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妖神传说之落樱 > 正文
第两百三十六章 仙成大成期的放手一击
作者:我是李木米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祝清流拜入昆仑墟内短短一年,便成为了玉羽仙人最看好的接班人,紫月真人的唯一徒弟,可以说是昆仑墟前所未有的无上光荣。

    只不过,祝清流并不是真心想要成为昆仑墟的弟子,所以面对疼爱他的师父,他感到有些愧疚,始终不肯换上亲传弟子的羽冠与金色腰带,一直穿着入门弟子的青衫,束发上面也只是随便的插了一根翠绿色的玉笄。

    当时紫月真人得到了得意门生,十分高兴,都快要将祝清流宠上天了。但是好景不长,祝清流知晓了妖神转世为人的事情,而曾经无辜惨死的柳婵娟,便是第一世的转世妖神。

    而昆仑墟为了防止柳婵娟在长到十七岁,体内的妖神之力彻底的觉醒,所以将其杀害了。

    祝清流在得知所有事实之后,感到荒谬至极,而又心痛得无法呼吸。

    自己最心爱的女子,竟然因为妖神灭世的无稽荒诞之谈,成为了一具冰冷的死尸。

    而且他还听闻,即使柳婵娟来生转世投胎,还是会受到如此的待遇,昆仑墟的修士,绝对不会让她活过十七岁。

    因为,他们绝对不会允许妖神出世,为祸人间。

    愤怒不已的祝清流,在昆仑墟第二次出动消灭转世妖神的时候,出手重伤了昆仑墟不少的弟子。致使当时还是掌门的玉羽仙人出面,毁了他的仙根,重伤他的肉身。

    当时玉羽仙人给了祝清流两个选择,一是去阴间冥界投胎转世,二是用魂魄继续修鬼仙。

    去阴间报道投胎转世这个选择,祝清流绝对不会选则,那样,他就无法同柳婵娟再续因缘了。而修炼成鬼仙,又不知要多少无边的岁月。一想到在这无尽的岁月中,她又要被一世一世的杀死,就痛得心脏都要裂开了。

    他要寻找到,更快能够继续守护她的方法。

    于是,祝清流拖着残破的身躯,前往了极南莽荒之地,寻找传说中,遗落在那里的魔神之力。

    最终,皇天不负苦心人,终于被祝清流寻找到了被遗失在蛮荒之地的魔神之力。他在借助魔神之力后,他拥有了千年魔神之躯。

    重铸魔身的祝清流,开始重新守候转世妖神。

    但是,他那时还无法很好的控制体内的魔神之力,导致每次与追杀转世妖神的修士交手时,体内的魔神之力都会暴走,眼睁睁看着转世妖神在他的面前被一次又一次杀死,无能为力得令他咬碎钢牙!

    他期待了千年,等了柳婵娟转生整整九世,如今还未与其相认,便听闻她已经从此彻底的消失在他的生命里,如何不令他癫狂。

    停在上空的祝清流,下定决心要摧毁整个昆仑墟,脚下的青丝痴情剑“咻”的一下,好似一道青色的闪电,同清一岛主等人的诸多法器缠斗在一起。

    只见空中七彩的光芒闪烁不止,各种法器交织出一场绝美的交响奏乐。

    站在下方的司落樱等人,全都看傻了,仿佛正在观看千年前的神魔大战。

    巫马焕忍不住连连咂舌,道他听宫中的老麽麽说仙成顶峰期的修士能够移山填海,当时他还以为是吹牛,现在看祝清流一个仙成大成期的人,估计就有移山填海之威力了。

    上官青见巫马焕看热闹不嫌命大,立刻警告众人都学乌龟把脖子缩起来,要不一不小心就得脑袋搬家。

    司落樱仰头眺望上空的混战,见祝清流被一帮人族修士围攻,竟以一己之力,从容应对,可见其果真有狂妄的理由。

    满头大汗的清一岛主,还有在后方观战,伺机而动的炎阳天,眼见这么多人竟然同祝清流打成平手,甚至还有落于下风的趋势,心底不禁越发焦急起来,肚子里面便开始往外冒坏水。

    炎阳天偷偷给清一岛主使了一个眼色,示意明的打不过,就来暗招。

    清一岛主立刻露出一个了然的表情,与炎阳天二人,偷偷摸摸的绕道祝清流的背后,准备偷袭。

    祝清流早有防备,根本不将清一与炎阳天二人看在眼中,眉目一凛,浑身上下猛地迸发出道道真气,好似一把把锋利的刀子一般,划破周遭的空气,射向四周。

    霎时间,空中的白云被真气斩成了丝丝缕缕的烟雾,昆仑山半山腰上的万年积雪,都被震得纷纷向下坠落,恐怖如万千利刃的真气,将方圆数十里的飞禽走兽,皆斩杀殆尽。

    围攻的众人没想到祝清流竟然玩命了,腿脚快的立刻飞身躲避,功夫硬的立刻运气在体外凝结防护气罩,可怜那些功底浅,法力不足的修士,顷刻间便被道道真气击伤,如遭凌迟。

    清一岛主这老贼见事情不妙,闪得特别快,根本没有打算拉炎阳天一把。不过他虽然闪得快,但还是因为距离真气暴风圈过近,肉身被真气射穿了不少窟窿,伤口不停的往外冒血。

    虚日真人好面子,并没有闪躲,运用真气防护罩,硬生生的接下了祝清流射出的真气。而且他还在关键时刻,将自己的爱徒炎阳天拉到他的真气防护罩里面。

    若是没有虚日真人的低档,炎阳天早已经变成一堆肉块了。

    恐怖的利刃真气,犹如沙尘暴一般疯狂击在虚日真人的防护罩上面,顿时将防护罩震裂数道裂痕,不一会儿,便轰的一声彻底碎裂。

    眨眼的功夫,虚日真人的身体就被恐怖真气击成了血葫芦,凌乱的头发随风飞散,一缕长须只剩下了半截,但是他仍旧双眼如电,怒视浑身散发暴戾之气的祝清流。

    躲藏在下方的司落樱等人,全都被恐怖气浪掀飞了出去,摔在地上口吐鲜血不止。

    鸑鷟说的没错,刚才他们若是御剑飞到空中逃跑,此时已经被恐怖真气斩成了碎片。

    巫马焕拭去嘴角的鲜血,爬到司落樱的近前,将脸朝下的司落樱翻转过来,担心的问道:“小樱,你没事儿吧?”

    司落樱猛地咳嗽一声,喷出一口泥土,直接喷在了巫马焕的脸上。

    巫马焕见司落樱无碍,这才松了一口气,抬起手,用衣袖拭去脸上的泥土,结果忽然被司落樱扑倒在地。

    一个粗壮的树干,擦着司落樱的脊背上方,好似一道闪电一般,咚的一声撞在昆仑墟防御阵法之上,顿时撞得稀碎,木头渣子好似雪片一般飞落到司落樱等人身上。

    搜狗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