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妖神传说之落樱 > 正文
第三百一十七章 黄雀在后
作者:我是李木米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巴罗波儿听到司落樱的招安条件,是要把妖道人张天华交出来,不禁嘿嘿一笑:“小丫头,你也知道,张天华能够复活我父皇,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把他交给你的。不过,你若是肯跟我回魔族,等他成功复活我父皇之后,我便将他交给你。”

    司落樱闻言,讽刺巴罗波儿还真是善用卸磨杀驴的伎俩,若是她真的去了魔族,等到魔族统一四海九州,成就大事儿之后,她也一定会落得与张天华一样的下场。

    巴罗波儿自然是从未想过要司落樱好好的活在这个世上,如果司落樱乖乖投降,她就会立刻用离魂术控住司落樱,将其变成完全听从自己号令的傀儡,不禁又是嘿嘿一笑:“小丫头,你没听说过太聪明,死得快吗?”

    说完,一鞭子猛地抽到前方的一颗大树之上,大树“啪”的一声立刻应声而断,砸向被大花驮在背上的司落樱。

    大花躲避不及,司落樱急忙左手挥剑,想要释放剑气,但是手臂经脉不通,无法输出真气,只能用剑劈砍砸下来的大树。

    “砰”的一声,木屑四处飞溅,司落樱在断成两截的树干中间穿过,然后就异常惊骇的看到比巴罗波儿正握着蛇鳞鞭,驻足在前方,笑看着她。

    司落樱急忙驱使大花往左转,结果又听到“啪”的一声,蛇鳞鞭猛地抽在了她的面前。

    司落樱又慌忙命大花掉头,结果蛇鳞鞭再一次抽到她的面前,将其逼停下来。

    巴罗波儿居高临下的看着司落樱,好似审判者一般:“小丫头,姐姐看在木寒水的面子上,已经放过你多次。你不要一直挑战我的耐性!”

    司落樱哼了一声,心说巴罗波儿每一次看到她,都跟猫看到老鼠一般,先是一番戏弄,然后便要将她生吞活咽了,不曾有过一丝要放过她的心思儿。

    巴罗波儿见司落樱将她的话当成耳旁风,不由得冷下脸来:“小丫头,姐姐再最后问你一遍,要不要听从我的建议,跟我回阴山魔界?”

    司落樱手中洛英神剑在身前挽了一个剑花,算是她的回答。

    巴罗波儿见了不禁面容狰狞的笑道:“既然你铁了心找死,那么我就成全你。反正就算带回去的是你的尸体,张天华也有本事将你制成活尸。”

    司落樱一听到张天华的名字便立刻咬牙切齿:“魔族公主,你与妖道人张天华一起为虎作伥,最后一定不会落得一个好下场。还有,你这么多年就没有想过,为何木寒水不喜欢你。还不是因为你心思歹毒,性子卑劣,即使重生到下辈子,木寒水也不会喜欢上你这个恶毒的女人。”

    司落樱故意戳巴罗波儿的痛处,气得巴罗波儿奋力甩动蛇鳞鞭,异常愤怒的抽向司落樱,司落樱急忙举剑相迎。

    好似雨点儿一般密集落下的鞭子,“啪、啪”作响的抽在洛英神剑之上,司落樱顿时虎口裂开,手臂连带着半边身体全都发麻,险些从大花的身上被震下去。

    巴罗波儿看到司落樱毫无还手之力,不禁嗤笑:“小丫头,昆仑墟山门一役,你不死已算万幸,就你如今这副半死不活的身躯,还想逃到哪里去,还能逃到哪里去?”

    司落樱用尽全身的力气紧握洛英神剑抵抗,并再次向巴罗波儿表明她的决心,她就算是死,也绝对不会与魔族为伍!

    巴罗波儿见司落樱一直瞧不起魔族,登时火大的大喝一声:“狂蟒乱舞。”

    霎时间,蛇鳞鞭迸射出浓郁黑色死气,在空中凝聚成数条黑色巨蟒,像是乱箭一般射向司落樱。

    司落樱身后有屠黎一直在伺机而动,闪避不了,只能举剑相迎。

    但以她现在无法输出真气的实力,根本无法对抗数条黑色巨蟒,不禁心道:“我命休矣!”

    忽然,远处飞来数道璀璨剑气,像是穿透过云层的阳光一般,射穿飞冲到司落樱近前的数条巨蟒。

    裹着劲风的黑色巨蟒,在司落樱面前从新化作一团黑色死气,被风吹淡,瞬间散尽。

    司落樱与巴罗波儿同时惊讶的望向远处,就见一群身穿白袍,头戴羽冠的昆仑墟弟子,于空中极速而来,眨眼间,就到了二人的近前。

    为首之人腰系金色腰带,左边袖管空空如也,正是昆仑墟虚日真人的亲传大弟子炎阳天。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炎阳天扫了一眼巴罗波儿,然后目光落在司落樱的身上,勾起嘴角笑道:“落樱师妹,跟师兄我回昆仑墟接受审判吧!”

    司落樱入昆仑墟山门一年,而在这一年的时间里面,炎阳天大多时间都在闭门修行,二人很少有碰面的时候。

    但是,虽然二人几乎没怎么碰面,但是炎阳天给司落樱的感觉非常不好,觉得他这个人嫉妒心太重,为人自私自利,阴狠爱背后给人使绊子。

    而昆仑墟的其他弟子,大部分人也都不太喜欢炎阳天,但他乃是昆仑墟主持真人的亲传大弟子,又备受师父的喜爱,所以没人敢招惹他。

    司落樱听到炎阳天要她去昆仑墟接受审判,便蹙眉问道:“我做错了什么,要接受审判?”

    炎阳天冷笑一声:“落樱师妹,你勾结妖族,杀我同门师兄弟,窃我镇观之宝,怎能道自己无错?”

    司落樱误信人言,带清浅上山,但她确实不知清浅会杀人,并窃走昆仑墟的所有宝物。

    司落樱知道自己并不应该将清浅带山,但她也是受人蒙蔽,已经受到了惩罚,被虚日真人刺伤了一剑,现在肩头的伤口还没有愈合。

    且木寒水,也因她受了打神鞭之刑。她已经,不欠昆仑墟什么了!

    若是昆仑墟让她将遗失宝物找回,亦或是抓捕杀害缘生缘灭的凶兽,她也是毫无怨言。

    但是,昆仑墟根本不管这些,认准她是祸世妖神,一心只想判她死刑。

    巴罗波儿听到炎阳天对司落樱说的话,登时冷笑道:“我说虚日真人的大徒弟,你们昆仑墟能不能要点儿脸。别以为别人不知道,你们想要抓司丫头回山,以此来要挟木寒水与妖魔两族对抗,令人族帝君从新统领四海九州。”

    记住手机版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