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妖神传说之落樱 > 正文
第三百六十章 穷山恶水出来的刁民
作者:我是李木米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江山易主,巫马琛听闻巫马焕真的将东部四州送给了司落樱,便也不再客套,直白的对司落樱道:“上仙,你也知,这天下原本属于我们巫马氏族。如今,巫马氏族欲重拾旧山河,不知花娘上仙,可否愿卖巫马氏族一个面子?”

    从前,人族四大家族动一动脚,都能令这世界摇三摇。开口说一句话,哪个敢不遵守。

    但如今,人族、妖族、魔族三族鼎力。人族又分化东西两域,巫马氏族统领的天下,早已成了旧黄历,哪里还会有人凭借巫马琛一句话,就买他的账。

    “这天下,我要了。”

    司落樱一句霸气十足的回答,顿时气得巫马琛七窍生烟,觉得眼前这个女上仙太不知好歹,口气大得就好像她是天王老子一般,真是不知死活!

    巫马琛脸上虚伪笑容尽失,摆出他恶霸一般的丑恶嘴脸,对司落樱的豪言壮语嗤之以鼻。

    “花娘女上仙在极北冰原待得太久了,大概以为这天下只有巴掌大,所以才会有这么大的口气。你可知,人族有多少修为高深的杰出修士,尤其是昆仑墟的玉羽仙人,修为已经到了仙成顶峰期。恐怕他若是出手对付你,就如同碾死个蚂蚁一般容易。”

    巫马琛嘲笑司落樱乃是没有见识的井底之蛙,司落樱也不恼,她前不久与巫马焕对战之后,心境有所突破,修为便更晋一步,已经成功突破仙成中期。

    但若真的对上仙成顶峰期的玉羽仙人,她确实一点儿胜算都没有。

    不过,玉羽仙人可不会凭借巫马琛一句话,就会跑到青州城,来找司落樱的麻烦。

    司落樱不以为意,声音淡淡的问巫马琛:“你说完了吗?”

    一向喜欢高高在上发号施令,俯瞰众生的巫马琛,见司落樱对待他这般轻视态度,一点儿都不愿再维持他的假面,露出狠厉阴险的嘴脸。

    “花娘女上仙,本帝君是给你脸,而你不要脸。与你这穷山恶水出来的刁民,本君也是无话可说,只能用这手中剑,好好的教训你一番。让你知道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后悔自己有眼不识泰山!”

    司落樱扫了巫马琛一眼,见他还是当年那般嚣张阴狠的样子,便把目光落在木棉花的身上。

    司落樱最后一次见木棉花,就是妖魔两族围攻昆仑墟那日。

    那日,木棉花如木雕石偶一般没有灵魂的样子,便已经初见雏形。

    十年的时间,木棉花已经完全的失去了自我,彻底的成为了任由巫马琛摆布的傀儡。

    还记得,当初司落樱乍然听闻木云澈要与木槿花成亲,便怒闯冥王府。

    当时木棉花奉冥王木寒水的命主办婚礼,拦阻司落樱,说了不少的风凉话,尖酸刻薄的狠辣样子,乃是司落樱从未见过的模样。

    而就在那时,司落樱知晓,木棉花嫁给当时还是大皇子的巫马琛,日子过得并不好,甚至可以用水深火热来形容。

    木棉花的身份地位,随着巫马琛水涨船高,但是毫无疑问的,她随之也失去了她自己。

    司落樱看着双眼无神的木棉花,举剑点指道:“把他放了。”

    巫马琛闻言笑了:“本君就道四弟为何要心甘情愿的将东部四州拱手送你,原来是你们二人早就暗通款曲。他今日集结队伍,就是要去帮你扩充地盘吧!可惜,本君来了,你们的如意算盘,算是没戏了。”

    说完,他看向木棉花:“爱妃,把巫马焕这小子交给他人看押,你我二人就联手拿下这妖女,收复东部四州。”

    巫马琛自己对战司落樱,他可没有那个盲目的信心。

    而且有木棉花这个对他百依百顺的强悍帮手,他怎么会留着不用!

    巫马焕被西域的人族兵士押了下去,木棉花看了司落樱一眼,立刻大喝一声:“疾风剑术??秋风扫落叶。”

    裹着寒气的凛冽秋风,仿佛包裹着无数柳条一般细长锋利的刀刃,卷起无数的尘土,像是龙卷风一般,冲向司落樱。

    巫马琛也是伺机而动,绕道司落樱身侧,大喝一声,释放剑气电闪雷鸣。

    金色的闪电剑气,伴着轰隆隆的雷鸣之声,紧随狂风剑气之侧,劈向司落樱。

    司落樱站在原地未动,双眸闪耀灿灿光芒,缓缓抬起手,轻启朱唇,轻声吟诵:“洛英剑法第八式??百花齐放。”

    绯色的剑气冲天而起,于空中绽放成一朵朵娇艳樱花,发出一阵如万响鞭炮的爆破声响,一瞬间,就将疾风剑气与闪电剑气轰成了碎片。

    木棉花与巫马琛一同被轰飞了出去,双双摔在地上,口吐鲜血。

    满身尘土的巫马琛一脸震惊,完全没有料到自己与上仙之间的差距,竟然如此之大。他再看向木棉花,只见她脸色惨白的从地上猛地蹿起,好似下山猛虎一般,冲向了花娘女上仙,不由得又惊又喜。

    巫马琛没有想到,自己还未开口,木棉花就已经主动再次不顾性命的出击。同时也为自己对木棉花的调教感到沾沾自喜。

    木棉花之所以会玩命一般扑向司落樱,是因为,樱花剑气。

    她冲到司落樱面前,举起手中的惊鸿剑,脚步凌乱的不断劈向司落樱,并大声的怒喝:“你是谁,你是谁,为什么,会使用樱花剑气?”

    此时的木棉花,与当初巴罗波儿看到司落樱使用洛英剑法时一般癫狂,司落樱一边闪躲木棉花因为激动,而变得乱七八糟的剑招,一边不禁苦笑。

    司落樱从前从未做过任何对不起木棉花与巴罗波儿二人的事情,只因为,一个木寒水,一个木云澈,她成了众矢之的。

    而归根结底,那二人,其实就是木寒水一个人。

    当年,妖神毕月因为木寒水,下场凄惨,弄得如今她延续了这悲惨命运。

    但这一回,她不会似妖神毕月那般自怨自怜,沉溺在对木寒水的感情之中独自纠结,令人有可乘之机,趁虚而入。

    司落樱手中洛英神剑反手一转,木棉花就被击飞了出去,摔在地上,半天都没能爬起来。

    记住手机版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