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妖神传说之落樱 > 正文
第两百六十九章 发誓承诺
作者:我是李木米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虚日真人知晓炎阳天与祝清流之间的恩怨,若是封印祝清流的金丝茧蛹真的被其偷走,那么现在应该已经被消灭了,这样便是最好不过了。

    虚日真人眯眼看着炎阳天道:“为师信得过你。但不管你有没有偷窃金丝茧蛹,为师问你,你可知封印祝清流的金丝茧蛹下落?”

    炎阳天看着虚日真人的眼睛,犹豫再三,四两拨千斤的回道:“感谢师傅相信徒儿。只是徒儿确实不知金丝茧蛹现在何处。不过,祝清流那魔头恶事做绝,自是多行不义必自毙,肯定不会再活着出现。”

    虚日真人将这话听在耳中,自行理解为炎阳天已经将祝清流处理掉了,便安下心来,偏袒道:“既然你与这件事情无关,便起身吧!”

    司落樱闻言气得差点儿没背过气去,心说虚日真人能偏袒得再明显一点儿吗?

    司落樱看向红霞真人,红霞真人恼司落樱说谎带清浅上山,致使昆仑墟宝物尽失,不肯帮司落樱说话。

    虚日真人抓着司落樱带清浅上山这件事情不放,要惩罚司落樱,用打神鞭打司落樱三下,将其赶下山。

    打神鞭乃是神器,这若是打在司落樱身上,一下便可废她修为、二下便可除她仙根、三下恐怕司落樱就要成为终身残废了。

    四皇子巫马焕闻言,急忙上前跪倒,替司落樱求情。

    平日里与司落樱交好的暖暖几人也忙上前跪倒,替司落樱求情。

    木绒花见外人都替司落樱求情,她这个名义上与司落樱乃是姑侄关系的人,也不能就这样干站着,忙也上前跪倒,看似好心的求情建议道:“还请真人高抬贵手。虽然落樱姑姑她有错,但罪不至死,恐怕这三鞭子下去,她的一条小命就没有了。不如就只打两鞭子,废了她的仙根便可。”

    司落樱瞪了一眼木绒花,然后看向虚日真人,似当年入国学府时,面对良笙教士的不公正对待时一般,朗声道:“真人如此偏袒的处决,我不服。”

    昆仑墟上下的人,除了红霞真人之外,哪个人胆敢顶撞绝对权威的虚日真人。司落樱的抗议,立刻惹恼虚日真人,他猛地一拍桌子:“你好大的胆子,竟敢质疑本真人!”

    这时,冥王府大小姐木芙蓉冉冉走出,朝虚日真人与红霞真人,还有紫月真人盈盈一拜,然后看向虚日真人道:“真人因师徒之情,相信炎师兄不会做出偷窃杀人之事儿。我与落樱姑姑也有姑侄之情,也相信她乃是受奸人所骗,才会令昆仑墟尽失宝物,并非有心所为。既然昆仑墟丢了宝物,那么就由落樱姑姑负责找回。若是她找不回,我们冥王府愿意赔偿。”

    炎阳天因为司落樱检举他,对其怀恨在心,听到木芙蓉要赔偿了事,便嘲笑道:“昆仑墟丢失的宝物,说出来你恐怕都未听说过,你能赔得起吗?”

    木芙蓉微笑着看向炎阳天:“炎师兄,你是看不起冥王府吗?”

    四皇子巫马焕也顺势跳出来表示,他府上这些年也收罗了不少宝贝,愿意捐献给昆仑墟,替司落樱作为赔偿!

    炎阳天敢欺辱司落樱,但绝对不敢与冥王府和人族皇室叫板,一时被堵得哑口无言。

    司落樱立刻感激的看向替她说话的木芙蓉,又朝巫马焕竖起了大拇指,小声道:“够朋友!”

    眼看着情势扭转,司落樱受罚被赶下山的事情就要不了了之,木绒花忽然哭出声来,一边抹泪儿,一边对木芙蓉道:“大姐姐还不知道吧!落樱姑姑因为云澈大哥与槿花姐姐结婚而大闹冥王府,如今已经被逐出冥王府了。从今往后,她再也不是冥王府的人了,咱们与她的情分,也断了。而且,云澈大哥与槿花姐姐的婚事儿,乃是冥王大人亲自指婚,冥王大人知晓落樱姑姑反对这门亲事儿,十分气恼,绝对不会帮忙解决落樱姑姑惹出的祸事儿。落樱姑姑真是可怜啊,以后没有了冥王府撑腰,又失去了仙根,她该如何活啊!”

    总是微微扬着嘴角浅笑的木芙蓉,闻言脸色一变,急忙看向司落樱:“此事儿当真?”

    已经过去三天了,司落樱心底的伤痕丝毫没有愈合的迹象,如今又被木绒花扎了两刀,顿时再次变得鲜血淋漓,不由得脸色变得苍白起来。

    但她还是高傲倔强的仰起头:“没错。我确实已经与冥王府恩断义绝。既然昆仑墟因我失了宝贝,我便在此立下誓言,就算穷尽一生,也要把昆仑墟丢失的宝物如数寻回。且我轻信清浅,理应受罚。至于其他罪行,我皆不承认。”

    红霞真人闻言,猛地拍了一下桌子:“好。既然你认罪,那么就责罚你受刑一鞭。”虚日真人还在气恼司落樱顶撞于他,不肯轻易放过司落樱,坚持要废了司落樱的仙根。说他对司落樱有所耳闻,不是一个安分守己的人,若是这样的人日后修为变高,说不定会闯出多大的祸来。

    跪在地上的四皇子巫马焕,“噌”的一下子站起身,用手中的扇子敲掉膝盖上面黏着的尘土,然后声音不疾不徐的对虚日真人道:“真人,昆仑墟以贤明通达闻名,处理这般事情,我记得需要山上的三位真人一同表决吧!”

    虚日真人还未说话,炎阳天便呵斥巫马焕没大没小,竟敢用这种语气与真人说话,是不是仗着自己的皇子身份儿,完全不把昆仑墟放在眼里,是不是也想被赶下山?

    巫马焕看都未看炎阳天一眼,只是对着虚日真人道:“我母后教导我做人要公正公平,相信真人也是这般教导弟子的。绝对不会在还未查明事情的真相之前,便轻易下结论,毁掉一个人的一生。”

    虚日真人被说堵得哑口无言,半晌后才道:“好,那就由三位真人一起表决。之后无论结果怎样,你等都不能再有任何异议。”

    说完,看向紫月真人:“师弟,你对此事儿有何看法,是否赞同我的决定?”

    记住手机版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