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妖神传说之落樱 > 正文
第两百六十五章 我的新婚之日就是你的忌日
作者:我是李木米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木云澈看向门外围观的众人,道了一句“都散了”,下人立刻全都一哄而散,只留下木棉花和她带来的人在看热闹,以及想要上前规劝司落樱,但又张不开嘴,只能不停哭泣的红桃。

    木云澈看了一眼丝毫没有一丝要离开的木棉花,然后将视线落在司落樱的身上,声音平淡的开口:“你怎么回来了?”

    司落樱感觉自己好似在作恶梦,声音微微颤抖道:“我不回来,就看不到今天这出好戏了!”

    木云澈好似一根柱子一般站在原地未动,声音没有任何感情:“今日,是我和槿花的大喜日子,你留下喝一杯水酒吧!”

    司落樱强忍悲愤,苦笑道:“木云澈,你是不是又忘记了什么?”

    “我没忘记,只是变心了。”

    司落樱闻言哈哈大笑出声:“木云澈,你这是在骗谁。你怎么可能会喜欢上木槿花?”

    在屋内偷听的木槿花,听到司落樱的话,一把推开窗户咆哮:“我怎么了,我哪里不好了,凭什么云澈哥哥不会喜欢我。司落樱,你少在那里诋毁贬低我,赶紧滚,不要再打扰我的大喜日子。”

    司落樱无视木槿花,紧盯木云澈的双眼:“你也要我离开吗?”

    木云澈回道:“你听见我娘子的话了,希望你不要再继续无理取闹,耽误我们的良辰吉日。”

    司落樱只觉血气上涌,险些喷出一口鲜血,终是心有不甘的问道:“为什么?”

    “没有任何理由。如果你硬要我说,应该是因为你我分隔两地,疏于联系,我与槿花朝夕相对,渐渐发现了她对我的真心实意,日久生情,仅此而已。”

    “我不相信。”

    司落樱举着剑,缓缓走到木云澈身前,用剑尖儿抵在木云澈的心口,双眼含泪道:“我要听你说真心话。你是不是迫不得已,是不是因为木寒水那老家伙逼迫于你?”

    木槿花见司落樱用剑抵在木云澈身上,便焦急的要从房内冲出,被木云澈挥手制止。

    木云澈双指用力弹了一下洛英神剑,顿时发出清脆声响:“你的修为增长了不少,剑竟然没有脱手,看来用不了多久,你就会达成心愿,修成上仙,彻底摆脱冥王府了。不过,我可以提前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冥王大人打算放你走了。从今往后,天高海阔任鸟飞,你自由了。”

    司落樱上前一步:“我要你跟我一起走。”

    趴在窗口的木槿花闻言,再次破口大骂道:“司落樱你个狐狸精,臭不要脸,竟然敢当着我的面,勾引我相公,信不信我杀了你。”

    木槿花话音还未落,司落樱猛地挥出一剑,木槿花身侧的窗子顿时被斩落,“咣当”一声砸在地上。

    司落樱冷声警告叫嚣的木槿花道:“下一次,我会瞄准你的脑袋。”

    被吓了一跳的木槿花,不禁惊讶司落樱的修为,但仍安耐不住脾气,正要开口继续辱骂司落樱时,木云澈忽然开口警告司落樱道:“木槿花已经是我的妻子,你若是再敢对她动手,小心我对你不客气。”

    司落樱的火气也终于安耐不住了,举剑朝木屋再次劈砍出一道剑气,只听轰的一声,木屋房门被劈成两半儿,一半儿的门板“哐当”一声砸在地上,另外连在门框上的一半儿门板外在一边,嘎吱吱的不停摇晃。

    司落樱瞪着木云澈:“我就动手了,你要拿我怎么办?”

    结果司落樱话音刚落,木云澈就一掌拍在她的胸口,震得司落樱连连向后倒退数步,将剑插在地上,这才勉强站稳了脚步。

    木云澈冷冷的看着司落樱:“你若是再想伤害我的妻子,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司落樱喃喃念叨着“妻子”二字儿,一滴泪珠从她的眼角滑落,紧接着又有一滴泪珠滚落,然后不停滴落的泪珠连成了一条线儿。

    司落樱从小到大做了无数的恶梦,加在一起,都不如眼前这般恶梦来得恐怖,从心底往外透着寒气!

    她将剑从地上拔出,挺直腰背:“也罢!十六年的恩恩怨怨,咱们今日就在此,来个了断吧!”

    木云澈道:“你走吧!别逼我动手,否则我的新婚之日,就是你的忌日。”

    司落樱完全不敢相信,木云澈竟然绝情的说出这般话来,嘴唇被她咬的流出血来。

    木云澈看着嘴角流血的司落樱:“再说一遍,不要逼我动手,你讨不到好处。”

    司落樱定定的看着木云澈的双眼:“你辜负了我,就想要用一句话打发我吗?”

    “你想怎样?”

    “为我自己讨一公道。”

    “情字便是如此,来去自由,皆随人心!这世间,哪来那么多痴情之人,你何必钻牛角尖儿!”

    司落樱听到木云澈这般无情的话,忽的想起祝清流,他这一生,只心心念念柳婵娟一人,以一己之力,挑战整个人族修士,只为替枉死的柳婵娟讨一个公道。结果,落得一个被封金丝茧蛹的下场。

    而今,再看看眼前只因一年未见就变心了的木云澈,司落樱觉得还真是讽刺,心一下子就彻底的凉透了。

    也罢!何苦去与一个心里已经没有你的人去计较。

    司落樱收起剑,凄凉一笑:“你我缘尽,再见便是陌路。我说不出祝你二人白头偕老之话,只愿从此各自安好。”

    司落樱说完,转身离去,出了喧闹的冥王府,茫然若失的站在街头。

    熙熙攘攘的人群,欢声笑语的从她身旁经过,司落樱如同离群的孤雁,一下子失去了方向。

    过了许久,司落樱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的下巴上全是泪水,手不知何时被剑划伤,鲜血染红了袖口,红得像极了木云澈身上的那件大红喜袍。

    司落樱抬手奋力抹去脸上的泪水,将手指放在嘴里吹了一个呼哨,大花立刻冲了过来。

    双腿发软的司落樱跨坐在大花身上,回首最后望了一眼冥王府,然后前往小华山的东峰。

    冥王府没有任何可留恋的了,她去小华山东峰天井洞内挖了火龙须草后,便回来将红桃嫁出去,然后回到昆仑墟修行,尽快达到仙成期,到时寻一处与世无争的地方,逍遥度日!

    司落樱骑着大花,一路飞奔,很快就到了小华山东峰的山脚下。

    忽然,一群人手握利刃的人冲了出来,将司落樱团团围住。

    记住手机版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