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妖神传说之落樱 > 正文
第七十五章 窝里反
作者:我是李木米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司落樱一向对皇权争斗不敢兴趣儿,但她觉得,若是阴险毒辣的巫马琛当了人皇,那么她定要为人族的将来堪忧!

    巫马琛见司落樱硬抗,不肯屈服,眼底闪出寒光,出手加大力度。

    双手握剑的司落樱,虎口顿时被震裂,连连向后倒退了好几步。

    巫马臻脸上浮现出一个阴险笑容,站在一旁慵懒看好戏的木芙蓉见此,不紧不慢的出声提醒道:“琛殿下,不要忘了,咱们的目的是活抓司落樱。你可不要太兴奋,一不小心杀了她啊!”

    巫马琛声音冰冷的不以为意道:“缺条胳膊少条腿,又不会影响她活着。”

    巫马琛说完,猛地发力,“啪、啪”几声,登时震得司落樱手臂上面的衣服炸开数条口子,手臂好似被车轱辘碾压一般,传来一阵剧痛!

    几滴鲜血从司落樱的右臂滴落,她急忙换左手握剑,向后倒退几步,与巫马琛拉开距离。

    手臂的疼痛令司落樱大脑清醒了很多,以她的修为,想要安全的从巫马琛和木芙蓉的手上逃走,不太可能!

    司落樱忍不住在心中暗骂睚眦必报的巫马琛,心眼儿比跳蚤眼还小,但脸上却忽的挂上笑容道:“大皇子,方才是我口出不逊,还请你大人有大量,不要与我这小女子一般见识。”

    司落樱一边说着,一边朝旁边移动两步,凑近一棵树,将身体依靠在上面!

    巫马琛见司落樱忽然示弱,不由得冷哼一声:“晚了!”

    依靠在大树上的司落樱,眼中忽的闪过一丝狡黠:“不晚。”

    司落樱说完,忽的跳起,借助树木的力量,使了一招大鹏展翅,举剑劈向巫马琛的头顶!

    巫马琛不屑的哼了一声,举剑格挡,司落樱立刻大喝一声:“洛英剑法第二式,锦上添花!”

    闪烁绯色光芒的洛英神剑,好似蛇一般缠上巫马琛的手中剑,顺势而上,迸射出朵朵绯色真气,击向巫马琛的胸前!

    巫马琛慌忙向后侧身,结果眼前忽的一黑,似被什么东西蒙住了眼睛。然后就听到司落樱如恶魔一般的声音轻声喊道:“洛英剑法第三式,借花献佛!”

    司落樱手中洛英神剑,猛地向下一沉,迸射出一道剑气,射中巫马琛的腹部,鲜血一下子就涌了出来。

    吃痛的巫马琛连连向后倒退了好几步,然后眼前一亮,就看到鸑鷟从他脑后飞出,落到司落樱的肩头。

    方才,是鸑鷟出其不意的捂住了巫马琛的眼睛,这才令司落樱刺伤了巫马琛。

    司落樱笑着与鸑鷟击掌,鸑鷟看着捂住肚子,脸色惨白的巫马琛,仰着下巴傲娇道:“无名小辈,本大爷的朋友你也敢欺负,我看你真是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

    巫马琛真的要被司落樱与鸑鷟这一人一鸟给气死了,一个讥讽他没脑子不堪重任,一个直接道他是无名之辈,恨得他咬牙切齿,一心想要将这一人一鸟撕成碎片!

    木芙蓉完全没有想到,被所有人看不起的冥王府废物,竟然刺伤了大皇子巫马琛,忍不住白了巫马琛一眼,暗道:真是没用!

    木芙蓉迈着慵懒的步伐,走到受伤的巫马琛近前,关切道:“琛殿下,你没事吧?”

    巫马琛想说你眼睛瞎了吗,老子都伤成这样了,能没事儿吗?

    但碍于面子,巫马臻还是摇头表示这点儿小伤不算什么,让木芙蓉不要担心!

    木芙蓉看着脸色惨白如纸,额头全是冷汗的巫马琛,被皇室护卫围着查看医治伤势,不禁扶额,觉得自己得换一个盟友了!

    巫马琛这个大皇子,太不成气候了,空有一个强势的外表,却是一个纸老虎,十分的不中用!

    想到这里,木芙蓉笑呵呵的上前,给司落樱递了一个眼色,让她快跑!

    司落樱无语发笑,这个木芙蓉简直就是墙头草,见巫马琛受伤,就立刻倒向她这边!

    不过,巫马琛也不傻,见木芙蓉与司落樱眉来眼去,立刻对木芙蓉道:“芙蓉,你想要与皇家亲近,也得拿出一些诚意。你帮我把司落樱这个贱人杀了,我就娶你为妃。若是将来我登了帝位,你便是帝后!”

    木芙蓉今天见了巫马琛的本事,十分的失望,可不想同巫马琛绑到一块儿,扭头笑对巫马琛道:“琛殿下,我已经按照约定,把司落樱带到了你的面前。但能不能请她去你府上,那就要看你自己的本事儿。至于要我杀人,我可没有那个胆子!”

    木芙蓉摆出一副小女子的娇弱样子,登时把巫马琛气得够呛。他以为,木芙蓉今天所为,就是明示了太多。没想到,忽然间又换上了这般姿态,顿时感觉自己好像被耍了,十分气愤:“木芙蓉,你以为,经过今天的事情,你还能在冥王府立足吗?”

    木芙蓉慵懒的摆弄着自己的指甲,浅笑道:“大皇子,我想你可能有什么误会。冥王府的人与皇室来往,这十分正常。”

    “别忘了,你刚刚袭击了冥王木寒水的未婚妻。”

    “袭击落樱姑姑的人,可是大皇子你。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巫马琛被翻脸不认人的木芙蓉气得发抖,用粘着血的手指着木芙蓉道:“你......哦,我知道了。你早就与司落樱串通好,诓骗我来此,这都是冥王府的阴谋对不对?”

    巫马琛不等木芙蓉回答,立刻又道:“外传冥王府狼子野心,觊觎皇权,如今看来,是一点儿都没错。都怪本皇子一时大意,中了你的美人计。不过,你们妄图谋害皇子,犯抄家之罪,我看谁能保得了冥王府?”

    巫马琛目光阴冷的说完,立刻命皇家护卫护送他回城,他要将此事儿,禀告给他父皇,治冥王府一个谋害皇嗣之罪!

    木芙蓉闻言,脸上慵懒之色尽退,眼中射出道道寒光:“琛殿下,既然你不仁,就不要怪我不义!”

    说完,她手提湛清宝剑,冲向巫马琛!

    一直看在一旁看热闹的司落樱,万万没有想到,巫马臻和木芙蓉这两个狼狈为奸的家伙,竟然忽然窝里反,两个人掐起来了。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