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妖神传说之落樱 > 正文
第三十九章 阴森可怖的西郊野荷塘
作者:我是李木米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寂静阴森的郊野,并没有因为皎洁月光而变得柔和,反倒衬托得雾霭弥漫的树木,像是挂着无数白色鬼影一般,令人心慌。

    一阵冷风吹过,司落樱忍不住打了一个冷战,木云澈瞥了一眼司落樱,状似不经心的问道:“你不害怕水了吗?”

    司落樱自从五岁被人推下鱼池之后,便十分畏惧水,就连泡澡,水也绝对不能没过她的胸。

    司落樱没有回答,而是反问木云澈道:“你为什么讨厌我?”

    木云澈盯着司落樱看了许久,然后才道:“我对你和其他人一样严苛,并无例外。只是奉命行事,公事公办,没有掺杂任何个人情感!”

    司落樱才不相信木云澈的鬼话,这些年,她都被木云澈整惨了,不认同道:“你说这话,还真对得起你的良心。”

    “对别人不似对你一般严苛,是因为,冥王大人的特殊交代!”

    听到自己真的被特殊对待,司落樱噘嘴道:“就因为我笨,修行慢吗?”

    木云澈没有回答,司落樱也沉默不语,空气似在缓缓凝固一般,令人有些喘不过气!

    过了好一会儿,木云澈才叹了一口气,笑着伸手弹了一下司落樱的脑袋道:“对你严苛,是为了你好,你个不识好歹的小东西。等以后,你就会明白冥王大人的一片良苦用心了。”

    司落樱捂着脑袋,没好气道:“我非常感谢冥王大人的良苦用心。行了吧?”

    本来,司落樱还想让木云澈以后对她少点儿特殊关照,多花一点儿心思在别人身上。但担心木云澈睚眦必报的性格,以后会越加的变本加厉折磨他,便硬生生把后面的话咽进了肚内。

    木云澈笑了笑,目光落到前方的一片黑暗,忽然没头没脑的问司落樱道:“你觉得,就凭你聚气三级的实力,能灭得了野荷塘的鬼物,成功完成任务吗?”

    司落樱冷哼一声道:“这世间哪里有鬼,只有人心怀不轨!”

    说完,还有意无意的瞥了木云澈一眼。

    木云澈又是笑了笑,没有说话,二人默默的继续前进,月光打在地上的身影,就像是两头拖着重物,快要被压断脊梁的骡子一般。

    很快,二人走过一个斜坡,来到一处空旷处,停下了脚步。

    不远处的一片灰色迷雾之中,隐约可见一片墨绿中,混着星星点点的凄粉!

    司落樱戳醒趴在她肩头昏睡的鸑鷟道:“小不点儿,别睡了,醒醒到地方了。”

    鸑鷟猛地惊醒,在看到前方鬼气森森,在月光下若隐若现的野荷塘后,立刻紧张的一把揪住司落樱的束发道:“这是什么鬼地方,一看就有鬼。”

    司落樱向前走了几步,盯着眼前好似被墨汁侵蚀了的野荷塘。

    夜幕下的野荷塘,寂静一片,听不到蛙声,也看不清荷叶与荷花相辅相成的美丽。只有一片暗黑,充满了神秘感,散发着捉摸不清的浓郁危险气息,静谧得令人心慌!

    “小樱子,这野荷塘这么诡异,绝对有问题。爷好心劝你,最好不要随便下水。”

    原本就对池塘有心里阴影的司落樱,此时感觉自己身上的每一个毛细孔,都在往外冒寒气,额头上面渗出了几个黄豆粒大小的冷汗。

    木云澈看着一脸紧张的司落樱,也劝道:“放弃吧,不要勉强自己。”

    司落樱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放弃,自从她记事儿后,她在冥王府生活的每一天,都在勉强自己要勇敢坚强的面对所有磨砺。

    所以,木云澈话音还未落,司落樱就已经“扑通”一声跳进了野荷塘内,并朝远处一朵漂浮在水面上的沉睡莲花,缓缓趟水走了过去。

    冰冷的池水,像是一条条冰冷的水蛇,不断的滑过司落樱的身体。

    司落樱感觉荷塘内的寒气,像是头发丝一般,顺着毛孔,丝丝缕缕的钻进她的身体,令她一直忍不住颤抖个没完没了。

    而心内涌出的寒气,更是令她的恐惧无所遁形,五岁那年的恶梦,像是一个黑洞,正在一点点儿吞噬她身上的温度和理智。

    司落樱在冰冷阴森的野荷塘内,身体渐渐的变得麻木,失去了知觉,意识也变得越来越模糊,脚步不知不觉就停了下来。

    坐在司落樱肩头的鸑鷟,也好似被什么东西抽走了灵魂一般,再次昏昏欲睡,险些从司落樱的肩头上跌落。

    木云澈面色凝重的看着像是一个石像一般,呆呆站在野荷塘内一动不动的司落樱,不禁皱紧了眉头。

    这时,他看到野荷塘的中央位置,缓缓升起一股冲天黑气,忍不住叹了一口气,然后冲司落樱大喊一声:“猪头,别睡了,醒醒赶紧做任务了。”

    司落樱被木云澈的大声喊叫吓醒,发现自己竟然在野荷塘内睡着了,急忙继续朝着荷塘深处蹚水前进。

    同样被惊醒的鸑鷟,险些跌进水内,结果它还未坐稳,就有一阵阴风吹过,顿时令它遍体生寒,忍不住出声对司落樱道:“小樱子,快把我送回岸上去。那个嘴臭的家伙说得对,这里有些不太对劲儿。”

    司落樱不理睬鸑鷟,咬着因为寒冷而打颤的牙齿,双手拨动水面上的荷叶,继续往荷塘深处走。

    “小樱子,你聋了吗,没听见爷要上岸去吗?”

    司落樱也感觉野荷塘有些不对劲儿,淹了她半截身体的池水,明显比刚才冷了很多,就像是冬日结冰的湖面一样寒冷。

    但事已至此,她当然不会轻易退缩,让鸑鷟少啰嗦,她摘了荷花立刻就回去。

    这时,站在岸上的木云澈,似乎嘴巴痒了,冲着就快要走到荷塘中央的司落樱喊道:“你小心点儿,不要被恶鬼弄死,我可不给你收尸!”

    司落樱终于忍无可忍,直接简单粗暴的朝岸上的木云澈骂了一句:“滚,闭嘴。”

    木云澈笑着叹气道:“我这是好心,你怎么一点儿都不领情,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

    司落樱受够了嘴巴恶毒的木云澈,不再理会他说什么,忍着墨水一般恶臭的池水,专心的朝着不远处的一株荷花摸过去。

    只是,恐怖的池水好似泡了无数臭鱼烂虾一般,味道儿呛得司落樱不停的流泪,都快要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