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妖神传说之落樱 > 正文
第三百七十九章 半路杀出一个木棉花
作者:我是李木米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木绒花叫嚣着对司落樱出手,一直伺机而动的魔族三大长老也不失时机,立刻攻向司落樱。

    一下子,司落樱与木绒花和魔族三大长老缠斗在一起,空中绯色剑气、九尾狐的七条长尾,还有魔族恶鬼模样的死气,不停的碰撞在一起,仿若天灾一般。

    一直都在观看木寒水与魔族太子战斗的众人,如今全都将目光落在司落樱这边的战场之上,尘烟滚滚的青州城门前,仿若万马奔腾一般,恐怖动静百里之外都能听到。

    魔族太子巴罗温瑅一直都在全神贯注的攻击木寒水,一心只想杀了木寒水,即使方才魔族三大长老与祝清流开战,即使后来突然出现的妖族青娥与司落樱开战,但他仍旧没有一丝一毫的分心。

    只是,司落樱这边闹得动静太大了,甚至波及到了木寒水与巴罗温瑅的战圈,搅扰了二人的战斗,令巴罗温瑅不得不分心。

    巴罗温瑅看到司落樱的战斗力也是十分吃惊,他在知晓司落樱就是转世妖神之前,曾经听说过冥王府的大姑娘,乃是一个修行资质非常差的废物,被府上的几位小姐看不起,也不得木寒水欢心。

    之前一直有传闻说冥王府培养势力,有动摇朝廷之意,所以不少人都认为,这个修行资质差的大姑娘会被淘汰赶走。

    那时拥有这般想法的人有很多,现如今若是知晓当初那个冥王府废物大姑娘,如今成了这四海九州第一女上仙,应该会都惊得满地捡下巴吧!

    站在远处观战的巫马琛,也快要惊掉下巴了,前几日,司落樱刚刚与他父皇打了一仗,他父皇如今还躺在营帐内昏迷不醒,而司落樱竟然就好似没事儿人一样,睡了两觉,就又好似被投进水里面的虾子一般,活蹦乱跳的与妖族新任妖神,还有魔族三大长老激战,这得是怎样强悍的身体素质和磅礴修为啊!

    巫马琛正在感慨之时,身边忽然掠过一道身影,好似一头羚羊一般,冲向战场,着实吓了巫马琛一大跳,待他看清那道身影是何人之时,立刻大喝一声:“木棉花,该死的,你要干什么?“

    木棉花好似疯狗一般,提着剑冲进战场,直奔司落樱而去。

    巫马琛胆都快要吓碎了,他并不在意木棉花的死活,而是如今人族阵营,他就剩木棉花这一个半疯不癫的帮手了,若是木棉花再有一个什么意外,那他可就成了光杆司令,一丁点儿在此立足的底气都没有了。

    木棉花完全不在意巫马焕的谩骂和召唤,穿过一片剑雨,冲到了司落樱的面前,但还未出手,就被木绒花一尾巴扫飞出去。

    “少来碍事儿,“

    双眼赤红的木绒花骂完这一句,三条狐尾也扫向魔族三大长老,同样骂了一句:“你们也是少来碍事儿。“

    魔族三大长老修为高深,可不似木棉花那么好对付,三个人六只萦绕着魔族黑色死气的铁爪,直接抓向木绒花的三条狐尾。

    与此同时,“咚“的一声摔在地上的木棉花,不顾胸口好似裂开一般的疼痛,一下子就从地上爬起,提着剑,再次冲向司落樱。

    木绒花的修为,与司落樱有着很大的差距,司落樱一抬手,木棉花就被击飞了出去。

    但是木棉花就跟打了鸡血一般,再次从地上跳起,冲向司落樱,大喝一声,释放剑法秋风扫落叶。

    狂暴的剑气形成旋风,将司落樱与木棉花包裹在内,如同狼嚎一般的风声之中,木棉花声音凄厉:“该死的司落樱,为什么你还活着,为什么你还活着而云澈大哥却死了。你也给我去死,去死,去下面陪他一起死。“

    司落樱面无表情的看着发疯的木棉花,不断释放樱花剑气迎击柳叶一般的狂暴剑气,过了许久,才长叹一声:“木云澈已经死了,你还在执著什么?“

    木棉花的额上,竟然都冒出了青筋,她好似发怒的母狮子一般,死死的盯着司落樱,忽的哈哈大笑出声,笑得是那么的狰狞和凄凉。

    “司落樱,你能忘了云澈大哥吗?“

    木棉花不等司落樱回答,便眼角含泪道:“不必自欺欺人,就算这世上的所有人都将木云澈遗忘了,你也不会忘记。冥王大人他就是一个大傻子,无论他如何讨好你,如何牺牲,都无法取代木云澈在你心中的位置。木寒水,他永远成不了木云澈。“

    司落樱淡淡的看了一眼木棉花:“就算我放不下木云澈,又与你何干,不要忘记了,你现在乃是巫马琛的妻子,人族的帝后。“

    木棉花听到司落樱提起她现在的身份,立刻发出一声好似猛兽受伤的嘶吼,手中惊鸿剑挥舞得更加凶猛。

    “司落樱,从前你是冥王府的废物大姑娘,而我是冥王府的胆小小透明。但是,你这个废物却有云澈大哥爱护着,四姐姐讨好着,就连眼高于顶的大姐姐,也对你另眼相待,甚至三姐姐一早就发现了你的不同,所以处处针对你。而我,在冥王府完全就是一个被遗忘忽视的人。我真的很羡慕你,羡慕你即使受到各种挫折,也有勇气去笑着面对并战胜。而我最羡慕你的是,云澈大哥他爱你,他深深的爱着你,不惜牺牲自己的性命来爱你。而我,哪怕他只要多看我一眼,我就心满意足了,但是他的眼里只有你,就连一眼都不愿看我一下。我真的好恨,恨你,恨无视我的冥王府,所以我要成为这世间所有人都得仰头张望,低头行礼,身份尊贵的人。“

    木棉花如今已经成了人族最尊贵的女人,司落樱道她的愿望已经实现,为何还不满足?

    一滴眼泪从木棉花的眼角滑落,满眼悲伤:“可是我最想要的是云澈大哥,我就算穷极一生,都无法得到他啊!“

    “人不能太贪心,有得必有失!“

    司落樱仍旧声音淡然,木棉花却是声音凄厉,仿若要生吃司落樱的血肉一般,咬牙切齿道:“可是,我后悔了,后悔没能先杀了你。“

    司落樱闻言蹙起眉头,木棉花狞笑:“司落樱,我对你的恨,不比木槿花和木绒花少。你以为,这么多年,我就没有对你出过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