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妖神传说之落樱 > 正文
第三百四十二章 我不是任何人的替身
作者:我是李木米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司落樱见蔫蔫儿的巴罗波儿好似掉进河里面,溺水了好几天的小鸡仔,不由得疑惑的看向祝清流。

    祝清流道木寒水虽然封了巴罗波儿的修为,但是他不放心,给巴罗波儿用了江湖上的“十香软骨散”,她的身上现在是一点儿力气都没有。

    巴罗波儿看着祝清流,呵呵笑道:“曾经目空一切的清流上仙,现在却好似哈巴狗一般围着一个女人转,竟然还用上凡人这种下三滥的手段,真是可悲。”

    说着,她双眼紧盯司落樱:“你真的是司落樱,而不是妖神毕月那个贱人死而复生了?”

    司落樱没有回话,巴罗波儿用染着蔻丹的指甲一下一下的挠着桌子,发泄她心中的愤怒:“你体内的妖神之力彻底觉醒了吧,要不怎么会变得同那贱人一般模样?”

    司落樱仍旧没有说话,巴罗波儿像是被猎人杀死幼崽的母狐狸一般,眼神透着诡异的死死盯着司落樱:“你这般像她,难怪高傲如雄鹰的祝清流会向你低头,绝尘不染尘埃的上神木寒水也甘愿守在你的身边。我终究还是输了,输给了毕月那个贱人,又输给了你这个替身。”

    司落樱缓缓坐在凳子上,倒了一杯水,润了润喉:“我就是我自己,不是别人的替身。”

    巴罗波儿上下打量了司落樱一眼,然后呵呵笑道:“也是,看你现在的修为,你体内的妖神之力应该还未觉醒吧!所以,你还只是人族上仙司落樱。但是,当你体内的妖神之力觉醒,到时你觉得,你还会是你吗?”

    “你觉得,我控制不了妖神之力?”

    巴罗波儿哈哈大笑,笑司落樱太过自负:“你觉得,谁能控制得了神的力量?”

    司落樱又抿了一口茶,语气淡然:“木寒水他失去了神之躯,从神变成了上仙。而祝清流一个人族,却拥有了魔神之力。如今你还觉得,神力无所不能,神力不可控制吗?”

    巴罗波儿微微一愣,良久后才苦笑道:“这两个男人,都是为了你啊!”

    说完,她眼中哀伤荡尽,涌上无尽妒恨:“他们两个,一个为了你失去神力,一个为了你千辛万苦得到神力。那你,能够为了什么,控制住体内的妖神之力?”

    巴罗波儿说着,挺直了脊背,双眼逼视司落樱:“是你此时积怨在心中的仇恨,在支撑着你不被妖神之力吞噬。而一旦你报了仇,那么你,必定会被彻底的吞噬,渣儿都不剩。”

    巴罗波儿咬牙切齿的说完,忽的又神经兮兮的笑了,像是一个发现了水晶球秘密的巫婆,紧紧盯着司落樱。

    “还有,你没有发现,你已经悄无声息的发生了变化。如今的你,早已不再是从前的自己了。司丫头,你早就把你自己给丢了,给丢了!”

    司落樱抚摸怀中无论走到哪里都带着神卵:“我丢失的东西,都会一件件找回来。别人欠我的,我也都会一一讨回。当年你抽在我身上的每一鞭子,命屠黎打在木寒水身上的每一杖打神鞭,我也都会算得清清楚楚。妖道人张天华我一定不会留,你们魔族想要复活东夷大魔神的美梦,绝对不会实现。我会看着魔族走向衰落,你也会看着,眼睁睁的看着,却无能为力,就像十年前的我一样。”

    “司落樱,你才是真正的魔鬼。那个妖神祸世的传说,还真是一点儿都没有说错!”

    “是你们逼的。”

    司落樱这一生,原本可以在冥王府安安稳稳的修行,直到成为这四海九州最厉害的女上仙,然后做一个快乐的散修,踏遍这四海九州的每一寸土地,吃着美食,欣赏着美景,和心爱之人手牵着手,看着日出日落、大漠孤烟、沧海劲松!

    然而,如此简单的愿望,却被一群怀揣各种欲望的人,彻彻底底的扼杀了!

    司落樱没有任何话再与巴罗波儿说,她站起身,冷冷的警告:“安静的待着,我不会杀你。但别逼我杀了你。”

    有气无力的巴罗波儿,奋力的仰起头,双眼好似毒蛇一般恶毒的盯着司落樱:“司落樱,你永远都不会得到你想要的。即使你得到了一些东西,但必将失去一些什么,我就眼睁睁的看着,看着你一步步的毁掉自己,毁掉祝清流和木寒水,毁掉所有在乎你的人。”

    司落樱脚步不停的走出屋去,身后传来巴罗波儿歇斯底里的诅咒:“司落樱,无论你想要什么,都会不如愿的,你一定会失去所有珍爱之人,你是不会如愿的,不会如愿的!”

    祝清流走到司落樱近前,表情有些难看:“在下得到消息,现在魔族由魔族太子掌权,似乎为了复活其父皇,有舍弃巴罗波儿之意。”

    “那就把她的脑袋寄给他们。”

    祝清流听到司落樱如此狠绝的话,微微一怔:“真要如此吗?”

    “怎么,你舍不得?”

    祝清流听出了司落樱语中的调侃之意,笑道:“她又不是你!”

    司落樱仰头看着树上叽叽喳喳,无忧无虑叫着的鸟儿:“魔族甘愿舍弃受人尊敬的公主,也不愿交出妖道人张天华。看来,他们是真的有望复活东夷大魔神。东夷大魔神一旦复活,妖道人张天华必定会成为祭品,魔族是不会让他活着的。可是,我想在侯家庄人的面前,亲手替他们报仇。得想个办法,令魔族不得不交出张天华。”

    司落樱说完,直勾勾的看向祝清流,祝清流立刻笑着投降道:“好了,我知道了,我去想办法。”

    祝清流前脚刚走,木寒水后脚就到了,司落樱看到木寒水脸上的担忧,声音淡淡的问说:“你是在担心她吗,担心我会杀了她?”

    木寒水想都未想,便回了一句:“我只是在担心你。”

    “我没什么好担心的。”

    司落樱走回到自己的房间,一屁股坐在窗前,凝视窗外的天空发呆。

    紧跟着走进来的木寒水,站在司落樱的身侧,双眼凝视着发呆的司落樱:“离家出走的小侯子还没找到,你不担心吗?”

    记住手机版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