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妖神传说之落樱 > 正文
第二十九章 爷传你仙术
作者:我是李木米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鸑鷟要求司落樱带上它,司落樱疑惑的问为什么?

    鸑鷟眨了一下小黑眼珠道:“因为你的血液污染了爷我的神体,所以你就必须得对爷负责。”

    司落樱撇嘴不屑道:“姑奶奶我可不带没用处的废物。”

    听到司落樱看不起自己,鸑鷟立刻跳脚道:“你丫的才是废物,你全家都是废物。爷可是四凤之一的水之神鸟鸑鷟,你只要带着爷在身边,爷传你仙术。”

    司落樱不为所动道:“入了国学府,进了昆仑墟,我就能学仙术了,无需你这个满口谎言,不靠谱的笨鸟教。”

    鸑鷟见司落樱油盐不进,便放低姿态,柔声道:“爷我会炼丹,还能识别神器,你带着我,好处多多,有助于你加快修行的脚步。你不想,早日脱离冥王府吗?”

    司落樱觉得鸑鷟还有点儿脑子,最起码,眼力见儿很快,看出她在冥王府过得不好,想要尽快脱离苦海,并抓住这一点儿进行引诱。

    不过,司落樱觉得鸑鷟这家伙一肚子心眼儿,说不定哪天,就把她给卖了!

    鸑鷟捕捉到司落樱眼中一闪而过的不信任,忙指着金斧头为自己加分道:“你可知,这把金斧头,并非是普通的斧头,而是一柄神器。”

    司落樱蹙眉,鸑鷟忙解释道:“这柄金斧头,就是传说中的上古神器‘盘古斧’,原被封印在昆仑上的建木神宫内,千年前神魔大战时,建木神宫被毁,众多神器遗落人间,不知所终。如今,盘古斧有幸被你所得,说明你乃是有造化之人!”

    盘古巨神用来开天辟地的盘古斧,有分天开地,穿梭太虚之神力。这种传说中的宝贝竟然落在了自己手上,司落樱怎么觉得自己好像是被忽悠了,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讥诮道:“你当我是三岁的小孩!”

    鸑鷟立刻举起小翅膀,表情真挚的信誓旦旦保证道:“爷发誓,真没骗你。若是爷说谎,就罚爷掉毛!”

    司落樱仍旧有些怀疑道:“我试过了,这斧头根本发挥不出一丁点的神力,你少忽悠我。”

    鸑鷟闻言气急:“你丫的从小是被人骗大的嘛,怎么这么不相信人。爷都说了,这是一柄神器,当然得输入神力才能使用,你以为什么阿猫阿狗的,随便都能操控神器吗?”

    鸑鷟说阿猫阿狗的时候,一脸鄙夷的瞥了司落樱一眼,口气透着浓浓的看不起,这下子可惹毛了司落樱,差点成了烤鹅。

    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而且,鸑鷟觉得司落樱这家伙绝对是夜叉转世,没事最好少招惹她,便笑着继续引诱道:“不过你放心,只要你将爷带在身边,等爷恢复神力后,爷帮你驾驭这柄神器盘古斧。”

    鸑鷟前面铺垫了一大堆,最终目的还是说服司落樱带上它。

    司落樱觉得,鸑鷟虽然十分的不太靠谱,但饿了时,还能烤着充饥,也并非一无是处,便点头道:“我可以将你带在身边,但你若是敢骗我,算计我,小心我拔光你的毛。还有,你的名字不好听,绕口还难写,以后就叫黑豆吧!”

    鸑鷟若是知道司落樱打的是拿它充饥的打算,定是死活也不会想要跟着司落樱。

    但眼下它只是觉得司落樱给它起的名字太过屈辱,登时跳脚反抗道:“你还叫高粱、玉米、绿豆儿。你个没毛的低等生物,凭什么给爷改名字?”

    司落樱用手戳了一下鸑鷟的脑袋,笑道:“因为我是你的主人。还有,我没给你这个白肚皮黑脊背的家伙起名叫太极图,已经很给你面子了。”

    “什么狗屁主人,爷才不承认你这个没毛的丑娃子是我主人。”

    “那你就依靠自己的力量,在这帝都上京城生活下去。不过,若是你一会儿走在大街上,被人抓去烤着吃了,我可不管。”

    这是多么赤裸裸的威胁,脱了毛不如鸡的鸑鷟,再一次尝到了龙游浅水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的滋味,咬牙暗道:没毛的丑东西,你给爷等着。等爷恢复了神力,看爷怎么收拾你!

    握紧小拳头的鸑鷟,最后只好妥协:“反正,爷不能叫黑豆这个名字!”

    “那好,就叫小不点儿吧!”

    鸑鷟无奈,最终屈服在司落樱的淫威下,承认司落樱是它的主人,并接受了小不点儿这个令它恨得牙根痒痒的新名字。

    司落樱与小不点儿鸑鷟达成了共识,结为同盟,从今日开始连手,准备日后给冥王木寒水好看。

    司落樱虽然一夜未眠,但是吃了神卵蛋片后神清气爽,浑身充满了力气。

    现在,只要钻出这个木门,她就能重见天日,进入国学府,从此走上康庄大道。

    结果,她撅着屁股,身子才从柴房门探出一半儿,身前就被一个黑影挡住了。

    司落樱暗叫一声“倒霉”,而此时,还被堵在门内的鸑鷟,不断的用脚踢司落樱的屁股,催促她不要停下,快点儿爬出去。

    司落樱都快要被气死了,若不是鸑鷟刚才拦住她,她早就逃之夭夭了。

    司落樱无奈的抬起头,看是哪位过路神仙拦住了她的去路,结果就看到了木云澈,正意味深长的笑着看她。

    司落樱立刻露出一个讨好的笑脸:“小澈澈,你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身体感觉怎么样?”

    木云澈抬脚踢了司落樱支撑在地面上的手臂一下,司落樱立刻便趴在了地上,心中不禁暗骂木云澈是个损人不利己的大混蛋!

    不过现在的司落樱就是方才的鸑鷟,人在矮檐下,必须得低头!

    司落樱笑着抬起头,讨好的笑着对木云澈道:“小澈澈,你还没吃早饭吧。快点儿去吃早饭,早餐很重要,不要饿肚子,小心长不高。”

    司落樱一边说着,一边继续努力往外爬。

    木云澈蹲下身,用一只手抵住司落樱的脑袋,笑而不语。

    司落樱见讨好没用,就没好气说没时间陪木云澈玩儿,让他快点儿放手!,

    木云澈不为所动道:“你昨天偷跑出府,被罚关进柴房自省,竟然还敢偷跑,我看你是一点儿都没有得到教训,不长记性。是不是,得说把你赶出府,你才知道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