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妖神传说之落樱 > 正文
第三百零六章 神鸟之姿
作者:我是李木米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魔族公主巴罗波儿道给司落樱与木寒水一个痛快,木绒花立刻双手成爪,抓向二人的天灵盖。

    就在这千钧一发只是,天空之上忽然飞速的掠下一道黑影:“爷在此,谁敢欺负我家小樱子!”

    化身为神鸟形态的鸑鷟,像是一架直升飞机一般冲下,将木绒花直接撞飞了出去。

    四方妖帝与虚日真人闪到一边,巴罗波儿则是一鞭子抽向木寒水,欲将木寒水掠走,但被鸑鷟巨大的鸟爪一把抓住,用力一扯,巴罗波儿顿时一个踉跄,险些摔倒。

    鸑鷟悬在看空,看着下半身被鲜血染红的司落樱,登时火冒三丈:“爷只是去炼丹房吃几颗丹药的功夫,是谁把我家小樱子弄成这般模样?”

    凤九天看到鸑鷟,先是一惊,然后一喜,笑着上前施礼:“鸑鷟大人,火凤一族妖帝凤九天给您问好。”

    鸑鷟乃是神鸟,曾经还跟在妖神毕月旁边,无论是身份地位,还是修为道行,都在妖族当中备受追崇。可以说,除了妖神毕月,鸑鷟便是妖族最厉害的人,即使是妖族的四方妖帝,还有妖皇,见了鸑鷟也得客客气气。

    鸑鷟看到凤九天,登时眼睛一亮,立刻道:“小九啊!你在这里正好,快点儿把伤我家小樱子的人给我弄死!”

    凤九天闻言,尴尬的咳嗽了一声,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巴罗波儿冲着鸑鷟噗嗤一笑:“你这只黑老鸹,还真是错过不少热闹。你不知,那丫头就是被这位四方妖帝凤九天所伤,你没看到那丫头双腿上的火凤翎羽吗,那可是火凤一族翎羽所制,凤九天独有的武器。”

    鸑鷟闻言登时暴跳如雷,喝问凤九天为何伤司落樱?

    巴罗波儿又是噗嗤一笑,替凤九天回道:“那是因为你又不知,姓司的那丫头,便是转世妖神!”

    鸑鷟一双黑眼睛瞪得不能再大了,不可置信的看向司落樱:“小樱子,你就是转世妖神吗?”

    司落樱还未回答,被鸑鷟撞飞的木绒花再次现出狐尾,二话不说,异常恼怒的击向鸑鷟。

    紧跟着,带着面具的三位妖帝也向鸑鷟出手,凤九天犹豫了一下,也挥动火凤翎朝天扇击向鸑鷟。

    鸑鷟也不知道吃了昆仑墟的什么仙丹妙药,竟然大战四方妖帝与木绒花,却完全不落下风。

    之前鸑鷟并不能维持神鸟状态太久,但它如今酣战了这么长时间,仍旧保持绝佳的神鸟姿态。

    鸑鷟来到昆仑墟之后,没少与大花在上山调皮捣蛋,昆仑墟的不少弟子都被它捉弄过,害得司落樱没少挨罚。

    从前那些追着鸑鷟叫骂的昆仑墟弟子,见到如今鸑鷟这般真正的神鸟雄姿,全都惊讶不已,心道当初还好没有把鸑鷟逼急了,否则它化身为神鸟姿态,一口就能把人整个囫囵吞下肚了。

    司落樱也是头一次见到鸑鷟水之神鸟的真正实力,正在观战之时,忽感头上生风,急忙抱起昏昏沉沉的木寒水,朝一旁踉跄飞去。

    但是因为她双腿插了七八支火凤翎羽,受伤严重,没飞几步,便与木寒水齐齐跌坐在地上。

    挥着耀阳剑从空中偷袭不成的虚日真人,又再次握剑笔直的刺向跌坐在地上的司落樱,司落樱急忙抱着木寒水朝旁边一滚,但还是躲闪不及,肩头被锋利的耀阳剑划伤,鲜血一下子就流了下来。

    司落樱的左臂被木绒花的九尾震断,只有被蚩格划伤的右臂,勉强能动,如今又被虚日真人刺伤肩头,几乎到了不能握剑的地步。

    但是木寒水现在昏昏沉沉,没有任何抵抗能力,司落樱只能咬牙将剑缠在自己的右手上,一手揽着木寒水,抵抗虚日真人射来的剑气。

    只是,司落樱双腿擦着七八支凤翎羽,不是发软,踉踉跄跄,磕磕绊绊,勉强抵抗虚日真人的攻击。

    虚日真人若不是因为受伤严重,早就将司落樱与木寒水二人拿下了,且总有妖族冒出来,想要从他手上抢人。

    但就算如此,不出半盏茶的时间,司落樱与木寒水定要落到虚日真人的手中!

    木芙蓉又被发疯的木绒花缠住,巫马焕被帝后命人看守困住,鸑鷟被四方妖帝围攻,全都抽不身救助司落樱。

    双腿因流血过多,已经彻底无法站立的司落樱,拖着木寒水,不停的在地上翻滚,躲避虚日真人的攻击,地上一下子出现了数不清的血迹拖痕,触目惊心。

    虚日真人在砍翻所有冲到他近前的人之后,一剑刺中司落樱的后背,然后用滴血的耀阳剑剑尖儿指着司落樱,厉声道:“祸世妖神,今天本真人一定要替天行道灭了你,你快点儿把冥王交出来。”

    司落樱闻言看向坐在人族阵地当中的帝君:“木寒水已经不再是冥王了,也失去了半神之躯,你们还想拿他做什么。就那么担心,他会抢了你帝位,非要杀了他不成吗?”

    虚日真人见司落樱竟然胆敢呵斥人族帝君,顿时恼羞成怒的朝司落樱劈出一道剑气,司落樱避无可避,正要闭眼等死时,原本昏昏沉沉的木寒水,忽然挺身挡在了司落樱的身前。

    “噗”的一声,血花四处飞溅,木寒水胸前再添一处狰狞伤口,鲜血将其镶嵌在腰带上的玉石,都染成了玛瑙颜色。

    木寒水一手支在地上,将双眼全是泪水的司落樱挡在身后,眼神冰冷的盯着虚日真人:“帝君要本君死可以,不过必须放她走。否则本君就算是拼上一条命,也要让你们昆仑墟荡然无存!”

    木寒水虽然身负重伤,但他仍旧有仙成顶峰期的实力。上一次,一个仙成中期的祝清流,就差点儿让昆仑墟覆灭,若是木寒水不管不顾的以命相搏,那么昆仑墟真的有可能会成为废墟。

    虚日真人方才接到帝君的暗令,要杀了司落樱与木寒水,如今听到木寒水的威胁,不由得看向帝君。

    帝君面无表情的朝虚日真人微微点了点头,虚日真人便对木寒水道了一声“好”,但是下一瞬间,他便趁木寒水松懈之时,挥剑释放剑气旭日东升。

    耀眼刺目的旭日剑气,闪耀夺目光芒,如同被后裔设下的小太阳一般,击向司落樱与木寒水。

    司落樱只看到眼前一片刺目白光,好似针尖一般刺痛她的双眼,下意识便闭上了眼睛,然后就听到“砰”的一声,紧接着她就被一股异常强悍的气浪震飞了出去。

    被震飞的司落樱重重的摔在了地上,猛地喷出好几口血,挣扎着想要从地上爬起来,但是浑身的骨头都好似被震碎了一般,软绵绵的趴在地上,好似一滩烂泥。

    记住手机版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