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妖神传说之落樱 > 正文
第二十五章 受难记
作者:我是李木米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从前,司落樱完全不觉得自己对木云澈有什么好印象,但是今天在木云澈接连救了她两次之后,她忽然发现,自己并不似之前那般讨厌木云澈了。

    司落樱将木云澈从新背起,朝着帝都上京城缓缓走去,心里掂量着,该如何吃了神卵,提高自己的修为?

    只要吃了神卵,明天国学府的会试那就肯定不在话下,司落樱是越想越高兴。

    但是显然老天爷不喜欢倒霉的司落樱太开心,忽然就下起了大雨,司落樱急忙加快脚步。

    结果,脚下一滑,摔进了水坑里面,吃了一嘴泥。

    这已经是司落樱今天,记不清是第几次摔的狗啃屎了!

    木云澈像是一座小山一般压在司落樱的身上,司落樱骂了一句娘,费力的从泥地上爬起,再次将木云澈背在身上。然后像是一只拖着一座房子的蜗牛一般,一步步缓慢的朝城内走去。

    司落樱今天接连战斗了好几回,身上到处都是伤口,此时完全凭借毅力,将木云澈背回冥王府。

    回到冥王府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司落樱下巴滴落的汗水,都连成线了,感觉好似脱了一层皮,又累又饿,人疲倦到了极致,都变得恍惚起来,浑浑噩噩的恨不能立刻倒在地上,睡上一觉。

    不过,她还是凭借最后的意志,背着木云澈,往自己的院落走去。

    结果,她刚走到思卿苑的门口,立刻就被一群手持火把的人围住。

    灯火辉煌之中,五小姐木槿花,看着满脸泥泞的司落樱,背着昏迷不醒的木云澈,立刻一个箭步冲上前,二话不说,抬起手,就扇了司落樱一巴掌,并厉声大骂道:“好你个贱人,偷跑出府不说,竟然还敢打伤去捉你的云澈哥哥,看我今天不剥了你的皮!”

    木海棠一把抓住木槿花,让她冷静,管院木修让下人上前将昏迷不醒的木云澈接过来,送回屋内休息。

    身体一下子变轻的司落樱,心头顿时也一轻,摇摇晃晃的差点儿没摔倒!

    木槿花瞥了一眼狼狈不堪的司落樱,心内冷笑一声,扭头看向已经卸了妆容,准备入睡,却被硬拉来看戏的大小姐木芙蓉道:“大姐姐,云澈哥哥现今昏迷不醒,沐王府的事情,便应该由你做主。你说,该怎么处理司落樱这个心狠手辣的贱人?”

    木芙蓉姿态慵懒的睥睨了司落樱一眼,然后反问木槿花道:“五妹妹你说,该怎么处理?”

    木槿花眸光阴狠道:“杀了她,以免这个贱人以后再坑害其他人。”

    司落樱经历了一整天的各种磨难,又背着木云澈跋涉多时,早已是身心俱疲,没想到,还要应对木槿花这些人。她懒得理睬木槿花,想要回到自己屋子休息,但木槿花可不想放过她。

    木槿花偷偷让自己的侍女春桃提了一桶水过来,然后劈头盖脸的全都泼到司落樱的身上。

    原本就被雨水淋成落汤鸡的司落樱,顿时感觉好似掉进了冰窟窿一样,身体忍不住抖了起来,牙齿也跟着打颤。

    此时,她已经完全没有力气与木槿花争吵,声音软绵无力的说她累了,想要休息,有事儿明天再说!

    但是根本没有人听她的话,木槿花逼木芙蓉快点儿给司落樱定罪,木芙蓉就踢皮球的看向木海棠道:“二妹妹,你说大姑娘这事儿,该怎么处理?”

    二小姐木海棠一脸严肃正经的回道:“大姐,大姑娘私自出府,又累云澈大哥受伤,确实应该受到责罚。”

    说完,她看向司落樱道:“大姑娘,你觉得我说的可有错?”

    司落樱的确私自出府,并累木云澈受伤,但她该受到什么样的惩罚,也应等木云澈醒来再说,冥王府的五朵妖花,可没有权利随便给她做主定罪。

    木海棠见司落樱不服气,便对管院木修道:“管院大人,冥王府掌事云澈大哥现今昏迷不醒,是否应该由大小姐木芙蓉做主管事?”

    木修看了司落樱一眼,微微点头,木海棠立刻对木芙蓉道:“大姐,你下决断吧!”

    说完,退到一旁。

    木槿花闻听此言,露出一个恶毒的笑容,对木芙蓉道:“大姐姐,司落樱这祸害绝对不能轻饶,我看,不如就请出打神鞭,废了她的修为吧!”

    打神鞭是冥王府镇府之宝,乃专门克制神仙的法器,有二十一节,每一节都有四道符印,共八十四道符印,而每道符咒都有销毁神力的能力。

    只需一鞭下去,修为只有三级的司落樱,立刻就会被抽断仙根,并极有可能,会成为一个痴傻废人。

    木槿花心思歹毒,司落樱冷笑出声,环视周围围着她的人群:“冥王府,还轮不到你们这帮妖女做主。”

    这时,得到消息的红桃跑了过来,但她一下子就被五小姐的婢女春桃,和大小姐的婢女莲心给拦住了。

    红桃看着浑身是水,摇摇晃晃站不稳的司落樱,哭喊着对木槿花等人道:“你们这是在做什么,要对大姑娘做什么?”

    “来人,把她的嘴给我堵上。”

    木槿花说完,她的婢女春桃,立刻用一块儿手绢,将红桃的嘴堵上。

    红桃满眼泪水,呜咽着看向四小姐木绒花,恳求她为司落樱求情。

    木绒花走到摇摇欲坠的司落樱身边,一把将她扶住,然后笑着打圆场,对木芙蓉道:“大姐姐,大姑娘确实有错,不该偷跑出府。但你看她也受伤了,也算是受到了应有的惩罚。不如大事化小,就放过她这一次吧!”

    木槿花见木绒花跳出来帮司落樱求情,立刻呸了一口,“嗑瓜子磕出一个臭虫,你算个什么仁(人)儿。”

    说着,上前一把将木绒花拉开,然后对冥王府下人道:“大姐姐已经发话了,你们还不动手?”

    下人们领命正欲上前,木绒花忽然怒吼一声:“云澈大哥还没醒,谁与不准乱动。”

    说完,她笑着看向木芙蓉道:“大姐姐,如今咱们还未搞清楚云澈大哥如何受伤,就随便请出打神鞭惩罚大姑娘,万一云澈大哥受伤与大姑娘无关,到时你不好交代。”

    木芙蓉眼界高,不爱理睬府上这些女人之间鸡毛蒜皮的小事儿,便打着哈欠对木海棠道:“二妹妹,我累了,事情就交给你处理了。”

    说完,完全不理睬木海棠和木槿花的挽留,带着婢女莲心,扬长而去。

    木绒花见此,再次扶住司落樱,让她向木海棠讲清楚,木云澈受的伤,到底与她有没有关系?

    此时的司落樱,就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而木槿花,也完全不给司落樱解释说话的机会,猛地从一个下人手中抢过火把,然后就朝着司落樱挥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