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恶人先告状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声哨向,上半场终于结束,比分45:19。

李胜利一人砍下了20分,无一例外全是暴扣,完全不需要投篮,除此以外他还拿下了17个篮板、10个助攻、6次盖帽。

仅仅是上半场就拿到了这份数据,简直太耀眼了。

然而在全场观众看来……比这些数据更耀眼的,还有李胜利让人震惊的11次失误。

半场11次失误?

对于一个球员来说,这样的失误数据太致命了,甚至可以葬送一场比赛,不过这也不能怪李胜利。

因为另外三个队友总是想着表现自己,粘球不说,还总是在机会不好的时候强行出手,搞得约翰根本没有发挥的机会,而李胜利为了让舍友约翰表现的好一点,每每拿下篮板总是第一时间传给约翰,完全不在乎失误次数。

这一点让对手有了可趁之机,死死盯防约翰,屡屡抢断,这才让李胜利的失误数据达到了11次,要不然上半场的比分,会比现在更加的难看。

好在约翰没有辜负李胜利,砍下了18分,至于另外三个粘球的家伙,哥仨加起来才拿到7分。

……

中场休息。

因为李胜利上半场的凶悍表现,对手们看着李胜利,个个面无血『色』,想不出任何办法可以遏制这个推土机一样的怪物。

除了对手,就连己方的三个队友都恨他恨得牙痒痒,因为除了刚开始接到李胜利的几个传球,后面他们一个也没接到过,只能看着李胜利和约翰的得分双双达到两位数。

“李,你真的是太牛『逼』了!”兴奋的约翰冲上来就是一个熊抱,‘牛『逼』’这个词他是和李胜利学的,虽然他并不知道为什么要用动物的某个奇怪器官来形容一个人很厉害。

“牛『逼』?我觉得还可以吧,毕竟这些对手身高比我差太多了,速度也慢的很。”

和约翰的兴奋不同,李胜利显得很平淡,甚至觉得并没有什么可以骄傲的地方。

因为篮球本质上就是一个长人运动,身体条件是重中之重的基础,决定了一个球员的能力下限,而技术固然也很重要,却只是锦上添花,把球员能力在基础下限的前提下进行二次拉伸。

显然,李胜利的身体素质太变态了,对手们倾尽全力的情况下,甚至连他的能力下限都达不到,而场上形成的碾压局面自然也在情理之中。

“够了,你们两个说够了没有?”看到李胜利和约翰闲聊,打控卫的那个黑人学生维鲁斯面『色』不善。

“约翰,要不是李胜利无限给你喂球,你觉得你能拿到18分吗?”

“还有你,李胜利,你不过是仗着自己的身体优势在打球,技术糟糕透顶,有什么值得你吹嘘的?你不觉得你打球的问题很大吗?”

说起来,维鲁斯在上半场是真的憋屈,屡屡打铁不说,作为控卫的他甚至连球都没『摸』到过几次,而看到李胜利为约翰提供的无限开火待遇,他简直嫉妒到发狂。

在他看来,无限开火,那应该是自己的待遇,而他完全无视了自己粘球不传、强行出手浪费机会的事情。

“哦,我有什么问题?”按住欲要和维鲁斯争论的约翰,李胜利瞥了一眼维鲁斯。

“白痴,你居然还不知道自己有什么问题?”维鲁斯冷笑了一声,“你打球的风格太自私,明明有几次,我这里有很好的出手机会,可你拿到篮板为什么不传给我?”

太自私?

不传球?

李胜利整个人都懵了,怎么也没想到这个维鲁斯会这么无耻,恶人先告状。

说实话,表现欲每个人都有,可这个维鲁斯却异常的强。打的好就罢了,可偏偏这家伙又菜的抠脚,只要是他持球就没见传出来过,丝毫不顾及队友,总是强行出手,浪费进攻回合。

就这样一个人,竟然还敢指责别人?

想到这里,李胜利火冒三丈,冷着一张脸问道:“哦,你有什么意见?”

“当然有,下半场注意点,你的篮板球都要传给我,记住……是全部传给我,由我来组织进攻。”

维鲁斯一点也没有觉得不妥,完全是以命令的口气和李胜利说话,这让李胜利心中的怒火更甚,而一旁的约翰也听不下去了,直接站起来准备和这个智障理论。

就连另外两个队友也有些鄙视这个控卫维鲁斯。

虽然他们也想表现自己,打球也有些独,可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上半场之所以能打爆对面,完全就是李胜利一个人的功劳,他们没有任何理由要求李胜利怎么做。

可这个智障是怎么想的?

就凭他那低的可怜的命中率,即便是无限开火,那又能得几分?

……

“你还有其他意见吗?”再次按住了准备和维鲁斯理论的约翰,李胜利脸『色』更难看了。

“我说已经够多了,你打球太自私,这就是你最大的问题。”维鲁斯依旧指责着李胜利,“你以为你现在的数据是你一个人的功劳吗?你要记住,篮球……是五个人的运动。”

篮球是五个人的运动?

讲道理,这话是一点没错,球场上的五个人需要相互信任、互相配合,即便是nba再伟大的巨星也不敢把一场比赛的胜利全归功于自己。

但是一个从不传球、屡屡打铁的控卫,却指责别人自私?听起来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哦,篮球是五个人的运动?不好意思,我没把你算上,我还以为这是四个人的运动呢!”此刻李胜利声音低沉,强忍着怒火,而后对着另外两个同样粘球的队友说道:“你们两位有意见吗?如果有,那我会认为,篮球……是两个人的运动。”

“没有,李,我们刚才打的的确是很自私。”

“我也一样,希望我们下半场可以相互信任。”

虽然李胜利说话一点也不客气,但两人显然不想和智力障碍的控卫站在一条战线,纷纷表示自己打的有问题。

其实,粘球这个坏风气就是从控卫这里带出来的。

两个人原本也不想这样,也想好好配合,但是控卫一直不传球,他们也没有办法,难道要一整场都处在无球跑动的状态?所以他们也就只能粘住球不传,尽量表现自己。

“很好,中国有句古话,叫做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希望下半场我们可以好好配合!”李胜利并没有得理不饶人,但是对于智力障碍的维鲁斯,“倒是你,我觉得你没有抢救的必要了。”

“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就是看不起你而已!”

“**,******,你这个白痴,我会让你后悔的!”

维鲁斯口吐芬芳,而李胜利连看都懒得看他一眼,“约翰,愣着干嘛,下半场开始了。”

说完李胜利率先入场,而约翰在后面看着李胜利的背影,心里十分震惊。

“这家伙……确定是我的舍友……李胜利?”

平日里,李胜利给人的印象就是一个和善而又努力学习的大个子,对谁都是和和气气,很少看到他发怒。

可让约翰意想不到的是,发怒的李胜利竟然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身上透着一股难以言喻而又不容任何人质疑的自信和霸道。

篮球是四个人的运动?

甚至……还有可能是两个人的运动?

上帝啊,这家伙不会被魔鬼附身了吧,怎么能这么嚣张?

约翰有些难以置信,但看到那个让人讨厌的维鲁斯被气的连骂脏话却又无可奈何的样子,顿时感觉很爽。

解气!

太解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