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妖神传说之落樱 > 正文
第两百七十三章 早日找到属于自己的母老鸹
作者:我是李木米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七日的禅定辟谷修行,并不似想象那般难以忍受,一眨眼便过去了。

    其实,司落樱在第三日的时候就忍不住了,曾经敲门哀求守门师兄给她一口吃的。结果被守门师兄臭骂了一顿,还把来给司落樱偷偷送吃的鸑鷟捉了个正着,鸑鷟差点儿就成了当天晚上改善伙食的菜肴。

    守门师兄对待司落樱如此大火气,完全就是因为之前大花吃了园子的两株火龙须草,弄得现在园子瓜果蔬菜都死绝了,只还有几株耐寒的果树,病病殃殃的生长着,依靠自己的毅力,在适应严寒气候。

    吃不到新鲜蔬菜的昆仑墟众弟子集体便秘,每天茅房都传出一阵阵如同野兽一般的嘶吼和哀嚎,上个茅房堪比打仗一般精彩!

    巫马焕也曾经来给司落樱送吃的,想要贿赂守门的师兄,结果险些也被关了禁闭。

    后来,司落樱两眼泛光,流着口水盯着夏温三天,才硬是咬牙挺过了七日禅定辟谷的惩罚,出禅房的时候,她扶着门框站了好一会儿,才有力气走出去,脸都变成了菜青色,就像是被黑山老妖吸收了所有精气一般,下眼袋黑得都能扮成熊猫了。

    反观一起受罚的夏温,就跟没事儿人一般,一看就经常被罚禅定辟谷,都已经习惯了。

    鸑鷟和大花,还有端着小米粥的暖暖,全都等在门口。

    鸑鷟一看到司落樱被放出来,立刻飞扑上前,结果司落樱好似捕鸟的猫儿一般,一下子闪过鸑鷟,扑到暖暖的近前,连锅端起热乎乎煮得稀烂的小米粥,咕噜咕噜喝了起来。

    在喝完了一整锅小米粥之后,司落樱抹了抹嘴,一把搂住暖暖,说她最爱贴心善良的暖暖了。以后不管是谁娶了暖暖,都是祖上烧了八辈子的高香。

    说着,她环视周围,没有见到巫马焕,十分不满的表示自己这个青梅竹马,没事儿的时候就会在她耳边絮絮叨叨,有事儿怎么就跑不见踪影了?

    暖暖笑着告诉司落樱,今天有下山的任务,巫马焕被叫到前院集合,准备出任务去了。

    司落樱正要问是什么任务,忽然呼啦啦来了一帮人,二话不说就架着司落樱与夏温,往前院走去。

    来到昆仑墟前院,就见院中站了不少人,开始从新掌管昆仑墟大小事务的虚日真人,看到夏温和司落樱,立刻道:“山下的巡卫队,发现了妖族的踪迹,你们两个负责带一小队,去找到那些妖族,询问红杏村下落,追回失窃的宝物,并将杀害缘生缘灭二人的凶手逮捕回来。”

    司落樱闻言不禁发问道:“真人,我能不能先吃个饭再下山?”

    虚日真人瞪眼:“你要不要睡一觉再下山?”

    司落樱没眼力见的回道:“那太好了。我现在正好又困又饿......”

    司落樱话还未说完,夏温就在耳边拦阻道:“你不想长眠,就赶紧闭上嘴巴!”

    司落樱见虚日真人面色难看,急忙闭上了嘴巴,结果巫马焕又跳出来向虚日真人提要求道:“真人,我想和小樱一队,一起下山出任务。”

    虚日真人鼻子都要气歪了,心想自己只是才一年没有主持昆仑墟的事物,这昆仑墟的风气怎么就变成了这般不成体统,不禁怒喝道:“胡闹,下山执行任务又不是玩耍,不许挑三拣四。”

    说完一挥手,让夏温与司落樱带领的一小队,以及殷远和木芙蓉所带领的另外一小队,一同出发。

    下山的时候,巫马焕不好好呆在自己的队伍里面,一直围着司落樱嘘寒问暖,木绒花见了,不禁撇嘴:“落樱姑姑如今突破到坐照级别,即使不去闯铜人阵,也具有白衣青带弟子的资格了,可以公开和四皇子谈情说爱了,正好忘记已经与槿花三姐姐成婚的云澈大哥。”

    木绒花每一次张口,都是直戳司落樱的心窝子,非得把司落樱心头渐渐愈合结痂的伤口从新划开,她才开心!

    司落樱听到木云澈三个字儿,心里还是十分的不好受,她不愿理睬木绒花,便不作声。

    鸑鷟可是不惯着木绒花,站在司落樱的肩头,瞪眼道:“小樱子与四皇子一个男未婚,一个女未嫁,你管得着吗?”

    木绒花也不恼,朝鸑鷟笑了笑:“那我祝愿你也早日找到属于自己的母老鸹!”

    鸑鷟闻言气得跳脚,扑闪着翅膀就要挠死木绒花,结果大花抢先一步,将木绒花撞了一个屁股蹲,然后跑回司落樱脚边邀功。

    摔得不轻的木绒花从地上站起,气得就要抓大花算账,这时两支队伍刚好出了山门,便拱手相互告辞。

    临行时,巫马焕对夏温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照顾好司落樱,若是回来司落樱少了一根毫米,他一定要找夏温算账。

    司落樱让巫马焕不要太夸张,巫马焕表情忧伤道:“小樱,我就你这么一个朋友,可不想你出什么事情。”

    司落樱有些感动,伸手拍了拍巫马焕的肩膀,表示她自己能够照顾好自己,也让巫马焕保重,若是遇到危险打不过,就躲在人后,不要嫌丢脸。

    殷远之前与司落樱一起出过不少任务,表示他会照顾好巫马焕,让司落樱放心,并笑着让司落樱听夏温的话,不要再四处乱跑,小心再走丢了。

    司落樱不好意思的搔搔头,表示一定会跟紧夏温,然后与对她依依不舍的巫马焕,还有殷远等人告别。司落樱骑着大花,与鸑鷟一边聊天,一边跟在队伍的最后,前往附近的一条溪谷。

    鸑鷟有些担心的偷瞟司落樱,司落樱看在眼中,让鸑鷟有屁就放。

    鸑鷟迟疑了一下,然后有些火大道:“爷是气恼木云澈那个薄情寡义的混蛋,担心你这闲下来,会想起他而感到伤心。”

    司落樱表情淡然的表示鸑鷟完全不用担心,她早就把木云澈那家伙抛到九霄云外去了。这一周的禅定辟谷,她悟出一个道理,儿女之情是修行之道最大的绊脚石,她以后要断情绝念,一心追求大道通天。且那些狗屁感情在挨饿面前,简直是不值一提,都没两个热腾腾的馒头来得实际。

    记住手机版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