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妖神传说之落樱 > 正文
第六十四章 鲸鱼打架,虾米遭殃
作者:我是李木米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司落樱完全没有想到,巴罗波儿竟然当着木寒水的面,就毫无预兆的出手了,惊恐的看着蛇鳞鞭抽到了她的眼前。

    司落樱眼前忽的一花,蛇鳞鞭就被木寒水一把抓在了手中,然后蛇鳞鞭就像是被踩断的枯树枝,一下子断成了几节。

    随后,木寒水反手一掌,隔着数米,将巴罗波儿震飞出去。

    巴罗波儿重重的摔在地上,口吐鲜血,表情悲伤的看着木寒水。

    木寒水对巴罗波儿冷声道:“冥王府的人你也敢动,我看你是活够了!”

    巴罗波儿一把推开上前搀扶她的屠黎,费力的站起身,抹掉嘴上的鲜血,愤恨道:“木寒水,你不要太猖狂。我是念在你的面子,才会对冥王府网开一面。但如今你这般对我,那就不要怪我会对冥王府的人出手。这个小丫头,是你义女当中的一个吧,我记住她了。”

    鲸鱼打架,虾米遭殃,司落樱心想自己遭谁惹谁了,竟然受到着无妄之灾!

    巴罗波儿狞笑着看向司落樱道:“小丫头,木寒水他心里只有死去的妖神毕月,对待其他女人都十分的冷血冷清,劝你不要成为下一个我!”

    司落樱很想让巴罗波儿放心,她绝对、绝对不会喜欢木寒水,除非她脑子进水了!

    木寒水听到巴罗波儿的话,瞄了司落樱一眼,见她一副状况外看热闹不嫌事大儿的样子,缓缓走到司落樱的面前。

    木寒水走路带风,吹得地面上的枯叶,像是黄蝶一般飞舞在木寒水的衣摆上,司落樱感觉到了一股恐怖的狂躁气息,令她呼吸变得困难起来。

    这就是神身上自带的威严吗,只是情绪变化而已,都能影响天地万物!

    司落樱心中感叹着,再一次感受到了木寒水的不可侵犯的强大!仰头瞪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看着走到她面前的木寒水,心道这个男人还真是妖孽,都是几万岁的老木头疙瘩了,怎么还这么好看!

    巴罗波儿见司落樱看着木寒水都看痴了,便咬牙切齿的再次冲向司落樱。

    木寒水猛地一甩衣袖,一道绿色真气向后飞射向巴罗波儿。

    巴罗波儿抖动手中断了一截的蛇鳞鞭,正欲还手时,屠黎一闪身,挡在巴罗波儿身前,将手中的烟尘弹,猛地丢在地上。

    一团黑雾从地面腾空而起,然后巴罗波儿与屠黎二人的身影,便消失不见了。

    司落樱见魔女巴罗波儿终于走了,顿时松了一口气,歪歪扭扭的差点儿一屁股坐在地上。

    木寒水看到司落樱脸上和脖子上面的鞭痕,皱眉道一句:“废物。”

    司落樱咬牙,气愤的握紧拳头。

    明明是因为巴罗波儿思慕木寒水,而木寒水根本看不上巴罗波儿,所以巴罗波儿才会对冥王府的人怀恨在心,拿她发泄羞辱。

    所以,她身上的伤,心上的伤,全都拜眼前这个高高在上,铁石心肠的男人所赐!

    司落樱越想越生气,冥王府大姑娘的身份没有给她带来一丁点儿好处,反倒受了不少的磨难和苦痛,她真是受够了!

    想到这里,司落樱从头上拔下樱花华钗,猛地丢在地上道:“泥人也有三分火气,我受够了,你把我这个废物赶出冥王府,再去给这支华钗找一个新的主人吧!”

    冥王木寒水看着司落樱,像是一只老虎在看兔子在他面前撒野蹦跶,看得司落樱一下子就没了气势。

    但她还是硬挺着脖子,不肯低头退让,直视木寒水。

    木寒水忽然笑了,然后一伸手,地上的樱花华钗就飞到了他的手上,缓缓走向司落樱。

    司落樱从未见木寒水笑过,笑着的木寒水十分反常,就像是杀人魔在预备杀人时,会兴奋开心的笑一样!

    司落樱不由得暗道一声“完了”,这回自己肯定是死定了,想要逃跑,但是双脚就好似被钉在了地上一样,无法移动半步,只能选择是睁着眼睛慷慨就义,还是闭上眼睛引颈就戮?

    木寒水像是一道清风一般,轻飘飘走到司落樱的身前,然后抬起手,将那支樱花华钗,从新插在司落樱的发间,并轻声道:“它是你的,没人能拿走,也没人敢拿走!”

    司落樱十分错愕,她一脸不解的仰头看向木寒水,结果看到木寒水如刀刻一般精致俊朗的面孔上,一双如暗夜星辰一般的眼睛,正温柔的看着她时,她的心脏登时好似变成了一头发情的雄鹿,疯狂的跳动个不停!

    司落樱盯着木寒水看傻了,口水都差点儿流下来,木寒水看着司落樱的痴傻样子,眼中温情更甚,声音轻柔道:“我好看吗?”

    司落樱像是被下了蛊一般,不由自主的点了一下头,但随后反应过来,立刻吓得向后倒退好几步,瞪着一双惊恐的眼睛,眼睛快速的上下打量木寒水,一脸狐疑的问道:“你是谁?”

    “木寒水。”

    木寒水仍旧笑着回答,司落樱不相信的摇头道:“不可能。冥王大人不是这个样子的。你是木云澈假扮的对不对?”

    “看来,你和云澈的感情还挺不错的嘛!”

    “呸,谁跟那个狠心的家伙感情好!”

    “那你和谁的感情好,祝清流吗?”

    完蛋了,这是来秋后算账了吗?

    司落樱方才吃了一颗“大瓜”,此时正有些消化不良,担心木寒水知道她与自己的情敌祝清流相熟,因此怀疑她做出什么背叛冥王府的事情,急忙否认道:“我与清流大哥不熟!”

    说完,司落樱直想抽自己一嘴巴,竟然习惯性的称呼祝清流为清流大哥,如此亲热的称呼,怎么听都不像不熟!

    木寒水闻言,笑了一声:“大哥?他的年龄,都能当你的祖宗了!”

    木寒水说完,看了一眼低着头的司落樱:“他跟你都说了什么?”

    祝清流比木寒水话还少,性子也更冷,司落樱跟祝清流待在一起的时间,好像一共都没说超过五句话。

    且刚才祝清流不顾司落樱苦求,一心怀疑她别有所图,将她丢给变态的魔族公主,司落樱一想到这件事情,就一肚子气,仰头直视木寒水道:“我都说了,与他不熟。那家伙就是一根儿木头,话比你还少。你说我对着一根儿木头,能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