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妖神传说之落樱 > 正文
第两百八十四章 争论
作者:我是李木米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    妖族各族的新锐族长,虽然修为有高有低,但是配合十分默契,没多久,便开始压制虚日真人。

    之前祝清流大闹昆仑墟,虚日真人肉身被毁,前不久才刚刚成功的重塑肉身,修为下降了很多,如今以一敌数众,又都是天生力量惊人的年轻妖族族长,体力随着时间的推移,下降得越来越明显,头上的汗珠好似雨后春笋一般,不停的往外冒,渐渐连成一片,好似瀑布一般流下。

    红霞真人对付三大魔将再加上一个魔族公主,也是十分吃力,若是长此久战,必定寡不敌众。

    紧握双拳的司落樱握着九梅渐渐冰冷的手,看着昆仑墟受伤的弟子,都伤势严重,有不少人的手脚皆被废,以后恐怕都不能再继续修行了。

    这些个妖族的新锐族长,是摆明了要彻底断了昆仑墟的传承啊!

    暖暖因为九梅之死,哭得十分伤心,泪水是止也止不住。

    一边安慰痛哭流涕的暖暖,一边恼怒道:“如今的妖族是怎么了,怎么会变得如此心狠手辣,这摆明了是不想给昆仑墟留活路。”

    四皇子巫马焕蹙眉,他完没有想到,妖族与魔族竟然已经成长到如此厉害的地步,而反观他们人族,这些年因为内斗,完是毫无进步可言,不禁握紧了拳头。

    司落樱朝将洛英宝剑握在手中,对因状况不容乐观,而逐渐开始心灰意冷的昆仑墟众弟子道:“妖魔两族欲灭我们昆仑墟,我们不能就这样束手就擒,引颈受戮。有谁愿与我一起并肩作战,将犯我昆仑墟之境的敌人,都驱逐出去?”

    暖暖闻言立刻用袖子擦掉脸上的泪水,站在司落樱身侧,愤怒道:“九梅师姐平日里待我们虽然严厉了一些,但也是为了我们能够勤奋刻苦修行,我与之相处十余年,情同姐妹,不能就让她这样枉死,我要给她报仇。”

    四皇子巫马焕也上前一步,脸上不再似往常那般嬉笑,表情严肃的正色道:“个人恩仇要报,种族荣辱更要维护。今日,妖魔两族若是屠尽我昆仑墟,明日,千千万万的人族无辜百姓就要备受欺压凌辱。身为人族修士,吾等绝不能让妖魔两族站在人族头上作威作福。”

    此言一出,立刻有人大声呼应道:“对,绝对不能让妖魔两族站在咱们头上拉屎!”

    司落樱提着剑,朝紫月真人施礼:“真人,莫要阻拦我,妖魔两族实在欺人太甚!”

    头戴动物面具的妖族新锐族长,出手确实太过狠毒,摆明了要彻底摧毁昆仑墟的传承。紫月真人叹了一口气,环视司落樱等几名最后剩下未出战的弟子,正欲开口时,木绒花忽然跳了出来,冷脸的对司落樱道:“司落樱,你是何居心?”

    司落樱心头正窝火,见木绒花不分时宜的跳出来挑事儿,立刻冷脸道:“木绒花,你现在最好别招惹我,否则不要怪我对你不客气!”

    木绒花摆出一副不畏惧威胁,大义凛然的样子:“司落樱,你居心叵测。他们不了解你,但我知道你。你想要我们剩下的这几个人去送死,然后将四皇子交给魔族,好用其来要挟帝君帝后。你也顺势被俘,然后好让魔族用你来胁迫冥王大人。到那时,人族才是要彻底的走向末路了!”

    司落樱闻言挑眉:“木绒花你若是胆小怕死不敢上阵就明说,不要胡编乱造找借口诬陷我!”

    木绒花“呸”了一口,握着剑凑到紫月真人的身边,情绪激动道:“真人,你绝对不能同意司落樱带着四皇子去冒险。”

    司落樱立刻道:“那就让小焕留下。”

    巫马焕闻言上前一步,正欲开口,却被木绒花抢先道:“他不仅要留下,你也得留下。你们二人,都绝对不能出战!”

    木绒花再次看向紫月真人:“真人,别人不知道司落樱的底细我知道,你现在必须得找人将她看起来,否则她一会儿与魔族来一个里应外合,将四皇子送到敌人手中,到时就晚了!”

    木绒花的话引起一些人侧目,开始悄声议论,木绒花同司落樱一起生活在冥王府十多年,肯定知道彼此的底细,如今木绒花一口咬定司落樱与魔族勾结,难免令人产生怀疑。

    四皇子立马跳出来给司落樱担保,表示他也是从小便认识司落樱,司落樱心胸豁达,单纯善良,绝对不会与魔族勾结。

    暖暖和几个平时与司落樱交好的人,也都纷纷力挺司落樱,让木绒花无凭无据不要乱说话。

    更是气急败坏的跳出来大骂木绒花才是居心叵测,从前在冥王府欺辱司落樱也就算了,如今大敌当前,昆仑墟面临生死存亡的关头,竟然还敢胆大包天的跳出来冤枉司落樱,真是其心可诛!

    木绒花一脸委屈的对暖暖等人道:“你们这帮笨蛋,都被司落樱表面装出来的善良给骗了。”

    说完,她看向紫月真人:“真人,我发毒誓,绝对不能让司落樱离开这里,否则她一定会趁机对昆仑墟不利。”

    紫月真人凝视言辞恳切的木绒花双眼:“口说无凭,你可有她通敌的证据?”

    木绒花冷笑一声:“根本不需要什么证据,因为她就是......”

    木绒花的话还未说完,受伤退回阵地观战的炎阳天,忽然大喝一声“师父。”

    所有人忙朝战场望去,只见凤朝云手中的火翎双剑,狠狠的斩在虚日真人的胸前,顿时蹿起一丈多高的火苗,将虚日真人的黑色长须一下子就给烧光了。

    受伤的虚日真人连连向后倒退数步,脸被熏黑得好似烧焦的烤鸡一般,胸口处有一条一臂长的伤口,焦黑一片,散发着烤肉的味道儿。

    虚日真人受伤,红霞真人不免分心,一不小心,手臂就被蛇鳞鞭狠狠抽了一鞭子,登时皮开肉绽。

    紫月真人见状,再也安耐不住,飞身冲进战场,一把扶住受伤的虚日真人,担心的问道:“师兄,你没事吧?”

    司落樱也因为担心受伤的红霞真人,想要冲入战场,但却被冷着脸的木绒花一把拉住。

    司落樱不由得冷下脸来,一把甩开木绒花的手:“我已经忍你很久了,你若是再这般胡搅蛮缠,小心我对你不客气。”

    木绒花挑眉道:“你不是一直都想要弄死我们这些人吗,现在妖魔两族攻打昆仑墟,正是你趁乱动手的好机会,你还等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