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妖神传说之落樱 > 正文
第两百零九章 珍爱小命,远离木绒花
作者:我是李木米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今天白日冥王府被炸,虽然是魔族干的,但是幕后指使的那个人,还不明了。

    司落樱觉得憎恶冥王府的帝君不太可能,他虽然也想把冥王府炸平,但是绝对不会勾结魔族人,破坏大皇子的结婚仪式。他还想要借助大皇子的成亲仪式,来向四海九州昭告,在他的统治下,是怎样一个盛世太平的繁荣样子。所以他绝对不会联合魔族来打自己的脸。

    剩下与冥王府不睦的人,便是四大家族,但这些人一般不敢直接对冥王府动手,只会在帝君耳边煽风点火,落井下石。

    思来想去,司落樱将怀疑落在了最近开始明目张胆对付她的木绒花的身上。

    木绒花最近像是变成了木芙蓉与木槿花的结合体,给人一种感觉,就是不防着她一点儿,说不定哪天就被她给论斤卖了。

    所以司落樱决定,真爱小命,远离木绒花!

    木云澈也跳上了司落樱坐的马车,木槿花见此,冷脸放下车帘,催促马夫行进。

    司落樱抱着鸑鷟缩在车内一角闭眼补觉,木云澈将毯子轻轻盖在司落樱的身上,司落樱猛地睁开眼睛,一把抓住木云澈的手,双眼逼视道:“你是不是都想起来了?”

    木云澈眼皮跳了一下,掰开司落樱的手,推着她的额头让她重新躺好:“冥王大人过两天回来抽查你们的修行进展,你这几日打起精神好好修行,不要到时被赶出府去。”

    帝君帝后正闹得不可开交,再加上魔族刚刚大闹帝都上京城,冥王木寒水这时回来,不是给帝君当撒气筒吗?

    司落樱想象木寒水那张冰冷无表情的脸,挨帝君数落时,应该也没有任何表情变吧!

    只是木寒水一回来,她的小日子,又该不好过了!

    到底什么时候才能修到仙成级别,远离这些烦心的纷纷扰扰,过她四处玩乐的逍遥日子啊!

    夜黑路滑,马车颠簸了一下,木云澈看了一眼顺势歪倒在马车上的司落樱:“看你蹙眉凝思,是在担心冥王大人回来,受到帝君的责罚,然后冥王大人拿你这个修行慢的笨蛋撒气吗?”

    冥王木寒水是这当今四海九州最后一位上神,虽然修为降到了半神级别,但是,论单枪匹马,谁又能打得过他。帝君不能把木寒水怎么样,且木寒水也不是那种心胸狭隘,会因在外面受气,就回来拿她们这些不值一提小人物撒气的人。

    只是司落樱有一点儿不明白,以冥王天下无敌的修为,为什么要对那个看不顺眼,一心想要除掉他的帝君唯命是从?

    木云澈闻言,立刻又摆出什么忠义之说,司落樱不耐的掏着耳朵,伸手阻止道:“打住。算了,当我没说。”

    说完,她眼珠子滴流一转,又问道:“小澈,你说国学府这大半夜的叫咱们集合,是有什么事情?”今天白天发生了那么多事情,不用想也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儿,否则也不会都这么晚了,将他们都叫到学府来集合。

    木云澈摇头,表示不知,司落樱凑到木云澈身前,神秘兮兮道:“我猜肯定是和......”

    司落樱的话还未说完,马车又剧烈的颠簸了一下,然后她就一头扎进了木云澈的怀里。

    木云澈的胸膛很结实,硬得好似石块儿,司落樱的脸撞得好痛,鼻子差点儿没撞出血来。

    司落樱尴尬的急忙坐起身,结果马车又颠簸了一下,她再次扎进了木云澈的怀里。

    熟悉的好闻栀子花香气,一下子就钻进了司落樱的鼻子里面,司落樱贴着木云澈胸膛的脸颊,顿时好似着了火一般变得滚烫,耳根子都红透了。

    司落樱慌忙向后移动屁股,并摆手表示自己绝对不是故意的,然后拍了一下马车说了一句“都怪你让我出丑”,然后尴尬的缩坐在一边。

    自从司落樱去临风轩找木云澈之后,二人之间的气氛就变得十分古怪,司落樱不想让人觉得木云澈都不记得与她的事情,她还主动死缠着木云澈。还有就是,她与木云澈赌气,气木云澈竟然这么轻易就忘了对她曾经的承诺,还有当时二人几乎要生离死别的那段儿珍贵记忆。

    木云澈看了一眼委屈又倔强缩在一角的司落樱,面无表情的将目光投向车外,司落樱也好奇的看向车外,只见外面一片漆黑,不见星火,完全没有任何好看的,不由得心里更加委屈,心想木云澈宁愿注视黑暗,也不愿看她,不禁将头埋在胳膊里面,不想暴露自己脆弱的心思。

    木云澈余光瞄了一眼司落樱,双手不禁向前伸出,这时马车忽然戛然而止,到了国学府的大门口。

    木云澈收回了手,司落樱抬起了头,然后二人默不作声的跳下马车。

    国学府前面停了很多马车,其中几辆尤为豪华,一看就是宫中的配置。

    国学府高、中、低三个级别学堂的学子全都到齐了,不少人还打着瞌睡,由下人搀扶着,摇摇晃晃走下马车,嘴里还十分不满的抱怨着。

    七皇子巫马臻跳下马车时,看到司落樱,立刻上前笑着打招呼:“小樱,听说你在冥王府外被魔族人袭击了,可有受伤?”

    司落樱刚摇了摇头还未说话,四皇子巫马焕就忽然冒了出来,在司落樱面前展开扇子,笑着问好道:“小樱,两个时辰不见,你变得更漂亮了。”

    司落樱打量了一眼巫马焕身上的绣百花锦袍,还有头上的金镶玉发冠,忍不住道:“你大半夜还打扮这么夸张,也不怕被人当成采花贼,把你抓起来!”

    巫马焕笑眯眯道:“怕什么,反正我也只采你这朵小樱花。”

    说完,还一把勾住司落樱的脖子,搂着司落樱往国学府内走去,司落樱立刻不客气的给了他一个肘击。

    巫马焕捂着差点儿断了的肋骨,问司落樱是不是要谋杀亲夫?

    此时国学府门口聚集了不少人,看到巫马焕与司落樱的打闹,全都好奇的张望过来。

    司落樱紧张的偷瞄了木云澈一眼,木云澈仿若未见未闻,与几名同窗打招呼,结伴说笑着走进了国学府。

    七皇子巫马臻见司落樱与巫马焕关系亲密,快速的打量了二人几眼,然后笑对司落樱道:“小樱,没想到你与我四皇兄关系这么好,他可是从来不与女孩子亲近,我母后甚至一度还以为他喜欢男......”

    七皇子巫马臻的话都快说完了,才后知后觉的住口,不好意思的对巫马焕道:“四皇兄,我是不是说错话了。”

    巫马焕摇着扇子笑道:“小七啊!你说的一点儿都没错,我之前确实对女生没什么兴趣儿。但是自从我认识了小樱之后,就被她彻底的迷住了。我决定了,这辈子非她不娶。”

    迷迷糊糊从马车里面飞出来的鸑鷟,刚好听到巫马焕后面的话,狐疑的看向司落樱:“小樱子,爷是不是错过了什么?”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