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妖神传说之落樱 > 正文
第两百二十章 不是在做梦
作者:我是李木米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司落樱道木云澈令她产生误会,误会他还喜欢她!

    木云澈一把将司落樱揽进怀里:“你没误会,我就是喜欢你,喜欢得要命!”

    司落樱闻言,眼眶一下子就湿润了,长久以来的委屈一下子涌上心头,登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哭得是十分大声,将果老怀中的小果子都给吵醒了,看着搂在一起的二人,人小鬼大的叹了一口气:“注定没有结果的孽缘,为何要开始!”

    说完,又一头栽倒在果老的怀中,继续呼呼大睡。

    果老看着木云澈与司落樱叹了一口气,然后抱着小果子,走进木屋内歇息,留下二人在月光下紧紧相拥。

    鸑鷟也被司落樱的哭声吵醒,它一睁开眼,就看到木云澈在亲司落樱的额头,又立马将眼睛闭上,但又忍不住将眼睛眯成一条缝,偷看木云澈与司落樱。

    明亮月光下相拥的二人,令鸑鷟想起了妖神毕月和冥王木寒水,曾经多少如今夜一般月色正好的夜晚,它都被迫吃一嘴的狗粮!

    鸑鷟仰头望月,忽然十分思念青鸾,当年若是没有火凤一直从旁捣乱,他与青鸾应该也能成为一对儿令人称羡的鸳鸯。

    木云澈抱着裹在他外袍里面的司落樱,坐在凉床上,将一碗酒递到司落樱唇边。

    司落樱立刻脸皮厚的问道:“你刚才不是说我不能喝酒吗。现在又给我酒喝,是想要将我灌醉,对我意图不轨吗?”

    木云澈伸手拍了司落樱脑袋一下:“你这小脑袋瓜里面都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喝点酒儿,驱驱身上的寒气,小心着凉感冒了!”

    司落樱反手环住木云澈的腰,将头埋在他胸前道:“这样紧贴着你就暖和了。还有......”

    司落樱话说到了一半儿,忽然娇羞的说不下去,木云澈忍不住追问道:“还有什么?”

    司落樱耳根子都红了,声如蚊呐的轻声道:“我已经是成人了,你少小看我。”

    木云澈闻言想起司落樱在侯家庄第一天醒来的时候,一裤子的血,耳根子也一下子红了,半晌也没能说出一句话。

    脸皮厚的司落樱也害羞的低下头,过了许久,忽然想起一件事情,问木云澈道:“你的脑袋好了之后,是不是并未忘记你我在侯家庄的事情?”

    木云澈过了好半晌才点了点头,司落樱有些生气的仰起头,直视木云澈的眼睛:“是不是冥王木寒水以礼教之说约束你,不让你与我好?”

    “冥王大人不会说那样的话,我有自己的苦衷。他和我一样在乎你。”

    司落樱撇嘴,不认同道:“我怎么没看出他有多在乎我,只会骗我拔出有冤魂的神剑算计我,还怕我逃跑,把我从侯家庄逮回来。”

    木云澈有些暗淡道:“冥王大人确实是这全天下,最在乎你的人,你不要误会他。”

    “他是最在乎我的人,那你就不是最在乎我了吗?”

    “我和他一样。”

    “你和他不一样。虽然长得有点儿像,但是性格迥然不同。”

    “神有很多面。我和他其实是一......”

    木云澈话说到一半儿忽然住口,司落樱忍不住问道:“‘一’什么?”

    木云澈摇头:“没什么。”

    “不说算了,反正我也不想聊木寒水那家伙。咱们还是说说,你被我的哪些魅力迷住了?”

    木云澈拍了司落樱脑瓜门一下,让她不许对冥王木寒水无理,然后搂紧司落樱笑道:“你魅力无边,我一时还真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

    司落樱得意的撩拨了一下自己的头发:“我这该死的、无处安放的魅力啊!”

    木云澈用下巴磕了司落樱脑瓜顶一下,让她少得意,司落樱立刻搔木云澈的痒,二人笑闹着倒在了木床上。

    趴在木桶边上的鸑鷟,忍不住小声嘟囔道:“真是没眼看啊,没眼看啊!”

    虽然它嘴上这样说,但是完全没有少看一眼,就差搬个小板凳再来一盘瓜子了。

    司落樱与木云澈平躺在凉床上,仰望浩瀚璀璨的银河。

    司落樱悄悄抓住木云澈的手,与之十指相扣,然后十分得意的“噗嗤”笑了一声。

    木云澈歪过脑袋,看着司落樱,脸上的笑容像是刷了蜜糖一般甜。

    从侯家庄回到冥王府,司落樱几度在梦中从回到那颗枝叶繁茂的将军柏下,与木云澈躺在凉床上,透过树冠,仰望斑斓的天空。

    没有想到,那样的美梦,竟然这么快就实现了。

    司落樱感觉有些不真实,歪头问木云澈:“这不是梦境吧?不是我被弘农击昏后,创造出来的美梦吧?”

    木云澈笑了笑,然后猛地弹了司落樱一个脑瓜崩,司落樱痛叫一声,傻笑着揉着额头:“真好,我不是在做梦!”

    木云澈再次将司落樱搂在怀中,亲吻了一下她的头顶:“你没在做梦,否则我不会闻到你头发上的古怪药草味道儿。”

    司落樱给破坏美好气氛的木云澈肋骨来了一拳,木云澈笑着将司落樱搂紧:“小樱,我好像醉了,要不我的心脏,怎么会跳得这么快!”

    司落樱环住木云澈的手臂:“我没喝酒,我的心脏也同样跳得很快。应该是它们太高兴了,在跳舞。”

    木云澈有些大舌头的用有些可爱撒娇的语气道:“那它们可能会跳一整晚,我感觉会受不了的。”

    司落樱嘲弄的道了一句:“听你这样说话,我快要受不了了。”

    说完,将手放在木云澈心脏的位置:“没关系,我喜欢它欢快跳动的声音。直到它停止跳动,我都会一直陪在你身边。”

    木云澈吐槽司落樱的情话听上去太过惊悚,然后笑着抚摸司落樱的长发:“我知道,就连我变傻,被魔族诅咒暗魂占据身体,你也一直不离不弃的陪在我的身边。我相信你的诺言!”

    司落樱有些得意:“对哦,你确实得好好感激我一下。那就用你以后的余生,陪伴在我的身边来报答吧!”

    木云澈并未应答,司落樱又道:“念在你从前也曾经救过我多次,我就知恩图报的以身相许,用余生陪伴在你身边。小澈,你觉得怎么样?”

    “我觉得你很厚脸皮。”

    司落樱闻言举起拳头:“我觉得你欠揍了。快说,你答不答应?”

    木云澈将下巴抵在司落樱的脑瓜顶,过了好半晌,轻声道了一句:“我尽力。”

    司落樱不高兴的撅起嘴巴:“你若是觉得太勉强,现在后悔也来得及!”

    “真的?”

    “你敢!”

    记住手机版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