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妖神传说之落樱 > 正文
第两百六十八章 辩论
作者:我是李木米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帝君暗中下令昆仑墟剿灭妖族,多年以来,昆仑墟一直在暗中秘密行动,皆是由虚日真人带着炎阳天等亲传弟子下山所为,昆仑墟的其他大多数弟子,并不知晓妖族的存在。

    殷远问司落樱是不是急糊涂了,编瞎话也不编个像样的,妖族早在千百年前,就随着妖神的魂飞魄散,跟着一起灭绝了。

    司落樱举手发誓,说清浅确实是妖族,乃是青城山白蛇一族,承袭了返祖技能。

    殷远觉得司落樱越说越离谱,问司落樱是不是看了什么没营养的书籍,生出痴梦来了。并再三肯定的表示,在这四海九州之内,早就没有妖族的存在了。

    司落樱仰头望向殷远:“那殷远师兄觉得,小不点儿它是什么?”

    殷远笑道:“这世上会说话的八哥多了,一只会说话的鸟,并不能证明或是代表什么。”

    司落樱无奈,只好说出了红杏村的事情,众人全都惊骇的说不出话来。

    过了好半晌,又是殷远笑着表示,昆仑墟虽然距离昆仑山还有一段距离,但是这里的气候也是常年严寒酷冷,附近根本不可能存在像红杏村那样四季如春的地方,让司落樱不要在信口开河的胡说了。

    沉默许久的红霞真人,忽然开口道:“让她说,说那个红杏村在哪里。”

    司落樱说红杏村外面有一个传送结界入口,但是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变换方向,当初她进去和出来的地方并不是在同一处,如今是肯定找不到了。

    炎阳天听到司落樱的话,立即表示司落樱就是编造了一个无法被证实的谎言,为自己开脱。必须严惩,以儆效尤。

    红霞真人不语,看向虚日真人,虚日真人清了清喉咙,然后沉声道:“司落樱不守门规戒律,惹出这般事端,自然是难逃责罚。你若是肯老实交代清浅的底细和去向,将功抵罪,本真人便饶你一条小命。若是执迷不悟,死活不肯交代,那就不要怪我不念同门之情。”

    说着一挥手,便有几名执法弟子上前,两人上前按住司落樱,一人高高举起了打神鞭。

    司落樱连呼冤枉,她确实不该因一时心软,将清浅带到山上,但是她确实不知清浅会杀人窃宝。

    虚日真人猛地一拍桌案,厉声喝道:“司落樱,都到了这般田地,你还不肯老实交代。你知不知道,清浅偷走了封印祝清流的金丝茧蛹,若是一旦那个魔头被放出来,天下必将大乱,你可知这罪过有多严重。”

    司落樱看了一眼神辉灿灿的打神鞭,吞咽了一下口水:“回禀真人,清浅她确实是青城山白蛇一族的妖族,她也绝对没有偷金丝茧蛹。”

    虚日真人闻言眯起眼睛:“你知道是谁拿了金色蚕茧对不对。说,是不是你?”

    司落樱看向站在虚日真人椅子身侧的炎阳天,炎阳天顿感后脑勺发凉,神经一下子紧绷了起来。

    众人顺着司落樱的目光,全都看向炎阳天,虚日真人也注意到了异样,立刻唤了一声炎阳天的名字。

    炎阳天急忙上前行礼,然后看向司落樱:“这位落樱师妹,自从你上山之后,你我不曾见过几面,你为何要这般陷害冤枉我?”

    司落樱先朝红霞真人施了一礼,然后与炎阳天对峙道:“那日真人罚我禅定辟谷三日,我晚上饿极了,便偷溜出去找吃的。然后就看到炎阳天师兄鬼鬼祟祟的进了三清殿。出于好奇,我也跟着偷偷进去。然后就看到师兄从供桌案台后面的暗室内,取走了金丝茧蛹。”

    炎阳天额上登时冒出冷汗,原来他那日感觉被人跟踪并非是错觉。但他不能承认,否则以他师父虚日真人的脾气,一定会将他赶出昆仑墟。

    炎阳天呵斥司落樱是一派胡言,竟然为了摆脱自己的嫌疑诬陷他。肯定是因为司落樱知晓祝清流那个魔头斩断了他一臂,觉得他心里怨恨祝清流,便顺理成章的将偷盗金丝茧蛹的罪名安在他身上。

    司落樱之前从暖暖等同门口中,没少听到有关炎阳天的事情,都说他善妒,好胜心强,因此一直妒恨祝清流,就算祝清流被赶出昆仑墟,他也未能释怀。

    这些年,曾经多次组织昆仑墟下山追杀祝清流。

    但是因为祝清流得到了魔神之力,修为已经到了仙成大成期,以炎阳天的实力,根本伤不到祝清流一根汗毛,也因此,炎阳天愈加恼恨祝清流。

    司落樱见炎阳天不肯承认,还反咬他一口,便把炎阳天是如何操作暗室内高脚台的机关,取走的金丝茧蛹,一五一十的说了一便。说若不是她亲眼所见,去哪里能够知晓三清殿内有暗室,又如何知晓里面的机关。

    虚日真人闻言立刻看向炎阳天,炎阳天急忙矢口否认,司落樱便把之后炎阳天带着金丝茧蛹前往昆仑山,半路上遇到巡逻的缘生缘灭二人的事情,也全盘托出。

    炎阳天见事情败露,仍嘴硬不肯承认,瞪向司落樱:“落樱师妹这是打算把缘生缘灭师弟二人的死,也嫁祸推到我的身上吗?”

    司落樱见炎阳天抵死不承认,便沉下脸:“我与炎师兄又无恩怨,为何要平白无故冤枉你?”

    炎阳天立刻黑着脸回道:“那是因为你知道我与祝清流有仇,所以顺势嫁祸于我,我只不过是受了无妄之灾!。”

    “那你说,我若不是亲眼看到你的所作所为,又是如何知晓金丝茧蛹被放置三清殿暗室内,又是如何知晓那晚是缘生缘灭两位师兄当值?”

    炎阳天撇嘴:“谁知道你是不是与哪位师兄弟交好,从其口中套出了这些话。”

    炎阳天说完,不再理睬司落樱,朝虚日真人跪倒叩首:“师父,我从小便跟在你身边,你知晓我的为人。我曾经确实嫉妒过祝清流,但后来与他不睦,完全是因为他叛离山门,杀害我昆仑墟同门手足,还与魔族来往密切,绝不是因为个人恩怨与其过不去。所以请您一定相信徒儿,徒儿绝对没有偷窃封印了祝清流的金丝茧蛹。请您为徒儿做主,严惩这个满口谎言,诋毁徒儿名声,还带清浅那个魔女上山,杀人窃宝的叛徒。”

    搜狗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