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妖神传说之落樱 > 正文
第三十六章 二试抽签儿
作者:我是李木米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山长大士看着四脚朝天的龙角龟,说了一句“有意思”,便伸出一根手指,在龙角龟的肚皮上轻轻一点。

    龙角龟立刻舞动着四条小短腿,一个翻身,醒了过来。

    越儒教士不由得惊骇道:“它装死?”

    山长大士拿起蒲扇,一边轻摇扇风,一边笑道:“老朽还记得,那年善若上神无聊,说要用龙角龟测试一下自己的仙根。结果这小东西就立刻四脚朝天的装死,没想到,今天它竟然会故技重施。看来,国学府来了一位了不起的人物!”

    越儒教士刚才有看到司落樱,觉得司落樱长得并不是十分的出众,还算可爱耐看。身形发育缓慢,虽然眼睛长得充满灵气,但难脱稚气,实在看不出是什么大人物。

    不过,倒是有一点令越儒教士十分满意,那就是司落樱很能隐忍,心胸宽广。面对木槿花等人的刁难,表现得十分冷静,有点儿大家风范和气度。

    修行之人,应该有这样的气量,才能走得更高更远!

    只是,据他目测,已经十五岁的司落樱,却只是一个聚气三级的最低级别修士。

    像她这个年纪,这样的修为,是有些太过平凡普通了。甚至可以说,根本没有什么修行的资质,仙根很可能是最低级别的一级,绝对不会太出众!

    但是,山长大士却说司落樱是个了不起的人物,这令他都有些怀疑山长大士是不是看走眼了!

    但现今京城之中,修为最高的除了先知毕方大士,便只有深不可测的山长大士了!

    这二人看人,从未看走眼过!

    越儒教士有些糊涂了,同山长大士讲了司落樱的事情。山长大士看着池塘中聚堆儿的鱼儿,沉默了半晌没有说话。

    就在越儒教士以为山长大士睡着了的时候,山长大士缓缓开口道:“你带着龙角龟回去,继续会试选拔。至于那丫头,你说她叫司落樱对吧!别让她再碰龙角龟了,一试,就让她直接通过吧!”

    越儒教士心存疑问,但见山长大士已经闭上了眼睛小憩,便没再多话,带着龙角龟快步离去。

    越儒教士穿堂过室,步出国学府大门,将复活的龙角龟从新放在桌子上,然后笑呵呵的宣布道:“山长大士亲点司落樱合格入二试。其他人,继续测试。”

    喧闹的人群,一下子静得针落可闻,半天后,有人终于忍不住,轻声嘀咕道:“凭什么,就因为她是冥王府的人?”

    木海棠闻言,眼神冰冷的扫过人群,所有人都立刻噤如寒蝉,没有人再敢抱怨出声。但还是不少人,心内十分的不服气,全都蹙眉冷眼盯着司落樱。

    巫马臻和木绒花听到司落樱被山长大士钦点,立刻上前恭喜,木棉花也喏喏送上祝贺。

    秋婧宸远远的看了高兴的司落樱一眼,默默站回队伍。

    良笙教士不知是不是受到了木槿花的影响,对司落樱持有偏见,不能理解山长大士的决定,压低声音询问越儒教士道:“你可同山长大士说了这个司落樱,可能是魔族的奸细?”

    越儒教士摆出他如弥勒佛一般的笑容,朝良笙教士摆摆手,示意他稍安勿躁,然后笑对司落樱道:“落樱姑娘,恭喜你通过一试。希望你二试也能顺利通过,入学国学府。”

    司落樱朝越儒教士点头,感激道:“多谢越儒教士,小女一定不负众望!”

    说完,司落樱不理睬众人或讥讽、或鄙夷、或妒恨的目光,大步朝着国学府的大门内走去。

    不过,她在走到门口的时候,忽的停下脚步,头也不回的朗声道:“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身为修行之人,却心胸狭隘,以猜忌之心看世事,又何谈大道。”

    司落樱此言是在明显讥讽良笙教士和其他起哄的人,偏听偏信木槿花的一面之词,毫无证据的猜忌她是魔族奸细。

    木槿花见司落樱指桑骂槐,态度猖狂,一下子就气得跳脚,对司落樱骂道:“司落樱你少嚣张,还有二试,我敢打赌,你这个废物,一定通不过。”

    司落樱没有理会木槿花的谩骂诅咒,跨进国学府的大门,身后传来良笙教士的声音:“巫马臻,五品水系仙根,入二试。”

    随即,巫马臻立刻像是一匹野马一般,冲进国学府大门,跑到司落樱的身旁,一把搂住司落樱的肩膀道:“落樱女侠,我也通过了,咱们一起走。”

    司落樱朝唯一给她温暖的巫马臻笑了笑,然后二人前往国学府“晋徽堂”。

    晋徽堂是国学府学生登记处,平时也发布各种任务,司落樱与巫马臻进入晋徽堂,却发现里面空无一人,正诧异时,身后传来嘈杂的脚步声和笑声。

    司落樱转过身,就看到一个相貌清秀的年轻教士,与通过一试的冥王府三姐妹,和作为陪伴的木海棠一起走了进来。

    木芙蓉性子慵懒,懒得去理睬她认为所有不会给她人生带来好处和帮助的人。所以,她象征性的表达了一下姐妹情深,就撤退了。以免炎炎烈日,晒伤她的皮肤,影响她帝都第一美人的称号。

    年轻教士一身青衫,有一种修竹立于风中的感觉,司落樱觉得他十分眼熟,看了半晌,猛然醒悟,这位年轻修士,与她之前猎杀金斑龙睛虎时遇到的神仙大哥祝清流,有几分相似。

    不过只是形似,气质却是截然不同。

    年轻教士给人感觉仿若清风拂面,祝清流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清澈的水酒,却有着百年的醇香。

    青衫教士看到司落樱和巫马臻,立刻微笑道:“不好意思,人有三急,让你们久等了。对了,在下叶宁居士,平时负责发放一些任务和指导低年级修行。”

    司落樱与巫马臻闻言,立刻上前行礼问安,叶宁居士坐到桌前,让众人排队,等候领取二试任务。

    木槿花瞥了一眼有说有笑的司落樱和巫马臻,大声讥讽道:“草包皇子和冥府废物还真是天生的绝配,你们两个一起组队进行二试任务,正好可以一起滚蛋。”

    木海棠让木槿花不要多话,安静排队,并对司落樱道:“大姑娘,既然山长大士破例钦点你入二试,你就最好不要令他老人家失望,也不要令冥王府蒙羞。”

    司落樱不语,从叶宁居士手中的竹筒内,抽出一支竹签,拿在手中查看。

    竹签上面写着:今晚亥时中,子时前,取西郊野荷塘内荷花一朵。

    木槿花瞥了一眼司落樱手中签,立刻阴恻恻道:“那里,闹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