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妖神传说之落樱 > 正文
第两百三十七章 何必活成别人在意的样子
作者:我是李木米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祝清流几乎倾尽全力的一击,将昆仑墟周围方圆数里夷为平地,无论是花草树木、飞禽走兽皆亡,遍地狼藉,如狂风过境,只留下一个被防御阵法严密保护的昆仑墟道观。

    昆仑墟的防御阵法源于远古法阵,也是十分强悍。不过虽然顶住了仙成大成期拼死一击,但明显法阵威力削弱了不少,若是再来一击,恐怕阵法便有碎裂的危险。

    站在下方躲过危机的上官青,都快要吓尿裤子了,惊骇的吞咽了一下口水,然后舌头好似短了一截:“额滴娘啊!这就是他奶奶仙成大成期的实力,老子的心肝都差点儿被震碎了!”

    鸑鷟从杂草泥土堆中钻出,抖掉身上的尘土,一步三摇的走到司落樱近前:“小樱子,爷的屎都好像被震出来了,这才他娘的上昆仑墟第一天,就遇到这样的事情,爷感觉太不吉利了,得去庙里面求一签。”

    木绒花一阵剧烈咳嗽之后,黑着脸骂了一句脏话,然后道这只是开始,大家还是赶紧躲好,弄不好,还没跨进昆仑墟的大门,就得把小命交代在这里。

    说完,她看向衣衫整洁,表情悠哉,仿若一点儿都没有受到影响的木芙蓉,好奇的问道:“大姐姐,你刚才躲哪里了,怎么好像一点事儿都没有?”

    木芙蓉笑盈盈达到:“怎么没有受影响,你看我头上的这几朵珠花,不是也歪了吗?”

    受到仙成大成期真气余波的攻击,竟然只是头上几朵珠花歪了,木芙蓉怎么看,都不止是坐照中期的级别,木绒花狐疑的打量起木芙蓉。

    这时,尘埃弥漫的空中,受伤严重的众修士,彼此搀扶着,勉强还能踏剑御空而立。

    魔性大发的祝清流,双眼血红,满脑子都是杀光所有人,给他所爱之人陪葬的念头。

    他提着青丝痴情剑,身形一闪,便到了受伤严重的虚日真人近前,单手一把掐住怒视他的虚日真人,嘴角弯成一个邪魅的弧度:“我的好师叔,今天就让我好好送你一程,下去地府陪她去吧!”

    嘴角不停流着血的虚日真人,双目直视祝清流,先是冷哼一声,然后十分不屑道:“本真人死不足惜,可惜没能除掉你这个大魔头。”

    魔性大发的祝清流眼中尽是妖邪寒光,他毫不迟疑的右手用力,一下子便拧断了虚日真人的脖子,然后抬起手,便想要掏出虚日的心脏。

    傲气十足的虚日真人,早就做好了肉身被毁的准备,在邪魅的祝清流掏出他的心脏之前,仙体元神便脱体而出,飞到了远处。

    虚日真人的肉身躯壳,从空中坠落,砰的一声摔在司落樱等人的面前。

    上官青看到虚日真人血肉模糊,脖子被扭断的尸体,顿时吓得“妈呀”一声,昏死了过去。

    鸑鷟鄙夷的骂了一句“废物”,然后跳到虚日真人血肉模糊的身体上,一边用力踩,一边大骂道:“该死的牛鼻子臭道士,就是你带人诛杀转世妖神十世对不对。今天爷非得剥了你的皮,将你碎尸万段不可。”

    司落樱见鸑鷟损坏虚日真人的肉身,急忙上前拦住,道了一句“死者为大!”

    鸑鷟立刻朝司落樱瞪眼睛道:“这家伙杀了转世妖神,爷没吞了他,都算是客气了。小樱子,你不是忘记了,爷乃是开天辟地的神鸟之一,曾经吞过凶兽穷奇。”

    鸑鷟之前从未用这种语气与司落樱说话,现在的它浑身都散发着一股远古大妖的恐怖威压,巫马焕与木绒花等人,全都感觉身体不受控制的开始战栗,从心底往外冒着寒气。

    “小樱子,爷再提醒你一句,莫要妇人之仁。等爷恢复神力,定要将这昆仑墟整个吞下,一个不留,寸草不生。”

    司落樱看着浑身散发可怖气息的鸑鷟,上前两步,抬手“咚”的一拳敲在鸑鷟的头上,教训道:“就算你把整个昆仑山都吞了也没关系,只要你能消化得了就行!”

    说着,把鸑鷟从虚日真人的尸体上抱进怀里,用拳头“温柔的按摩”鸑鷟的脑袋道:“你这家伙,是不是本事大了,皮子紧了,欠收拾了,竟敢吓唬我,跟我造次,信不信现在我就把你给吞下肚?”

    鸑鷟被司落樱整得没了脾气,司落樱语气真诚的对鸑鷟道:“小不点儿,你要报仇我不拦着你,但是你得保护好你自己,别没等大仇未报,你就被昆仑墟的人拿锅给炖了,那多划不来。”

    鸑鷟受教的点头,木绒花没好气的瞪着司落樱讥诮道:“落樱姑姑还真是一会儿天使,一会儿恶魔,让人又爱又怕。”

    “被喜欢的人宠爱,被憎恶的人害怕,活得随心所欲有什么不好。我又不是要守护世界的圣人,也不是喜欢吞人的恶魔,何必活成别人在意的样子!”

    巫马焕听到司落樱这话,忽然笑了,仰头望向上空那个将自己活成圣人,却做着恶魔杀人放火事情的虚日真人,第一次感到有些迷茫!

    虚日真人肉体被祝清流斩杀,其亲传弟子炎阳天,登时吓得一屁股跌坐在剑上,尿了一裤子,浑身颤抖的险些从剑上掉下来,双眼不错神的紧盯祝清流。好似祝清流一个轻微的动作,都能够将他吓破胆,但是祝清流却看都没看他一眼。

    祝清流的额间,冒出一个黑色好似枝丫的魔神印记,将他俊俏的面容显得十分狰狞可怖,越加阴寒。

    祝清流准备来个鱼死网破,与虚日真人这些人一起同归于尽。在这昆仑墟之巅的人,有一个算一个,绝对全都逃不掉。就算是有着上古防御阵法保护着的昆仑墟道观,也要将其彻底的摧毁,不留一砖一瓦在人间!

    祝清流现今已经心无可恋,这世上再也没有值得继续等待依恋的事情。他隐忍了这么长的时间,受尽了无尽相思的折磨,也是时候该同她一样得到解脱了。

    想到这里,祝清流周身运转真气,将封印在丹田处的魔力全部释放出来,发挥到极致。

    霎时间,狂风大作,天地为之变色。晴天白日立刻被浓浓的乌云笼罩,遮天蔽日,黯淡无光,隐隐约约可见紫色的雷电在乌云中相互碰撞。

    令人喘不过气的低气压,使得真气低的人无法进行抗衡,鲜血顺着嘴角狂流不止。

    更有甚者,心脉尽断,横尸当场。

    许多人都无法忍受这恐怖的气压,纷纷想要逃窜,但是腿脚却似乎被捆绑住了一样,根本迈不动步,别说是跑了,就是膝盖想要弯曲一下都没法实现。

    搜狗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