹住,咬了一口,确实是她特别吃的秘制梅汁烤鸡翅,不禁狐疑的看向巫马焕,正要开口时,心内忽然了然了。

    巫马皇室忌惮冥王府这么多年,自然会在冥王府安插一两个眼线暗桩,巫马焕作为帝后最爱护的皇子,知道她喜欢吃什么也很正常。

    “你是不是觉得,我在冥王府安插了眼线?”

    巫马焕一边不经意的问道,一边夹了一口菜放进嘴里,然后也不等司落樱回答,又立刻笑呵呵对司落樱道:“这些菜没有毒,你可以放心大胆吃,不要饿坏自己的肚子。”

    司落樱瞪了巫马焕一眼:“谁说我害怕菜有毒了。”

    说完,拿起筷子,开始扫荡桌上的饭菜,并端起酒壶,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酒是司落樱最爱的桃花酿,非常醇香,应该是百年佳酿,司落樱忍不住又倒了一杯。

    这时,斜眼看着司落樱的巫马焕,忽然来了一句:“我说菜肴没有毒,但可没说酒无毒。”

    司落樱一下子就喷了出来,还不小心呛到,咳嗽起来。

    宫娥黄鹂忙上前递了一个干净的帕子,司落樱一遍擦嘴,一遍瞪向巫马焕:“你在酒里面下毒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