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妖神传说之落樱 > 正文
第两百五十九章 胆儿肥了,竟敢想去告黑状
作者:我是李木米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司落樱因为想起巫马焕是谁而感到开心时,浑身沾满泥土,好似一个泥球一般的鸑鷟,从外面滚了进来,一跳到桌子上,就立刻捧着水壶对嘴往肚子里面灌,一直将水壶喝了个底朝天,一干二净,这才心满意足的抹了抹嘴道:“真是渴死爷了。”

    司落樱没好气的瞥了鸑鷟一眼:“这位大爷,你这是和谁玩得如此高兴,都不知道要回家了。”

    鸑鷟听到司落樱话,立刻跳起拍了司落樱脑袋一下:“你个家伙在这里忘恩负义的给谁脸色看,要不是你让爷盯着清浅那女人,爷能弄成现在这副模样吗?”

    司落樱听到鸑鷟一整天都在盯着清浅,立刻讨好的给鸑鷟递上热乎乎的湿毛巾,问说:“有什么发现?”

    鸑鷟把热毛巾往桌上一丢:“爷要泡澡,小樱子去给爷备上木桶和热水。”

    司落樱用自己的脸盆弄了一些热水,让鸑鷟凑乎用,她现在被罚禅定辟谷,不能乱跑,若是被红霞真人逮到,她们两个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鸑鷟十分不满意的跳进水盆内,立马露出一个舒服的表情,在热水盆里面游了一圈,这才倚靠在盆边,头上顶着湿毛巾,回道:“那个清浅确实中了魔族的死气之毒,红霞真人命人给她喂了药之后,将她安排在了前面的客房当中,让她休息睡一觉,然后会有人送她下山。但是清浅一听到要被送下山,就惊恐的表示害怕会再遇到魔族人,便有人好心的替她求情,说是等她的伤彻底都好了,心绪安定下来,再将她送下山也不迟。”

    说到这里,鸑鷟停顿一下,接着又道:“爷发现,那个叫清浅的丫头儿有点儿不简单,很会用示弱博取别人的同情心。殷远那帮傻小子,全都被她迷得神魂颠倒,都快忘了自己老娘是谁了!”

    鸑鷟埋汰了殷远等人好一会儿,然后挑眉看着司落樱,加重语气道:“小樱子,你给爷老实交代,带那个清浅上山到底有什么目的。爷可是发现,她一直在打听昆仑墟珍宝阁的消息。”

    听到清浅确实只关心珍宝阁,司落樱多少松了一口气,同鸑鷟打哈哈道:“我能有什么目的。就是好心救了她,然后带她回来疗伤,仅此而已。”

    鸑鷟不相信的瞪着一双小黑眼珠,不错神的看着司落樱:“你把妖族带上昆仑墟,就不怕被揭穿后,昆仑墟连你和她一起都给灭了。你可是知道的,昆仑墟对待妖族是什么态度!”

    司落樱眨动一双无辜的大眼睛道:“谁说她是妖族,我可不知道,我就连这世上有妖族这个种族都从未听说过。”

    鸑鷟闻言没好气道:“你少在爷面前装傻,你若是能骗得过红霞真人,那最好不过。若是出了事儿,连累爷跟着一起吃瓜落,爷一定跟你绝交。”

    司落樱一把将鸑鷟从盆里捞出来,然后按在桌子上挠鸑鷟的痒痒道:“小不点儿你胆肥了,竟然还敢威胁与我绝交,信不信我让你现在就直接交代了!”

    鸑鷟立刻甩动身上的水反击,与司落樱闹作一团时,大花从外面冲了进来,一下子就将鸑鷟泡澡的水盆撞翻,泼了司落樱与鸑鷟一身的水,然后站在一旁,幸灾乐祸的看着司落樱和鸑鷟。

    司落樱和鸑鷟同时大叫一声“好啊大花,你竟敢使坏”,然后一起跳起来扑向大花。

    一人一鸟一猪,一下子在房间内闹开了,叮当声响个不停,一只闹到深更。

    最后,一人一鸟一猪全都瘫倒在床榻上。

    司落樱一手将鸑鷟揽进怀里,一手抚摸大花的脑袋道:“你们两个放心,只要那个清浅一得手,我就立刻送她下山,绝对不会出事儿连累你们,也绝对不让任何人伤害你们两个。”

    鸑鷟不满道:“少说大话,爷不用你保护。”

    司落樱立刻扭头对大花道:“大花上,把小不点儿压住,它以后就是你的人了。”

    鸑鷟闻言立刻飞到空中,警告大花道:“你可别逼爷变身,爷若是变成神鸟姿态,立刻把你吞下肚子。”

    大花完全不理睬鸑鷟的威胁,跳起来用嘴去咬鸑鷟,险些将床弄塌了。

    司落樱担心闹出太大动静引来人,急忙安抚大花,与鸑鷟和大花再次并肩躺在床榻上聊天。

    司落樱告诉鸑鷟,她想起了和四皇子巫马焕从前的缘分,鸑鷟立刻表示四皇子人非常不错,虽然有时看上去吊儿郎当,十分的不着调儿,但比反复无常的木云澈好多了。

    大花也十分认同的哼哼了两声,司落樱不想提木云澈,便翻身趴在床上,从袖子里面抖出金丝茧蛹,让鸑鷟和大花看。

    鸑鷟看到金丝茧蛹立刻惊呼道:“你怎么把这玩意儿偷来了?”

    司落樱忙道:“是我捡到的。”

    说着,就把之前跟踪炎阳天的事情,仔仔细细说了一遍。然后捏着不停扭动的金丝茧蛹笑道:“你们看它还会动,多有意思,多可爱!”

    鸑鷟一把拍掉司落樱手中的金丝茧蛹,提醒道:“小樱子,你现在手里已经有清浅这一颗不定时炸弹了,现在又把这晦气的家伙握在手里,是嫌弃自己活太长了吗?”

    司落樱将压在被子下面的金丝茧蛹翻出,放在手心处:“又没有人知道这东西在我手上,不会有问题的。”

    说完,司落樱看向鸑鷟:“只有你一个人知道。你是打算去告我的黑状吗?”

    “对,爷现在就要去告诉红霞真人,你私藏......”

    鸑鷟是话还未说完,就被大花一个泰山压顶,压在了巨大身躯下,压得它差点儿把胃都从嘴里面吐出来了。

    大花身下传来鸑鷟含糊不清的求饶,司落樱摸了摸大花的脑袋道:“还是大花对我最好。咱们就大人有大量,放了那只不识好歹的大黑耗子一回吧!”

    大花移开身躯,被压得差点儿成了纸片的鸑鷟,口眼歪斜的从大花身下爬出来,站起来晃荡了半天都没站稳,一屁股跌坐在床上,立即指着大花骂道:“好你个大花,是不是忘记爷给你弄好吃的,还帮你追求虚日真人那老家伙的坐骑环眼金钱豹的事情了?”

    大花哼哼两声就别过头去不理睬鸑鷟,鸑鷟便找司落樱理论。

    司落樱困了,上眼皮与下眼皮打了一会儿架,听着鸑鷟的絮絮叨叨,便睡死了过去。

    鸑鷟也折腾累了,一头栽倒在司落樱的身上呼呼大睡,嘴巴还闲不住的不时冒出两句梦话。追逐了环眼金钱豹一整天的大花,也挤在司落樱身边,鼾声响如雷的睡着了。

    搜狗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