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妖神传说之落樱 > 正文
第两百二十四章 诅咒你们劳燕各分飞
作者:我是李木米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木芙蓉搬出冥王木寒水,堂正大士冷哼一声,道国学府之事儿由国学府自行裁定,不劳烦冥王木寒水费心。

    木芙蓉嫣然一笑:“也好。那就请国学府的山长大人,来评判一下子此次事情,究竟是谁之过?”

    堂正大士闻言微微一愣,他急于了断此事儿,就是不想惊动山长大人。

    此番刘姓子弟被杀,严格来说,确实是国学府教士之过失。所以国学府才想要将此事草草了结,推给冥王府,反正刘姓子弟的亲人与皇室也不敢找冥王府的麻烦,此事儿大家就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过去了。

    但是国学府忘了,冥王府的人眼中揉不得沙子,木槿花可是敢当着帝君的面儿骂人的人,司落樱当初入学国学府时,也毫不客气的指责良笙教士无容人之量,目光短浅。如今把屎盆子往木云澈头上扣,冥王府的人自然是不答应。

    堂正大士现在是左右为难,骑虎难下。该事儿的始作俑者四皇子巫马焕,当初若不是他给太司命星君出这样的主意,也不会出这样的乱子,于是他笑对木云澈道:“木兄,你也发表一下意见,总不能让几个女孩子替你出头吧?”

    木云澈看了一眼挤在司落樱身侧的巫马焕,上前朝众位教士深施一礼:“可请山长大人一判!”

    习文习礼见堂正大士踌躇,立刻对木云澈喝道:“山长大人静养修身,怎可以这种小事儿令其烦心。”

    堂正大士与良笙教士齐齐点头,道不应用这种小事儿搅扰山长大士静修,木槿花闻言立刻冷哼一声:“刚才还道是人命关天,现在又成无关紧要的小事儿了,真不知道你们长了几张嘴。”

    良笙教士立刻叱喝木槿花不尊师重道,入学国学府这么久,竟然还是这般不懂规矩的刁钻野蛮性子,是不是也想同木云澈一样,被赶出国学府?

    木槿花立刻挑眉道:“云澈哥哥若是被赶走我也走,谁稀罕你们这个破地方!”

    良笙教士被木槿花气得无言,用手指着木槿花“你”了半天,也没能说出个下文。

    司落樱见木槿花又要与良笙教士争吵,说些没用的车轱辘话,便上前对堂正大士道:“既然山长大人在静修,不便打扰,那小澈是否真的有过,就由冥王大人来定吧!我相信以冥王大人的公正无私,他一定不会偏袒自己的义子。”

    当年冥王木寒水亲手杀了自己的挚爱,谁人不道他心怀天下,公正无私。司落樱如此一说,众人也不好再说些什么。

    堂正大士点头,拂袖而去,良笙教士用手点指冥王府的几人:“你们啊!真是......”

    良笙教士气得说不下去,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也随堂正大士扬长而去。

    越儒教士笑着让司落樱帮他给冥王带好,然后让辛苦追剿魔族余孽的众人好好休息,国学府暂时修沐二日。

    巫马焕要送司落樱回去,司落樱让他还是回去关心一下他昨天遇刺的老娘。说着,一手夹着鸑鷟,一手拉着木云澈,匆匆跑出国学府的大门。

    司落樱双脚一迈出国学府的大门,就立刻担心的问木云澈道:“小澈,这回的事情确实不怪你,冥王大人不会真的责罚你吧?”

    “责罚倒是不会。不过......”

    “不过什么?”

    木云澈还未给出答复,木槿花和木芙蓉刚好走了出来,木云澈看向木芙蓉道:“冥王大人这次突然回来,可有说是为何?”

    木槿花抢先答道:“还能是为何,还不是之前说好了的考核。”

    说完,挑眉看向司落樱:“看来我得和你说再见了。再也不见。”

    司落樱笑了笑:“木槿花,你是不是忘记自己是我的手下败将了。这一次冥王大人的考核,怎么看,被赶出冥王府的人,也不会是我这个比你修为高的人。”

    木槿花闻言气结,手握成拳头又松开,笑得好似狐狸一般:“哦,我知道了。司落樱你现在是因为喜欢云澈哥哥,所以不想离开冥王府了对不对?”

    司落樱闻言看了一眼木云澈,然后十分坦荡的点头:“我现在确实不想离开冥王府了,你想怎么样?”

    木槿花气得鼻子都歪了,指着司落樱对木云澈道:“云澈哥哥,如今你也被这个狐狸精迷住了,是吗?”

    木云澈气势凛然道:“不许这样叫她!”

    木槿花登时红了眼眶,一脸委屈道:“云澈哥哥,难道你还想因为这个女人,打我不成?”

    木云澈冷脸更正:“什么这个女人,她是你姑姑。”

    司落樱见木云澈当众维护她,立刻十分幼稚的朝木槿花做了一个鬼脸,木槿花登时气结,瞪着木云澈愤恨道:“我敢断言,早晚有一天,你会被这个女人害死。还有,我诅咒你们两个一定劳燕各分飞。”

    说完,捂着脸一边哭,一边跑远了。

    木云澈脸色变得十分难看,司落樱让他不要在意,木槿花的嘴巴这般坏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根本不用放在心上。若是诅咒真能灵验,她都被木槿花诅咒死八百回了!

    木芙蓉打量了一眼木云澈与司落樱,以手掩口笑道:“你们二位,这是好事儿将近了吗?”

    司落樱闻言顿时脸一红,没想到木芙蓉紧跟着又来了一句:“落樱姑姑,怕不是要喝你的喜酒了?”

    司落樱见木芙蓉故意逗弄她,也不再害臊,一把挽住木云澈的手臂,笑对木芙蓉道:“是啊!恐怕要抢在你前面了。”

    坐在司落樱肩头看热闹的鸑鷟,闻言忍不住用小翅膀捂住眼睛叹气道:“唉!真是不知羞,爷都没眼看了。”

    木芙蓉笑着向司落樱与木云澈送上祝福,意味深长的道了一句:“希望和你们两个办喜酒那天,不会等太久!”

    说完,坐上马车离去。

    司落樱心里美滋滋的看向木云澈,结果见木云澈走神,立刻用手肘撞了木云澈腰一下,开玩笑道:“小澈,你在思念何方佳人啊?”

    搜狗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