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妖神传说之落樱 > 正文
第三十章 踏早青的少年
作者:我是李木米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卡在柴房门洞中间的司落樱,感觉自己像是驮了十袋儿大米的骡子,腰都快断了,十分难受。又不禁想起昨天的遭遇,心里顿时感觉十分的委屈,忍无可忍的黑着脸对木云澈道:“都怪你,要不是你像个花蝴蝶一般招惹木槿花,木槿花也不会犯花痴的找我麻烦,把我关进柴房。所以,你这个花蝴蝶,赶紧给我走开,我最讨厌你了。”

    司落樱说着,竟流下泪来,木云澈以为司落樱是装的,继续抵着司落樱的头道:“木槿花待你不好,只是因为你无能,与我何干?”

    司落樱流着泪,呜呜咽咽道:“当然和你有关系,还有那个冥王木寒水。你们为什么要把我困在这里,我想离开冥王府,以后永远也不要再回来了。”

    木云澈闻言,眸光忽的转冷,猛地收回手,站起身,定定的看着跪爬在地上的司落樱,用从未有过的冰冷声音,拧眉反问道:“你说你想离开冥王府,永远都不再回来了?”

    司落樱扬起挂着泪痕的小脸,语气决绝又坚定道:“对,我要永远离开冥王府,再也不要见到你们这些恶魔了!”

    木云澈脸上的表情变得更加阴沉,司落樱知晓自己把心底话说出来,这代表她以后在冥王府的日子,会变得越加不好过。

    但是这些年,她积压在心底的委屈和不甘,像是一个装满了水的水桶,再也承载不了,溢了出来!

    木云澈盯着司落樱的双眼,眼神像是刀子一般,透着寒气:“你一心想要通过国学府会试,然后去昆仑墟修道,目的就是为了永远的离开冥王府?”

    司落樱没有躲避木云澈审视的目光,再次眸光湛湛的点头道:“对。我又不是木槿花她们,没有讨好你和木寒水的爱好。我想要增进修为,就是想要有朝一日,离开这个该死的冥王府。”

    既然话都说开了,就没有必要再继续藏着掖着了,司落樱这一回,算是豁出去了。

    “冥王府就没有一点儿令你眷恋的东西吗?”

    木云澈的眼底,透着一丝的悲伤,司落樱终于从柴房门洞内脱身,她站直身体,直视木云澈,朗声道:“我脑袋又没有被驴踢,会眷恋在这里找虐。实话告诉你,我讨厌冥王府上下的每一个人。哦对了,除了红桃,等我离开冥王府的时候,一定会带上她,然后给她找一个好婆家。”

    木云澈苦笑:“司落樱,你就是一个忘恩负义的小白眼儿狼。”

    司落樱一边用力的拍打衣服上面的尘土,一边愤恨的对木云澈道:“木云澈,我感谢你昨晚替我挡了一飞镖,但我也费力把你背了回来,咱们算是扯平了。至于你与冥王府那几朵妖花这些年对我的特殊‘关照’,以及冥王大人木寒水对我不闻不问的养育之恩,我都会铭记于心。日后,有机会再一一相报!”

    司落樱说完,朝着后门走去,木云澈看着司落樱的背影,冷声道:“你觉得,就凭你聚气三级的那点儿不入流的本事儿,能够通过国学府的会试吗?”

    司落樱自信满满,头也不回道:“只要你不暗中使绊子,我就一定能够通过。”

    木云澈站在原地不动,目送司落樱:“希望你这盲目的自信,会给你带来好运。”

    司落樱没再言语,只是朝后摆了摆手,木云澈冷哼一声:“司落樱,冥王府可不是你说想要离开,就能离开的!”

    司落樱握紧了拳头,飞身越出墙外,木云澈看着墙角被踩踏进泥土的一朵小花,脸上挂了一层寒霜!

    一丝黑气忽的从木云澈心脏内钻出,好似一条黑色毒蛇一般,紧紧地缠住他的心脏,痛得他忍不住仰天长啸一声,漆黑的双眸登时蒙上一层绛色,但很快便稍纵即逝。

    木云澈身形一闪,越出墙外。

    一个俏丽的身影从柴房后走出,嘴角挂着一丝狞笑。

    鸑鷟像个皮球一般,越过院墙,跳到了司落樱的肩头,惊讶的发现司落樱竟然在默默流泪,不由得问道:“怎么,你喜欢那小子?”

    “鬼才喜欢他!”

    “那你哭什么?”

    司落樱是在哭自己这些年受尽了折磨和屈辱,终于迎来了曙光!

    今天无论如何,她也要通过国学府的会试,让冥王府的那些人看看,她也不是好欺负的。

    司落樱朝着帝都上京北区方向飞奔,忽然迎面走过来一个脚步匆匆之人,与她撞在了一起。

    “对不起。”

    撞到司落樱的高个少年,身穿一件儿十分骚包的明黄色绣花长袍,笑着对司落樱说了一声抱歉,便要离去。

    司落樱反手握剑,横在黄袍少年胸膛前。

    黄袍少年看着闪烁寒光的短剑并未惊慌,仍旧笑呵呵道:“女侠,你这是要拦路打劫吗?”

    司落樱怒视黄袍少年道:“拿来。”

    黄袍少年仍旧脸上堆笑,不解的看着司落樱:“拿什么?”

    “我的钱袋。”

    “什么钱袋?”

    司落樱瞥了一眼笑容十分灿烂的黄袍少年道:“没时间同你废话,赶紧把你方才从我身上偷走的钱袋还给我。”

    司落樱从小被冥王府五朵妖花和木云澈欺负算计长到大,所以她刚才一下子就察觉到,黄袍少年是个“踏早青”的市偷,方才是故意与她相撞,趁机偷走了她身上的钱袋。

    “少跟我废话,赶紧把我的钱袋还给我,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司落樱怕耽误了参加国学府会试的时间,心内十分焦急,语气一下子就冷了几分。

    黄袍少年笑着手腕一晃,一个粉色绣着荷花的钱袋,便出现在他的手上。

    黄袍少年一脸玩味儿的看着司落樱道:“在下有眼不识泰山,请女侠海涵。不过,既然女侠也是江湖中人,便知贼不走空的道理。按照开门红的规矩,这银两,我只能还你一半儿。”

    “不行。”

    司落樱言辞坚定的拒绝,被抓了一个现行的黄袍少年,却仍旧笑呵呵的厚脸皮道:“那就四六开,我四你六,你看,如何?”

    “不行。”

    “三七开,我三你七。”

    “不行。”

    “那就二八开,我二你八,不能再低了。”

    “不行。”

    “那好,算我倒霉,一九开,不能再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