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妖神传说之落樱 > 正文
第两百六十六章 变故连着变故
作者:我是李木米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骑着大花猪的司落樱,来到小华山东峰的山脚下,结果被一群手持利刃的拦住。

    司落樱面无表情的从大花身上跳到地上,用剑点指身前人,问说:“你们,是什么人?”

    为首一个没有眉毛的大光头,晃晃了手中的宽剑:“要你命的人。”

    司落樱心内叹了一口气,苦笑着对大光头道:“我的命值多少钱,我买回来。今日我心情不好,若是动手,你等必将全都横尸于此。”

    大光头嘿嘿干笑了一声:“大姑娘,今日你若是不死,我们回去复命也是一个死。”

    司落樱看着大光头,眼角微微抖了一下:“是谁,想要我死?”

    “大姑娘心里应该清楚。”

    司落樱想了一下,最想她死的莫过于今日新婚大喜的木槿花,还有那个性情大变的木棉花。

    不过,何止冥王府的木氏姐妹二人,这些年,因她冥王义妹身份,与她结怨,想要置她于死地的人,何止一二。

    司落樱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剑:“我想知道,你们是冥王府的人派来的,还是受了皇室的委任?”

    “大姑娘,死到临头,你又何必去在意那些。你还是祈盼自己下辈子,生在一个平凡家庭吧!”

    大光头说完,一挥手,围着司落樱的人立刻全都握着明晃晃的利刃,冲杀向司落樱。

    一片刀光剑影之中,面色萎靡颓废的司落樱,心中眼中满是木云澈身穿大红喜袍,满脸冰霜的与他恩断义绝,还有护着木槿花的模样,不由得麻木的挥动手中剑迎敌,眼中一片死灰,身体僵硬的好似木偶一般,险些被大光头一剑劈中。

    司落樱闪避后还未站稳脚跟,便有三人举剑刺向司落樱的后心,司落樱躲避不及,眼看着就要被刺中,不由得心死的准备要随风而去。

    大花忽的怒吼一声,将攻向司落樱的三人全都撞飞,结果耳朵被大光头的宽剑斩落一块儿,鲜血顿时流了下来。

    司落樱看着大花鲜血淋漓的脑袋,眼中一片赤红,“咻”的一下子燃烧起两束火苗,大喝一声:“你敢伤大花,我要你的命。”

    漫天如流水一般的樱花剑气,气势磅礴的从洛英神剑之中涌出,惊涛骇浪一般拍向大光头等人。

    大光头等人集体释放剑气抵挡,但是雇佣他们来的人,显然低估了司落樱。

    暴怒下的司落樱,体内灵力再也克制不住,修为直接突破到坐照初期,源源不断的樱花剑气,似潮水一般涌向大光头等人。

    狂暴的樱花剑气似匕首一般划过大光头等人的身体,片刻的功夫,除了大光头,所有人全都倒在了地上,浑身上下布满了道道伤痕,鲜血于地面流淌成河。

    口吐鲜血的大光头,将宽剑拄在地上,支撑身体,看着眼前浑身散发杀气的司落樱,惊恐的问道:“你到底是谁?”

    双脚绣花鞋被鲜血浸湿的司落樱,冷眼看了一眼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众人:“从今往后,我就只是修士司落樱,一个要成为上仙的女人。”

    结果司落樱气势十足的说完这话,身体却无力的忽的向前栽倒,大花急忙将司落樱接住,驮在背上,转身向西,朝着昆仑山的方向飞奔而去。

    三日后,司落樱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昆仑墟,并被关在柴房里面,大花躺在她的身下给她当床,鸑鷟正在疯狂的拍打紧闭的柴房木门,叫骂着让人放它出去。

    司落樱嗓子好似着火一般干涸,火辣辣的疼,眼角也好似被刀割了一般疼痛,浑身无力,身上黏答答的散发着一股馊饭的味道儿。

    司落樱费力的坐起身,拍了拍大花的脑袋,然后唤还在拼命拍门的鸑鷟:“小不点儿,你在做什么?”

    鸑鷟听到司落樱的声音,立刻扑到司落樱的怀里:“小樱子,你可算是醒了。”

    司落樱脑袋好似灌了铅一般,见大花好似死了一般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立刻紧张的问道:“大花它怎么了?”

    “大花驮着你从帝都上京城跑回来,累坏了。”

    司落樱惊讶的抚摸大花的脑袋:“大花驮我跑回来的,那得用多久的时间?”

    “大花脚程快,它驮着你跑了三天,不过只跑到了雍州境内。后来是昆仑墟的人发现的你们,然后将你们带了回来。”

    司落樱点点头,然后环视了一下四周,不解的又问道:“就因为我没采回火龙须草,他们就把咱们三个关进柴房里面了?”

    鸑鷟闻言跳脚道:“还不是你带回来的那个清浅闯祸了。你知道吗,她将珍宝阁里面的东西全部都给偷走了,虚日真人出关主持大局,命人去抓你,要不是红霞真人出面拦着,那牛鼻子臭道士都直接把咱们三个的脑袋给砍掉了。”

    司落樱有些懵,不敢相信道:“清浅她怎么会把珍宝阁里面的东西全都偷走了,她不是说,就只取七彩舍利子吗?”

    鸑鷟瞪着司落樱没好气道:“小樱子,你就是太善良天真了,妖族的兴衰与你有什么关系,你管他们死不死。爷跟你说,现在的妖族,不似从前由妖神大人掌管时那般单纯与世无争,早就变得野心勃勃又贪婪。现在好了,清浅跑了,咱们三个得替她背黑锅了。”

    鸑鷟说着,让司落樱赶紧起身,将这柴房的木门击碎,她们好逃之夭夭。

    结果它话音还未落,柴房门就被人猛地用力推开,昆仑墟大师兄炎阳天带着人涌了进来,面色阴沉的看了一眼刚刚醒转的司落樱,挥手对身后的人道:“带她们出去。”

    立刻有人上前用脚将大花踢醒,司落樱不满的蹙眉,鸑鷟大喊大叫的问炎阳天要把她们带到哪里去?

    炎阳天冷哼一声:“少说废话,跟着走就是了!”

    说着推搡了一下司落樱,押着鸑鷟和大花,迈出柴房,朝着昆仑墟前院走去。

    偌大的前院站满了人,院中央摆了三把椅子,正中央坐着黑色长髯垂在胸前的虚日真人,两侧分别坐着面无表情的红霞真人,以及脸色惨白,病病殃殃的紫月真人。

    红霞真人看到司落樱,立刻道了一声:“跪下。”

    炎阳天伸手猛地推了一把司落樱,司落樱脚跟不稳,跪在了地上,大花乖顺的趴在了司落樱旁边,鸑鷟则是趾高气昂的站在了大花的身上。

    红霞真人看着司落樱道:“说吧!那个清浅是何人,如今身在何处?”

    搜狗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