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妖神传说之落樱 > 正文
第五十二章 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作者:我是李木米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巫马臻担心草丛之中有蛇,结果司落樱忽然指着地面道:“那里就有一条蛇!”

    巫马臻登时吓得跳脚,惊呼出声,不过他在看到司落樱捧腹哈哈大笑时,立刻明白自己被耍了!

    木槿花看着耍宝一般的巫马臻,立刻不屑的对身侧同行的木绒花和木棉花道:“真不知道巫马皇族,怎么会出这样的废物!”

    胆小的木棉花听到木槿花在大庭广众之下,公然嘲笑人族皇室的皇子,吓得一声不敢吭的低下了头,默默走路。

    叶宁居士和良笙教士,再三叮嘱大家注意活动范围,若是遇到危险,立刻用烟火弹进行求救。然后再次提醒大家这次的训练时间是一周后,便让大家结伴去周围的树林内猎杀妖兽,进行实战修行。

    大家立刻三三两两的散开,开始在林中寻找低级妖兽。

    司落樱看着慢慢悠悠,像是在市场遛鸟散步大爷一般的巫马臻,立刻催促道:“你能不能快点儿,一会儿妖兽受到惊扰,就该都跑到树林深处了。”

    巫马臻仍旧不紧不慢,闲庭信步道:“妖兽不是地里的白菜,哪里有那么好的运气,在修行第一天,就能随便轻易遇到。咱们有一周的时间,你不要担心,不要着急,小心被树根绊倒了。”

    司落樱忍住了翻着白眼的冲动,反驳道:“怎么不可能,之前我在小华山正峰的山脚下,就遇到了一只十年的金斑龙睛虎。”

    巫马臻狐疑的打量司落樱:“怎么可能,金斑龙睛虎可是妖兽中的凶兽,虽然只是十年,但是以你聚气三级的修为,哪可能还活到现在。”

    司落樱不与巫马臻多说,没好气的回了一句:“我命大,行了吧!”

    其实,司落樱当时只是聚气二级,若是没有祝清流出手,她确实早成了金斑龙睛虎的口中餐。

    不过,当时司落樱用来智取金斑龙睛虎的那个土坑,若是没有那么浅,说不定她一个人也能把金斑龙睛虎解决掉了!

    毕竟,木云澈时常教导她,打斗的时候,不要光凭修为武力,还要会动脑子!

    司落樱有信心,以她一个人的能力,也能够成功猎杀到妖兽。

    司落樱与巫马臻走到一处蒿草遍生的树林内,司落樱一马当先的握着短剑,走在前面,身先士卒的砍伐一人高的蒿草。

    恐怖的蚊虫像是从树上落下的马蜂窝一般,不停的砸在司落樱的身上,司落樱一边驱赶蚊虫,一边砍着蒿草,并警告一脸闲情惬意的巫马臻道:“这一次的野外修为训练,我最起码要升到聚气五级。所以你认真点儿,不要拖我的后腿。”

    巫马臻笑了笑,没有答话,而是盯着司落樱手中的短剑问道:“你既然是冥王府的大姑娘,怎么还用这么劣质的剑?”

    “冥王府的人,要到了聚气五级,冥王大人才会赠予宝剑。我现在只有聚气三级,自然......”

    司落樱说到这里,忽然停下脚步,扭头看向巫马蓁,扬起手中的短剑道:“怎么,你看不起这把短剑?”

    巫马蓁笑着摇头:“不是,我只是好奇......”

    结果他话还未说完,司落樱就猛地将剑尖儿抵在巫马蓁的喉咙近前:“别看不起它,它可杀过不少人!”

    巫马蓁盯着司落樱的眼睛,认真的看了许久,然后食指与中指并拢,推开短剑,绕过司落樱,并说了一句:“我不相信!”

    巫马蓁嘲笑司落樱说大话,说司落樱的样子看上去,就是那种就连鸡都不敢杀的人。

    司落樱正欲开口时,两道身影飘然落在她身前的蒿草之上!

    司落樱看着突然冒出来的习文与习礼两兄弟,笑问道:“两位师兄,有何赐教?”

    表情傲然的习文,居高临下的看着司落樱道:“这里的蒿草太高了,我还以为你是一根儿青萝卜!好心提醒你小丫头,小心点儿,不要被狼叼走了。”

    习礼紧接着就跟说相声一般,不给司落樱回应的机会,开口附和:“就是,小丫头,遇到妖兽你最好赶紧跑。不过妖兽可能会嫌弃你这干巴的小萝卜头,不够塞牙缝的,说不定会放过你。”

    说完,二人旁若无人的哈哈大笑起来。

    司落樱也不气恼,笑呵呵道:“多谢二位学长关心!”

    巫马臻笑着上前与习文习礼打招呼,二人知道巫马臻的身份,虽然打心眼里瞧不起巫马臻这个草包七皇子,但碍于礼数,还是微笑着鞠躬行礼,然后祝福巫马臻和司落樱能有一个好成果,便离开了。

    司落樱看着消失的习文和习礼背影,不忿道:“有什么了不起的,等我升到入神级别,我一定找你们挑战。”

    说完,她看向巫马臻道:“傻大个儿,麻烦你积极上进一些,咱们两个只有猎捕到妖兽,快速的提升修为,那些个自以为是的家伙,才不敢再瞧不起咱们。”

    巫马臻微笑着点头,问司落樱,怎么没有看到她的宠物?

    司落樱这才想起,今天早上出门时,忘记叫醒比她睡得还死的鸑鷟了!

    司落樱问巫马臻那么关心小不点儿做什么,是不是想要偷走卖掉?

    想起那日巫马臻偷她钱袋,不禁疑惑的问巫马臻,他明明是皇子,应该很有钱,为什么还要“踏早青”?

    巫马臻看着司落樱笑了笑,然后只说了两个字儿:“好玩!”

    司落樱瞥了巫马臻一眼道:“你还真是对得起草包皇子这个称号。”

    司落樱说完,觉得这话有些过分了,便立刻道歉道:“对不起,我不是......”

    巫马臻打断司落樱的道歉:“没关系,你说的又没错,与我那些心怀天下的皇兄相比,我确实是个不长进的草包。”

    司落樱有些尴尬,但立刻对巫马蓁鼓励道:“没关系,咱们两个一起努力。我相信,只要坚持努力修行,咸鱼一定能够翻身。”

    巫马臻看着司落樱笑了笑,眼底却是没有一丝的温度。

    忽然,司落樱停下脚步,将短剑横在胸前,巫马臻立刻警惕的低声询问:“发现什么了?”

    司落樱弯着身体,默不作声的仔细聆听了片刻后,皱眉扭头问巫马臻道:“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