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妖神传说之落樱 > 正文
第两百零一章 行刺帝后
作者:我是李木米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七皇子巫马臻一直听着帝后和帝君为大皇子与四皇子争执不休,完全无视他的存在,心里极不是滋味儿,脸色一直阴沉沉的。如今又闻帝后为四皇子和司落樱牵线搭桥,脸色阴沉得好似都要落雨了。

    木绒花被昭祥公主瞪了一眼,心里也是十分的憋屈,看着司落樱似笑非笑道:“大姑娘真是好福气,无论到哪里,都能讨人欢心。如今见帝后如此赏识你,我真心替你感到高兴,也十分的羡慕。希望你不要辜负帝后的厚爱,四皇子的一片真心,与四皇子有情人终成眷属,携手相伴,走完一生!”

    司落樱差点儿把嘴里的点心喷到木绒花脸上,心说有情人个大头鬼!

    帝后听到木绒花如此说,赞扬的朝她笑了笑,木绒花立刻一脸讨好的向帝后敬了一杯酒。

    一直看热闹的木芙蓉那边,这时又不咸不淡,好似自言自语一般来了一句:“四妹妹还真是擅长见风使舵。”

    木绒花险些被茶水呛到,委屈巴巴的悄声问木芙蓉,自己到底是哪里得罪她了,要一直这样拆台?

    木芙蓉笑着表示是木绒花想多了,她只是偶尔有感而发的自言自语两句,并没有针对谁。

    木绒花觉得整个冥王府就数木芙蓉脸皮最厚,便赌气的不再做声。

    这时,下方忽然传来喧闹声,紧接着,便听得震耳欲聋的锣鼓唢呐声,由远及近,响成一片。

    坐在亭台之上的众人立刻站起,探身向外望去,就见大红的仪仗,正在缓缓的穿过中央大街,朝正南门方向行来。

    人族大皇子成亲盛况空前,街上人山人海挤满了人,迎亲队伍行进十分缓慢,走走停停,估计还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行至皇宫正南门前。

    帝君看着热闹的人群,满面春风的站起身,哈哈大笑道:“人族近几百年来都不曾有这般喜庆的日子,今日大皇子成亲,吾心甚慰,吾心甚慰啊!”

    太司命星君立刻上前拍马屁道:“陛下洪福齐天,才能有今日的安定和盛况,定能保佑我族人万年昌盛。”

    司落樱闻言在心内冷哼一声,人族帝君对妖族施以暴政,说不定什么时候就逼得妖族与魔族联手,推翻人族的统治。

    毕竟妖族可不是所有人都似里长侯三力爷爷那般有容乃大,为天下苍生着想。

    像雀斑少女和蓝角男子那样为了个人目的,完全不讲道理的妖族,早晚会让这位表里不一又自大的人族帝君张点儿记性。

    帝后轩辕氏也从座位站起身来,观望远处迎亲队伍,微微皱眉道:“这队伍是被冻住了吗,怎么走得这么慢?”

    帝后话音刚落,下方远处的迎亲队伍就忽的好似炸开锅了一般骚动起来,不一会儿,竟然有道道剑气冲天而起。

    亭台上面的众人全都吓了一跳,也顾不上体统,全都挤在围栏近前探看。

    只见远处的迎亲队伍人仰马翻,刀光剑影闪耀不停,喊杀声连成了一片,完全乱成了一锅粥!

    帝君急忙问太司命星君发生了什么事情,太司命星君表示不知,但已经派人去查看了,很快就会有消息传回。

    众人等待消息之时,远处的骚乱越演越烈,竟然燃烧起了熊熊大火,冲天而起的黑色烟雾,在空中汇聚成云。

    司落樱有些坐不住了,她担心冥王府的送亲队伍被袭击,那么就代表帝君开始动手了,她们在这里也不安全。

    司落樱拿眼偷瞄帝君,果然见帝君表面看上去好似十分焦急,但不达眼底。

    司落樱看向冥王府几位小姐,木芙蓉好似没事儿人一般端着茶吃点心,还和身旁的小宫娥打趣儿;木海棠和司落樱一样紧张,想要打听出了什么事情,但在帝君帝后面前又不敢造次;木绒花刻意板着脸,面无表情,但是一双眼睛好似装了发条一般滴流乱转,不知道到在打什么主意?

    这时,一个侍卫打扮的人,“噔噔噔”跑上台阶,躬身向帝君帝后行礼。

    帝君立刻焦急的问说:“发生什么事情了?”

    侍卫回道:“禀告陛下,大皇子的迎亲队伍遇到了袭击,几位皇子正在疏散百姓,保护新郎新娘往皇宫撤来。”

    帝后轩辕氏闻言猛地一拍栏杆站起身问道:“可有四皇子的消息,他是否安好?”

    侍卫朝帝后行礼回道:“袭击的人不少,几名皇子皆在御敌,还不清楚具体情况。”帝君气得猛地一拍桌子:“谁人如此大胆,竟敢袭击皇子,搅乱人族如此重大的仪式。不用说,肯定又是魔族那些狂妄的家伙搞的鬼。”

    说着,扫了一眼司落樱等冥王府的人,气呼呼道:“冥王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驻守阴山这么多年,魔族竟然屡屡犯境。如今竟然在帝都城内,天子脚下撒野,这是要重走东夷大魔神的老路吗?”

    司落樱觉得帝君还真会演戏,这么快就反咬一口,今天这事情怎么看,都是他一手导演。

    帝后明显也是这般想的,冷哼一声:“陛下不要太早下结论,我看魔族可没有那个本事敢大闹帝都上京城,除非他们都不想活了。我现在只是担心,这场骚乱终止之后,说不定只有四皇子我的焕儿,一人会受伤。”

    帝君黑着脸问帝后这是说的什么话,帝后冷冷的回了一句:“我说的是实话。”

    帝君指责只担心四皇子的帝后偏心,帝后道其他皇子有洪福齐天的帝君担心着,定然会安全无虞。但四皇子就只有她这个母后为之殚精竭虑。

    帝君听到帝后轩辕氏的指摘,气愤道:“寡人的七个儿子朕都一视同仁,又怎会希望四皇子受伤?”

    帝后正欲开口,忽然那个来禀告消息的侍卫,猛地冲到了帝后轩辕氏近前,从袖中抽出一把匕首,飞快的刺向帝后的心窝。

    众人双眼都在关注迎亲队伍的骚乱,耳朵有一句没一句的听着帝君帝后的争吵,谁都没有注意到,侍卫一点点儿凑近帝后,然后突然发难。

    只有司落樱因为担心帝君会对她和冥王府的人不利,所以一直关注亭台内的动静,第一个发现侍卫忽然暴走,行刺帝后,便飞快的一把抓起桌上的酒壶,朝侍卫砸去。

    酒壶砸在侍卫脸上的同时,帝后冷脸一掌拍在侍卫的肩头,侍卫便直接从亭台上飞了出去,可见帝后在侍卫袭击她时,便立刻有了反应。

    帝后不愧是轩辕氏家近百年最杰出的修士,方才拍在侍卫身上那一掌,司落樱听到了骨头碎裂的声音。

    记住手机版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