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妖神传说之落樱 > 正文
第三百五十八章 劝降风波
作者:我是李木米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巫马琛见木棉花的剑气如清风一般,却是异常的凛冽逼人,不断的摧毁巫马焕建造起来的土系剑气防御,心内暗自发笑,且得意洋洋。

    如今的木棉花,乃是他的作品,是他一手打造了木棉花这个对他百依百顺的超级强悍保镖。

    只要有木棉花在他身边,今天这场战役,他稳赢不输。

    只是,巫马琛可不想被人嘲笑他和岛主清一一样,不如自己家娘们儿,便也跳到战圈之中,阴笑着朝巫马焕大喝一声:“金剑术??电闪雷鸣。”

    一道道金色闪电剑气,伴随着好似刮刀子一般的疾风剑气,击向巫马焕。

    巫马焕忙挥动手中轩辕剑,不断的释放土系剑气。

    漫天一丈长的锋利土笋,与闪电剑气和疾风剑气在空中不断的对撞在一起,发出一阵阵惊蛰时期的恐怖雷鸣爆破之声,震得观战的人们,忍不住都捂住了耳朵。

    巫马焕索引初期的修为,加上轩辕剑的威力,对战巫马琛与木棉花夫妇二人,也算是旗鼓相当,战斗一下子陷入胶着。

    漫天的剑气带起阵阵疾风,吹得人们全都睁不开眼睛,不由自主的纷纷后退。

    站在队伍之前观战的巫马珣,见巫马焕以一敌二,便想要上前帮忙。

    但是,他前几日受伤不轻,微微一动,胸腔就好似撕裂一般疼痛,手中握着的剑,都险些掉在地上。

    且巫马珅和巫马澈一直死死盯着他,只要他动弹一下,这两人一定会立刻对他进行堵截。

    东部人族队伍见主将不占优势,众人不免开始担心,若是巫马焕败下阵来,那么剩下的人,即使以命相搏,恐胜率都难占三成。

    巫马焕与巫马琛夫妇二人的战斗愈演愈烈,额上低落下来的汗水,都连成了线,握着轩辕剑的双臂,抖得十分厉害,体力消耗非常严重。

    轩辕剑本就比普通的剑要重很多,没有一点儿臂力,还真的是很难驾驭。

    但这并不是令巫马焕快速消耗体力的原因,而是巫马琛这个奸诈小人,完全不与巫马焕进行正面攻击,总是悄悄的跑到巫马焕的身后,或是左右两边,趁其不备放冷箭。

    巫马焕有好几次险些中招,就连巫马琛都暗叹巫马焕命大,要不,备受木棉花牵制的巫马焕,早就中了他的手段。

    木棉花凶悍异常,巫马琛狡诈多端,二人合力围击巫马焕,左右开弓,逼得巫马焕只能拉开与二人的距离,不断的释放土系剑气。

    三人战斗激烈,东西两域人族大军也没闲着,全都挥着手中长戈利刃,不断的相互叫骂,喷出的吐沫星子,都能将萨拉哈沙漠浇灌成绿洲了。

    其中就数巫马珣叫骂声最大,且手舞足蹈,上蹿下跳,一个人对骂巫马琛与巫马澈二人,直骂得二人嗓子眼儿冒烟,朝他连连摆手,叫暂停休战。

    巫马珣简直就是铁齿铜牙,像是没有感情的说话机器,根本不知道累,铁打的嗓子不停的往外喷脏字。

    后来见没人再有能力与他对骂,便开始对巫马珅和巫马澈进行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招安。

    “我说三哥和五哥,你们两个的脑袋肯定被老母猪的屁股坐了,要不怎么会跟着大哥那个心胸狭隘的混蛋当狗。”

    巫马珣话说得十分难听,但巫马珅和巫马澈全都嗓子痛得要命,只能朝他一个劲儿的翻白眼儿。

    巫马珣完全不以为意,按照他自己独特的方式继续欠揍的招安:“三哥、五哥,我不用想,都知道你们两个在大哥手下过得是什么操蛋日子。他一个就连自己娘们儿都欺辱的混蛋,能对你们这些个与他不同心,随时随地都可能抢他皇位的兄弟好到哪里去。我跟你们说,等他利用你们打败四哥之后,你们到时就看着,他肯定反过头来,第一个会毫不手软的收拾你们。”

    巫马珣这话说的一点儿都没错,巫马琛和巫马澈心内都十分清楚。

    不过,巫马澈一向没有什么太大的野心,他从前的梦想,就是入住冥王府,叫他长这么大一直崇拜的冥王木寒水一声干爹,给冥王当干儿子,取代木云澈的地位,继承冥王府。

    可是如今,虽然他一心想要灭了的木云澈死了,但是冥王也陨落了,他的梦想,算是彻底的没戏了。

    所以,他一心只想当一个有钱花的闲散王爷,跟在巫马琛的屁股后,混吃等死。

    有福他享,有危险他不上,平时受点气儿也没关系,一辈子衣食无忧,娶几个媳妇儿生崽儿就完了,没什么太大的追求。

    但是巫马珅不一样,他和七皇子巫马臻一样,一直都对皇位虎视眈眈。

    只不过,巫马臻一直都装疯卖傻,暗地里偷偷巴结冥王府,想要与司落樱这个冥王府大姑娘打好关系。

    而巫马珅则是明目张胆的同当时还是大皇子的巫马琛,抢夺木芙蓉,欲称帝之心,昭然若揭。

    所以,巫马琛十分提防巫马珅,走到哪里都喜欢带着他,就是担心巫马珅趁他不在,弄出一些幺蛾子。

    巫马珅的性子摇摆不定,耳朵软,还爱人云亦云。

    当年他是见巫马琛一心想要与木芙蓉联姻,便也跟屁虫似的讨好木芙蓉,自己没有一点儿想法。

    如今,他听到巫马珣这番言语,不由得动心。

    巫马珅知晓,以巫马琛狭隘狠辣的个性,一直没有收拾他们这几个野心勃勃的兄弟,完全是因为要利用他们打仗。

    待到四海升平之时,也就是他们人头落地之日!

    “那不知,东帝要如何安排我们?”

    巫马珅唤巫马焕为东帝,这便是有投降之意,巫马珣闻言,顿时眼睛一亮。

    “三哥,咱们都是亲兄弟,你若是弃暗投明,东帝自然不会亏待于你,肯定是和小弟一样,最起码封为王爷。”

    “好,不过,我有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

    “啊……”,巫马珅的要求还未说出口,就口吐鲜血的惨叫一声,一脸不可置信的扭过头,看向巫马澈。

    五皇子巫马澈手中雕花长剑,深深的刺进巫马珅的后心,鲜血顺着倾斜的剑身,流到巫马澈的手上。

    记住手机版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