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妖神传说之落樱 > 正文
第三章 废物落水
作者:我是李木米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木寒水冷声让大家好好修行,然后没有看任何人一眼,大跨步走出门,扬长而去。

    木槿花眼中噙满泪水,握紧了小手,她看到大小姐木芙蓉慵懒眼神中一闪而过的讥讽;而二小姐木海棠正用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看着她;三小姐木绒花虽然微笑着,用鼓励的眼神看着她,但她不屑一顾,扭头狠狠的瞪了一眼奶娘怀中抱着的司落樱,心中暗恨道:都怪你这个丑东西。有了你,冥王大人才会不爱我了!

    还有,凭什么你是冥王大人的妹妹,在身份上要高出我们一头!

    嫉妒生恨,令人癫狂,面目可憎!

    还未出生就差点儿惨死的司落樱,注定了这一生,不会过得顺遂!

    就像是阳光普照的大地上,所有的花朵都争奇斗艳的开着,只有她这朵长在墙根处的小花,没有得到太阳一丁点儿的关照。只能孤零零的一个人在潮湿阴暗的墙根下,每天羡慕着那些沐浴着阳光快乐生长的花朵!

    五年后,冥王府的后花园,司落樱一个人蹲在鱼池边,一边数着池塘里面的锦鲤,一边等去给她买糖葫芦的婢女红桃。

    忽然,一道黑影,好似一只野猫一般蹿到司落樱的背后,猛地将她撞入到池塘之中。

    司落樱来不及发出一声呼救,便感觉有一股很大的力量,将她往鱼池深处用力的压下去。

    司落樱拼命挣扎,隐约看到鱼池边有个模糊身影,想要开口呼救,却灌进了更多的水。

    是谁,想要害自己?

    司落樱对自己心头忽然涌出的这个想法感到可笑,在冥王府,每一个人,都恨不得她早死早利索。

    因为,她五岁了,还未学会聚气,是所有人眼中一个丢尽了冥王府颜面,侮辱冥王府名声的废物!

    司落樱拼命挣扎着想要浮出水面,但是那股恐怖的力量,像是千金大石一般重重的压在她的身上,令她朝着水下越沉越深!

    渐渐的,司落樱的双眼变得模糊,意识也在消失。

    忽然,一些记忆碎片,好似振翅而飞的群蝶一般,带着百千种味道儿,一下子涌入到司落樱的脑海中!

    寒冷冬日,天空飘着雪花,司落樱被紧紧的绑在木桩上,看着飘雪融化在身前的火焰中,撕心裂肺的嘶吼着:“为什么要烧死我”?

    雷鸣的惊蛰雨天,浑身被雨水打湿的司落樱,看着波涛汹涌的河水,一脸绝望的被绑上石头,沉入了河底!

    枯叶飘零的深秋树林内,双脚赤裸奔跑的司落樱,被万箭穿心,射成了刺猬。眼泪滑过眼角,她跌进枯黄的落叶之中!

    不断死亡的恐怖记忆,像是循环一样,一遍遍的出现在司落樱的脑中,她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恐惧和绝望,像是病毒一样渗透她全身的每一个细胞!

    一声鹤唳一般的嘶吼,冲出司落樱的喉咙,一条蓝紫相间,肋生四翼的大蛇,忽然出现在司落樱的脚下。

    岸上,一个身穿翠绿色裙子的女生,站在鱼池边,看着冒了两个气泡后恢复平静的的鱼池水面,一脸邪恶的拍了拍手,语气阴毒道:“弄死一个,还有四个!”

    结果,绿裙子女生话音刚落,原本平静的鱼池水面,猛地涌起惊天巨浪,一条恐怖滔天的大蛇从池塘内涌出!

    司落樱站在四翼大蛇身上,眼中闪烁着紫色妖艳光芒,额间有红色妖纹,目光有些迷茫的俯视着下方的绿裙女生,声音机械又冰冷道:“是你,杀了我一次又一次吗?”

    绿裙子女生惊恐又诧异的看着异常陌生的司落樱,摄人心魄的恐怖威压令她忍不住连连向后倒退了好几步。

    若是换做其他人,早就被眼前恐怖的情景吓尿裤子了,但绿裙子女生是一个心思沉稳又胆大心细的人。

    她打量着修为深不可测,浑身散发恐怖威压的司落樱,忽的像是魔怔了一般仰天大笑起来:“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冥王府竟然藏着这样一个天大秘密,也难怪你会成为冥王木寒水的妹妹!”

    脸色苍白的司落樱,目光空洞的对绿裙女生道:“你知道...我是谁?”

    “我不仅知道你是谁,还知道是谁一遍又一遍的杀了你。”

    “是谁?”

    司落樱暴怒喝问,额上妖纹绽放异彩,脚下紫色大蛇仰头欲冲向绿裙女子。

    绿裙女生惊得又连连向后倒退了好几步,而这时,忽然有一道绿色真气,像是一颗子弹一般,“砰”的一声射穿司落樱脚下的蓝紫四翼大蛇。

    失去支撑的司落樱,再次“扑通”一声跌进水中!

    与此同时,深感不妙的绿裙女生,反应迅速的闪身飞出庭院,消失不见。

    一个白衣少年,像是一片羽毛一般,轻轻的飘落在鱼池旁。

    然后他朝鱼池一挥手,哗哗响的池塘中,司落樱浮出了水面,然后平稳的飞落到了地面上。

    双眼紧闭的司落樱,已陷入昏迷,白衣少年上前一步,伸手在司落樱额头若隐若现的樱花瓣上面轻轻一点,樱花瓣立刻光芒一闪,从新没入到司落樱额头内。

    司落樱微微睁开眼,看着秀气的白衣少年,声音微弱的问道:“你是谁?”

    “你的幻觉。”

    说完,白衣少年身形一闪,消失不见了。

    蹦跳着买回糖葫芦的红桃,眼见司落樱浑身是水,脸色惨白,紧闭双眼的昏死在地面上,立刻吓得将糖葫芦仍在地上,哭天抢地的嚎啕大哭:“我的大姑娘啊!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就不小心失足掉进水里面了。你要是有个什么万一,我也不能活了。”

    红桃一边呼唤司落樱的名字,一边让走过来看热闹的下人去请大夫。

    结果,几个下人只是冷漠的看了司落樱与红桃主仆二人一眼,该干嘛干嘛,根本没将司落樱落水当一回事儿。

    冥王府的下人早就司空见惯了,冥王府的五位大小姐,没事儿就爱欺负这个新来的大姑娘司落樱,所以他们也不拿司落樱当一回儿事儿。

    红桃气急了,从地上费力的抱起溺水的司落樱,冲到几个下人近前,大声吼道:“你们聋了吗,没看到大姑娘落水需要大夫吗?”

    一个麻子脸下人,不拿正眼儿的瞥了一眼红桃怀中昏迷的司落樱,用鼻子冷哼道:“要请大夫你自己去,我们还要干活做事儿挣工钱,哪里有闲工夫管一个废物的死活!”

    说完,还旁若无人的对另外两个下人同伴道:“一个五岁还没学会聚气的废物,过几天肯定会被赶出冥王府。反正早晚都是死,现在死了又有什么关系,你们说,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