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妖神传说之落樱 > 正文
第两百零七章 不如你就从了他吧
作者:我是李木米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四皇子巫马焕说他也想与司落樱变得亲近,司落樱还并未说什么,鸑鷟就已经摆出一副老丈人相看女婿的架势,挡在巫马焕身前:“喜欢我们家小樱子的人多了,你少仗着自己是皇子就以为有什么优势。若想抱得美人归,你得拿出丰厚的彩礼才行。否则,爷的这一关你就通不过。”

    鸑鷟说完这话,便感觉身后有冷气袭来,刚要转头,就被司落樱一巴掌抽飞。

    巫马焕看着司落樱笑道:“我府上积攒了不少财富,丰厚的嫁妆完全不是问题,就算你想要这天上的星星,我也给你摘下来。小樱,你还有什么要求,我都能......”

    司落樱不等巫马焕把话说完,就立刻让他打住,表示钱财乃是身外之物,她并不在意。

    巫马焕立刻表示他也收集了不少仙丹、法器和珍贵的药材,若是司落樱喜欢......

    巫马焕话说到一半儿,先前被抽飞的鸑鷟,扑扇的翅膀飞过来,忙替司落樱点头应道:“喜欢,喜欢,小樱子她最喜欢丹药宝贝了,你就打包都送......”

    鸑鷟的话还未说完,就“啪”的一声再次被司落樱抽飞。

    这时,在屋内听到动静的红桃飞奔出来,一下子扑进司落樱的怀里,痛哭流涕道:“大姑娘,你可算回来了,府上爆炸我都吓坏了,真担心以后再也见不到你了。”

    司落樱忙用袖子为红桃拭去脸上的泪水,柔声安慰道:“别哭了,这不是都没事了吗。我认识的红桃可是最大胆了,什么时候变成爱哭鬼了?”

    红桃被司落樱逗得破涕而笑,在发现还有外人时,立刻低声询问司落樱是谁?

    巫马焕微笑抢先答道:“我叫巫马焕,是小樱的众多追求者之一。”

    红桃闻听巫马焕的名字,知晓是当今的四皇子,立刻恭敬的行礼,然后风风火火的跑去备茶拿点心儿。

    司落樱见巫马焕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便道:“四皇子,今日帝君帝后,还有你大皇兄皆遇袭,宫中肯定乱成一片,你不用回去关心一下吗?”

    巫马焕笑着展开手中的扇子,反问道:“那你不用去关心一下,你那位今日成亲被搅的五侄女吗?”

    司落樱听到侄女这二字儿感到十分的别扭,皱了一下鼻子:“听闻她的花轿已经安全的抬进了大皇子府,只是受到了一些惊吓,并无大碍。至于其他的事情,木云澈和木芙蓉,还有木海棠这三个冥王府管事的人会看着处理的,用不着我出头。”

    巫马焕点头:“同样的道理,宫里的事情也无需我出头处理。而且只要火不烧到我身上,我才不会关心是谁放的火。”

    司落樱摇了摇头,迈出走进屋内,巫马焕立刻好似跟屁虫一般也随后走进屋内,摇着扇子环视了一圈:“你这房间,还真是朴素!”

    司落樱的房间岂止朴素,简直就是极尽简陋,除了房子没有漏雨之外,与茅草屋几乎没有什么太大区别。

    原本思卿苑的房间内,冥王木寒水也给布置了几件像样的家具物件儿,但是木寒水前脚刚走,后脚木槿花就命人全都给搬走了。

    四皇子巫马焕半开玩笑半认真表示司落樱在冥王府生活得太清苦了,不如跟他到皇子府上去住,他保证......

    巫马焕的保证还未说出口,司落樱便出声打断:“良田万顷,日食一升。大厦千间,夜眠八尺。且俗话说的好,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四皇子的好意我心领了,我真的觉得住在这里挺好的。”

    巫马焕双眼含情的看着司落樱:“你干嘛跟我这么客气。”

    司落樱别开目光,请巫马焕落座,沏了茶水回来的红桃,为巫马焕与司落樱二人斟了茶之后,就退了出去。

    巫马焕端着茶轻抿了一口,便放在桌上,之后再也未动过,明显这茶水不合他的口味儿。

    巫马焕看着身上宫装破烂,一手拿着点心,一手端着茶水,吃的十分欢快的司落樱,嘴角上弯,但随后叹了一口气:“冥王府这是非之地,你为何一定要留在这里,如果你想离开,我可以帮忙。”

    司落樱闻言双眼顿时一亮,随后撇嘴道:“去你的四皇子府吗,那还不是从一个牢笼里面,飞到另外一个牢笼里面,有什么区别!”

    巫马焕笑道:“人都要有个容身之所,落脚之处。”

    司落樱摇头,不赞成道:“恬然无思,澹然无虑;以天为盖,以地为舆;四时为马,阴阳为御;乘云凌霄,与造化者俱。这是吾所追求也!”

    巫马焕闻言微微一愣:“我道是所有女子一世追求,不过是相夫教子,衣食无忧,不求史书留名,只愿比翼双飞。没想到你心境竟然如此之高,难怪你修为提升如此之快,是我小瞧你了。”

    司落樱笑了笑:“我也希望能与相爱之人朝夕相对,携手白头。”

    “那个人,也要有你这般胸怀才行。”

    巫马焕说完,起身告辞,让司落樱好好休息,有事情就去他府上找他,他一定有求必应。

    司落樱点头,亲自将巫马焕送出院子,回屋时,坐在硬塌上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吃点心的鸑鷟,抬了抬眼皮:“小樱子,爷觉得四皇子人不错,比那个木云澈着调多了,不如你就从了他吧!”

    司落樱跳到硬塌上坐下,将鸑鷟抱在怀里当成布偶一顿搓揉,问鸑鷟这两日不见,有没有想她?

    鸑鷟从好似色狼一般的司落樱怀中挣脱,用小翅膀拍打司落樱的脑袋教训道:“爷又不是你养的宠物猫,爷不要面子的吗?”

    司落樱不理会鸑鷟的抗议,将其又抱在脸上一顿磨蹭,还嫌弃道:“鸑鷟,你身上的毛怎么变得不柔软了?”

    鸑鷟将司落樱的脑袋当成西瓜一样一顿拍,然后一屁股坐在桌上一边喝着茶,一边问道:“今日发生的骚乱,你怎么看?”

    今日大皇子迎亲队伍遇袭,帝君帝后遭遇行刺,十有八九是人族里通外敌,引狼入室。且已经从九大魔将蚩格的口中得到证实。

    至于这个卖国的叛徒是谁,那就不好说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