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妖神传说之落樱 > 正文
第六十五章 暗藏玄机
作者:我是李木米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木寒水听到司落樱骂祝清流是一根儿木头,似乎心情很好的勾着嘴角盯着司落樱看了许久,直看得司落樱心里发毛,不自在的别开眼睛,他才开口道:“咱们走吧!”

    说完,木寒水取下他的佩剑“苍木”,然后一把抓住司落樱的手臂腾空而起,踩在闪烁绿色光芒的苍木上,冲到了半空中。

    呼啸的冷风划过司落樱的耳畔,吹乱她的秀发,惊得她一把搂住了木寒水的腰。

    虽然司落樱觉得这样十分有失体统,但又不想从高空掉下去摔一个半身不遂,便紧紧的搂着木寒水的腰不敢松手!

    木寒水低头看着个头只到他胸前的司落樱,浅笑道:“你是还未学会御剑飞行吗?看来云澈对你的训练,还是不够严苛啊!”

    司落樱刚刚吸收了几颗鬼眼蓝蛛的内丹,修为已经升到聚气五级了,想来不久,就很快能学会御剑飞行了。

    只是听到木寒水的口气和言语,司落樱立刻赌气道:“木云澈那家伙对我非常严苛好不好,是我喜欢用脚走路。脚踏实地,心里踏实!”

    木寒水笑了笑:“你是在为云澈分辨吗?”

    “不是。我是实话实说,木云澈那家伙得了你老人家的号令,哪里会不尽心尽力,我都快被他折磨死了!”

    “是吗,我看你还挺有精神的!”

    “那是因为我的生命比野草还坚韧!”

    “那样最好。”

    木寒水说完,脚下苍木剑便嗖的一下子飞过了树林,吓得司落樱将木寒水搂得更紧了。

    看着苍木飞过帝都上京城,往东南方向而行,司落樱立刻问道:“你这是要带我去哪里?”

    木寒水回答:“放心,我不会挖坑把你埋了。”

    司落樱感觉自己的心比凛冽的风还要凌乱,身前的木寒水实在是太陌生了,不仅眼神温柔,言语温柔,还会笑,会开玩笑,简直陌生得太过美妙了,令她的胆子不禁一下子就变大起来,开玩笑的哼道:“咱们两个,谁埋谁还不知道呐?”

    木寒水看着四处好奇张望,将头摇成一个拨浪鼓的司落樱,笑了笑没有说话。

    这是司落樱第一次御剑飞行,觉得非常新奇和刺激,忍不住张嘴吞风,伸手想要抓云,一下子就忘记了恐惧,玩得不亦乐乎,就差没在苍木剑上面翻跟头了。

    快乐时光总是如同白驹过隙一般过得飞快,苍木剑停在了一处山涧中,木寒水一手搂住司落樱的腰,带着她一起跳到地面上。

    之前司落樱在野荷塘遭遇水鬼攻击的时候,木云澈也曾经这样抱过她,但随即松手,任由她掉进水里。

    如今木寒水搂抱着司落樱,轻飘飘的落在地上,司落樱双脚踩在地面上的时候,感觉非常的不真实,有种被人小心呵护的感觉,心里甜丝丝、美滋滋的!

    不过很快,司落樱就被周围灿烂炫目的樱花林吸引了目光,张开双臂蹦跳着在不停飘落樱花瓣的树下转圈,笑问木寒水道:“冥王大人,你是带我来赏樱的吗?”

    木寒水没有回答,而是望向不远处,问司落樱道:“你看到了什么吗?”

    司落樱好奇的顺着木寒水的目光望过去,就看到了一个被茂密草丛覆盖的小山包,有些迟疑的答道:“我看到一个小山包。”

    说完,又凑近了看了一眼,觉得小山包像是个小坟丘,不由得打了一个哆嗦,看向木寒水道:“冥王大人,那该不是谁的坟墓吧?难不成,是我娘?”

    木寒水闻言微微一愣,随即摇头道:“不是坟丘。不过,你为何会忽然提起你娘亲?”

    司落樱想起自己之前听斗笠少女说她爹娘的事情,便忍不住开口想要追问一下的身世,但是一想到木云澈曾经提醒过她,冥王木寒水不喜欢他们追问自己身世的事情,便立刻闭上嘴巴摇头道:“没什么,只是一时想到,随口问问。”

    木寒水深深的看了一眼司落樱,然后扭头再次看向那个小山丘追问道:“你仔细看看,那个小山包上面有什么?”

    小山包远远望去,只见上面长满了半人高的杂草,没有看到小动物出没,也没有看到任何的异常之处,司落樱不禁一头雾水的反问道:“有什么,我怎么什么都没有看到?”

    木寒水没有回答,朝着小山包走过去,司落樱急忙跟上。

    待走到小土丘近前时司落樱才发现,被杂草覆盖的小土丘是中空的,形状有些像火山,中间凹陷下去的地方,里面黑漆漆的没有生长任何杂草,看上去像是有黑气萦绕,十分的古怪。

    忽然,小山丘中空的黑暗空间内,闪出一道绯色光芒,像是流星一般滑过司落樱眼睛,惊得她不由自主的向后倒退一步,结果撞进了木寒水的怀中。

    司落樱有些尴尬的道了一句歉,木寒水面色又恢复了以往的冰冷,看着小山丘中空的黑色空间,声音低沉的对司落樱命令道:“把手伸进去。”

    小山丘中间黑暗的空间,看上去十分的诡异,里面就像是幽居着恶鬼一样,令人从心底往外冒寒气,司落樱有些胆怯和不解的看向木寒水。

    木寒水冷声道:“沐王府没有胆小的孬种!”

    木寒水的态度就像是四月的天气一样阴晴不定,司落樱觉得木寒水就算长得再好看也没用,和他在一起待久了,容易精神错乱变成精神病!

    小山丘中间的黑暗空间给司落樱一种很不友好的感觉,她浑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都在疯狂的拒绝,于是她笑着看向木寒水,打哈哈道:“冥王大人,阴山那边应该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你回去处理,你就不要将时间浪费在吓唬我身上了。”

    “听话,把手伸进去,有你的好处。”

    木寒水的声音十分温柔,带着诱惑,司落樱却感觉木寒水好似人贩子在用糖果诱拐小孩,笑着拼命摇头,连连后退,表示这个好处她谢绝!

    木寒水笑着把弄起苍木剑,自然自语道:“好久没见血了,你都有些失去光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