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妖神传说之落樱 > 正文
第两百六十四章 谁更可怜
作者:我是李木米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司落樱从木棉花口中,再次得到证实,今天乃是木云澈与木槿花的大喜之日,手中握着的剑顿时变得异常沉重,不停的抖动起来。

    她完全不敢相信,自己只是短短的离开了一年,木云澈竟然就要和木槿花结婚了!

    难不成,木云澈再一次失忆了?

    还是被木槿花灌了迷魂汤,种了离魂术?

    木棉花将司落樱的震惊和疑惑看在眼中,幸灾乐祸道:“落樱姑姑走的一年,云澈大哥与三姐姐朝夕相对,相互扶持,互生情愫,乃是顺理成章,没什么好奇怪的。还请姑姑断了对云澈大哥的痴恋,真心的为两位新人送上祝福,相信落樱姑姑日后也能找到一个与你两情相悦,真心待你的人。”

    司落樱面无表情的看着完全脱胎换骨,从胆小丑小鸭,变成凶悍白天鹅的木绒花,冷声问道:“他在哪里,我要见他。”

    木绒花迈步缓缓从石阶上走下,甩了一下绣着金银丝线的繁重广袖,微笑奉劝道:“云澈大哥从今天往后就是三姐姐的夫君了,不牢姑姑再挂心,还请去外面与大家一起喝杯喜酒吧!”

    司落樱抬手用剑点指木绒花,再次冷声问道:“木云澈,他在哪里?”

    大皇子府的王府侍卫立刻上前,拔出佩剑,护住木棉花。

    木棉花从容的摆摆手,笑看向司落樱,悲悯的眼神儿就像是在看一条被人用棒子打下水沟的丧家之犬。“落樱姑姑,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不明白吗。云澈大哥的心里没有你,你何必再去自讨没趣儿!”

    “我要他亲口对我说。”

    司落樱说着,提剑往里闯,被木棉花伸手拦阻:“姑姑你放弃吧,云澈大哥不可能再回到你的身边了。你这样闹下去,绝对不会有好结果。”

    司落樱一把推开木棉花的手,朝内走去,木棉花在身后冷笑道:“司落樱,你现在的样子可真是可悲可怜!”

    司落樱脚步未停的回了一句:“你比我更可怜。”

    木棉花闻言慌忙的扯了下袖子,遮住她手臂上面露出的道道纵横交错青紫鞭痕,紧咬下唇,转身朝司落樱怒吼道:“你去看吧!亲眼看看的残酷现实,就会死心了!”

    司落樱穿过前院的房屋,提着剑朝木云澈的临风轩飞奔。

    一路上,到处都悬挂大红灯笼,张灯结彩,一派喜气洋洋。

    不少下人看到怒气冲冲的司落樱,全都慌张的跟在后面,一些腿脚快的想要去临风轩报信儿,但是根本跑不过司落樱。

    司落樱好似一阵旋风一般就冲到了临风轩,看到临风轩简单的木门上,贴着一对儿大红的双喜字儿,手中的剑差点儿掉落在地上。

    闻风赶来人,全都聚集在临风轩的大门口,堵住司落樱的去路。

    司落樱大喝一声让开,众人不动,司落樱便用剑指着众人道:“你们都给我让开。”

    这时,得到消息的红桃,哭喊着跑来,拦在司落樱的身前,痛哭失声:“大姑娘,你怎么回来了。大少爷他......他......”

    红桃泣不成声,话到嘴边,就是说不出来。

    木棉花带着人,慢悠悠的走来,对红桃道:“红桃,姑姑她想不开,你劝劝她。今日乃是云澈大哥与三姐姐的......”

    木棉花的话还未说完,一道剑气“砰”的一声斩在她脚前,将地上的青石板击个粉碎,吓得木棉花向后连连倒退好几步,重心不稳的向后跌倒。站在她身后的侍卫,急忙伸手将她扶住,结果木棉花就似被开水烫到一般,慌忙躲开侍卫的手,然后装作若无其事的整理了衣服,眼睛十分不安的偷瞄四周,观察有没有刚才看到侍卫搀扶她。

    若是有人嘴欠的将此事儿禀告给大皇子,今天晚上,她又不能安稳度过了!

    劈出一剑的司落樱,警告木绒花:“你若是再敢提大喜二字儿,我就割了你的舌头。”

    说完,看向阻拦在临风轩门口的众人:“你们拦得住我?”

    司落樱入昆仑墟这一年,修为提升了不少,因为不想锋芒毕露的引人注意,便一直压制自己的修为。

    如今她体内真气外放,将近坐照级别的修为,立刻令众人感到浓浓的压迫感,双膝不由自主的开始弯曲,就要不受控制的跪倒。

    忽然,临风轩的大门“嘎吱”一声打开了,众人急忙让到两边,只见一身大红新郎官装扮的木云澈,身姿挺拔的站立在庭院内,透过敞开的大门,静静的看着司落樱。

    司落樱的双眼一下子就被木云澈身上的大红朱衣染红,握紧拳头,指甲都扣进了手心的肉里,鲜血一下子就流了出来,一脸杀气的提着剑,缓步走进临风轩的院内。

    木云澈身后的木屋房门,忽然一下子被推开,头戴凤冠,身披霞帔的木槿花从里面冲出,挡在木云澈的身前,对杀气腾腾的司落樱喝问道:“司落樱,你想做什么?”

    司落樱停下脚步,冷眼扫视全都一身红衣的木云澈与木槿花,只觉双目刺痛,心如刀割,半晌后才从牙缝中击出几个字儿:“木云澈,不要躲在女人背后,你给我一个交代!”

    木槿花恨声道:“司落樱,你凭什么让我相公给你一个交代,你算什么东西,竟敢破坏我成亲。你可知道,这门亲事儿乃是冥王大人他亲自指的,你敢与冥王大人叫板不成?”

    司落樱不理睬木槿花,双眼只含恨的盯着木云澈,木云澈将木槿花拉到一旁,轻声安慰道:“槿花,外面风大,你先回房休息,小心感冒。我与她说两句话,做一个了断,就与你拜天地。”

    木槿花闻言立刻露出一个娇羞的表情,伸手整理木云澈的衣襟,柔声道:“快点儿解决,我等你。”

    说完,她扭头恶狠狠的瞪了司落樱一眼,然后转身回到屋内。

    司落樱将木云澈与木槿花二人的亲密举动全都看在眼中,目眦欲裂,心在滴血,浑身好似风中落叶一般,忍不住的抖动个不停!

    记住手机版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