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妖神传说之落樱 > 正文
第三百六十一章 真真假假
作者:我是李木米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巫马琛见木棉花被击倒在地上爬不起来,暗骂一声废物,但还是假模假样的上前,一脸紧张关切的问道:“爱妃,你怎么样?”

    但其实,他根本不在乎木棉花的生死。

    木棉花也没有理睬虚情假意巫马琛,而是拄着惊鸿剑站起身,一把推开挡在她身前的巫马琛,摇摇晃晃的朝司落樱走过去。

    “你不可能还活着。说,你到底是谁?”

    司落樱不语,抬手劈出一剑,木棉花又飞了出去。

    但随即,木棉花又摇摇晃晃的站起身,好似行尸走肉一般,再次晃到司落樱的近前,双眸蕴含着恐怖火焰,再次怒吼道:“你是谁?”

    司落樱抬手又是一剑,木棉花再次飞了出去,这一次,她没能站起身。

    巫马琛完全不明白木棉花为什么会突然发癫,只觉这个花娘女上仙甚是棘手,不由得脸色阴沉的朝人族军队一摆手:“众将士听令,给本君拿下这个妖女。”

    西域的人族众兵士,呼喊声立刻响彻九霄,像是山火爆发时,冲下山的猛兽一般,冲杀向司落樱。

    司落樱展开双臂,好似老鹰一般向后腾空而起,轻声吟诵:“洛英剑法第六式??天女散花。”

    漫天樱花剑气直冲而下,仿若从何仙姑花篮中散落下来的万千朵樱花,轰向人族众兵士。

    叫嚷如洪水猛兽的众兵士,像是被海浪拍击的泥土堤防一般,完全不堪一击,全都飞了出去。

    摔落在地面上的众兵士,像是棋盘颠覆散落下来的黑白棋子,全都丢盔卸甲,人仰马翻,歪七扭八的倒在地上,哼哼唧唧,叫苦连天,爬都爬不起来。

    巫马琛脸色铁青得好似上了一层绿锈,一对儿眼珠子都要从眼眶里面冒出来了,双手握拳,克制不住心中羞恼,像是一头发疯的蛮牛,冲向了司落樱。

    司落樱只是轻轻一抬手,他便飞了出去,摔到人族兵士当中,与躺在地上的下属做伴儿。

    巫马珣看到巫马琛与西域人族兵士的囧样,想笑又不敢笑。心道自己还好没有违背东帝巫马焕的意愿,与那位花娘女上仙破马张飞的死磕到底。

    否则,他的下场说不定比巫马琛两口子还要凄惨。

    巫马琛此番前来青州城征讨,完全是依仗木棉花,如今木棉花受伤严重,无力再战,他也只能偃旗息鼓,鸣金收兵。

    不过,巫马琛并没有离开,而是灰头土脸的学起了巫马焕,将队伍驻扎在青州城外。

    然后差人,前往冀州送信,请求支援。

    巫马琛是恨极了司落樱,不拿下青州城,他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司落樱并没有理睬牙齿咬得“咔嚓”作响的巫马琛,而是看了一眼被巫马珣讨要回来的巫马焕:“你,跟我进城。”

    说完,也不再言语,转身朝着城内走去。

    捂着胳膊上伤口的巫马焕,张了张嘴,但没能说什么,默默地跟在司落樱的身后。

    巫马琛狠狠的瞪了一眼不识抬举的巫马澈,然后也立刻屁颠屁颠的跟在巫马焕的身边,一起进了青州城。

    司落樱看了一眼巫马焕手臂上深可见骨的伤口,扭头对祝清流道:“你帮忙处理一下。”

    祝清流挑眉:“你就不担心,在下在他的伤口下毒?”

    司落樱知祝清流这是在婉转的推辞,便看向木寒水,木寒水点头,司落樱便转身离去,巫马焕忙唤了一声:“小樱……花娘上仙请留步,我有话想要同你说。”

    司落樱脚步未停:“待你伤好后,再说。”

    巫马焕上前一步,还欲张口,却被木寒水拦住。

    “你的伤口若是再不处理,恐怕这条手臂就要保不住了。”

    巫马珣也规劝巫马焕先治疗伤口,既然已经入城了,有什么话以后有的是时间说,不用着急。

    巫马焕望着司落樱渐行渐远的身影,忽然害怕起来,害怕他会再一次,就这样眼睁睁看着她从他的眼前消失,从他的生命里消失。

    于是,他绕过木寒水,快步冲到司落樱近前:“花娘上仙,我与你说两句话便好。”

    司落樱又看了一眼巫马焕手臂上的伤口,沉默了片刻,点了点头,一丝笑意立刻在巫马焕眼中荡漾开来。

    巫马焕跟着司落樱的屁股后,走进司落樱的院子,看到白熊妖兽等众凶猛妖兽时,不由得唬了一跳。

    同样紧张的还有城主府一个前来给巫马焕上药的下人,看到众妖兽,魂儿都快要吓没了,腿软得根本走不动道儿,还得巫马焕用没受伤的手提着他,才将他弄进屋去。

    胆小的下人哆哆嗦嗦的给巫马焕上药,一瓶金疮药被他抖掉了大半瓶,当听到巫马焕说行了,让他下去时,他就跟听到皇帝老儿给死囚下达特赦令一般,差点儿就要给巫马焕磕头谢恩了。

    巫马焕看着好似屁股着火一般冲出院子的下人,笑了笑,然后脸色一暗,眼神闪烁的看向司落樱。不知为何,有些不敢与其对视。

    司落樱很少主动开口,巫马焕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屋内一时间,陷入十分尴尬的寂静。

    最后,还是巫马焕先开口:“你,这些年,过得还好吗?”

    司落樱点头,二人再次陷入到沉默之中。

    巫马焕看着司落樱面上被清风吹拂的面纱:“你的脸……”

    司落樱不待巫马焕把话说完,伸手取下罩在面上的黑纱。

    巫马焕看到司落樱的脸,微微一愣,不再是他熟悉的那张面孔。

    巫马焕记忆当中的司落樱,脸圆圆的,透着顽皮,一双大眼睛也是十分的灵动,整日里东跑西颠的像是个桃花小妖精。

    而眼前的面孔,美得令人惊艳,圆润的下巴被尖尖的棱角取代,一双眼睛覆着寒霜,冷冽得令人心底发寒,高挺的鼻梁像是山峰一般,令整张冷漠的脸,显得更加冰冷没有生气儿!

    面孔虽然陌生,但是巫马焕知道,这就是司落樱。

    只是,他不想承认。

    不想承认他心中那颗记忆中的跳脱灵动星子,变成了如今面前这冰冷裹着银霜的寒月。

    “他们说你死了。但是我一直都不相信,觉得你肯定在这世上的某一处,快乐的活着。为何,要回来?”

    记住手机版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