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妖神传说之落樱 > 正文
第三百五十二章 五颗助兴的脑袋
作者:我是李木米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兖州的城主也是一个二百五,见田六子露了一手,就以为他是个有本事的散修,将小田村五人,介绍给了帝后轩辕氏。

    也是该着这丧尽天良的五人是个短命鬼,大老远的跑到青州城来当出头鸟。

    马上就要突破仙成中期的司落樱,一打眼就看出小田村五人乃是一群酒囊饭袋,她随便一挥衣袖,都能弄死五人,不由得声音冰冷道:“滚,不要脏了我的手。”

    不知死活的田六子见司落樱一介女流,腰身纤细,不盈一握,不免轻看,嘴里不干不净的说了一些不三不四的话。

    从未见过这种无赖的司落樱,不由得蹙起眉头,在其对面的巫马焕,也是眉头紧锁。

    之前巫马焕也从未与小田村五人接触过,但见这帮人如此放浪形骸,一副地痞流氓的样子,不免心存疑虑。

    巫马珣倒是觉得田六子几人很不错,两军阵前,就是要这般叫骂,才会灭了对方的气势。不由得跟着叫了几声好,但被巫马焕瞪了一眼,立马就闭上了嘴巴。

    司落樱从未听过这样的污言秽语,她眉头越皱越紧,不由得抬起了手。

    忽然,一道绿色的真气,好似一支利箭一般,飞速的擦过司落樱的耳边,“砰”的一声,好似子弹一般射穿田六子的脑袋。

    脑瓜门往外涌血的田六子,“砰”的一声,笔直的躺倒在地上,瞪大着一双牛眼,嘴角还挂着讥诮的笑容。

    司落樱不用回头,都能感受到城墙上,有一个人的身上,散发着恐怖的怒气,都快要将她的后背烫穿了。

    城墙上方,笑呵呵的祝清流,看着脸色铁青,双手握拳的木寒水,让他冷静。

    城墙之下,田陶等人看到田六子突然就横尸当场,吓得全都连连后退好几步,一脸惊恐的指着司落樱:“妖女,你做了什么?”

    田六子被杀,根本不是司落樱出手,这都看不出来,一直看热闹的巫马珣,也终于看明白了,小田村的这五个人,根本就是猪鼻子插大葱,跑来“装象”的废物点心儿,气得鼻子差点儿都歪了。

    两军交战,岂是儿戏,田六子几人大大的破坏了东帝军队的士气,气得巫马珣提着剑,打马上前,抬手间,就将小田村剩下四人的脑袋,全都砍了下来。

    作恶多端终自毙,田陶四人的脑袋,骨碌碌滚到司落樱的脚下。

    巫马珣见司落樱眼睛都未眨一下,不由得大笑出声:“妖女,你还是个人物。方才那五个傻蛋儿的脑袋,为你我二人助个兴。就让本王爷,来领教一下你的手段。”

    司落樱不语,看了一眼远处端坐在高头大马之上的巫马焕,缓缓的抬起了手臂。

    一道绯色真气,像是一道霞光从司落樱的手指冲出,“砰”的一声,射在巫马珣胯下的白马之上。

    白马发出一声惨烈的嘶鸣,“砰”的一声,倒在血泊之中。

    从马背上栽下的巫马珣,在地上滚了一圈,脸上和身上全都是溅到的红色鲜血,沾到的黄色泥土,模样像个京剧花脸,十分狼狈。

    骇了一跳的巫马珣,慌忙站起身,结果就见司落樱好似幽灵一般出现在他面前,一掌重重的拍在他的身上。然后巫马珣就像是被风吹跑的床单,飞向了远处。

    巫马焕大叫一声“六弟”,从马背之上飞身而起,飞速御空而行,将巫马珣接住。

    巫马珣的修为只是通幽顶峰期,根本无法对抗仙成级别的司落樱。司落樱刚才若不是留了情面,巫马珣早就被一掌拍死了。

    于城墙之上观战的祝清流,笑得鬼魅的对木寒水道:“你很得意吧!她受了你的影响,对四皇子的六弟留了情面。”

    “与我无关,她本来就是这样的人。”

    “听说她让你小心在下。所以,你才会这样说吗?担心在下会对你不利?”

    “你打不过我。”

    “不是所有事情,都需要依靠武力解决!”

    “我向她承诺过,会一直在她身边保护她。所以你想让我消失,定要做好以命相搏的思想。”

    “木寒水,你这根木头还真是无趣儿,开玩笑而已,你何必这般认真。”

    “有关她的事情,我都会认真。你不要拿我的认真当开玩笑。”

    “好好好,算在下输了行吧,真是服了你了。”

    祝清流说完,似笑非笑的看着下方,又无聊的问道:“你说,她会对那小子动手吗?”

    “不管你希望什么,都会落空。”

    “在下当然是希望他们二人老友重逢,握手言和,把酒言欢!”

    祝清流这话说得一听就很假,没有一点儿真诚性,见木寒水嗤之以鼻,立刻又笑道:“行了,别拿你那死鱼眼睛瞪我。在下就是特别卑鄙的希望司丫头,杀了那家伙行了吧!”

    祝清流说完,忽的眸光一凛:“木寒水,你若是真想让她可以轻松自由的活在这个世界,那么就应该清理干净那天出现在昆仑墟山门前的所有人。但凡那些人只要还有一个人活着,你梦想与她自由安全的周游世界,就永远都不会实现。”

    祝清流说完这些,直视木寒水的眼睛:“始终执迷不悟的人,只有你一个。是你的摇摆不定,令她如此痛苦,陷入今日的难堪境地。”

    祝清流说完,忽的从墙头之上飞下,来到司落樱的身旁。

    巫马珣受伤不轻,巫马焕将其安置到阵营中,然后立马提着轩辕剑,找司落樱算账。

    当他看到站在司落樱身旁的祝清流时,立刻竖起了眉头。

    十一年前,巫马焕与司落樱,木芙蓉和木绒花四人一起结伴上到昆仑墟。

    恰巧当时,祝清流到昆仑墟寻仇,被挡在昆仑墟防护罩外的巫马焕与司落樱几人,全都险些遭了秧。

    巫马焕思及过往,想起司落樱与小不点儿,想起木府两位小姐,以及如今因保大皇子称帝的昆仑墟,而与他反目成仇的众位师兄弟,心内激起层层波澜。

    眼神波涛汹涌的巫马焕,目光落在祝清流身上,握着轩辕剑的手紧了紧。

    “祝清流,你为何会在这里?”

    记住手机版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