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妖神传说之落樱 > 正文
第九章 四小姐木绒花的建议
作者:我是李木米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晃,又是五年的时间过去了!

    年芳十五的司落樱体内灵力,比鹌鹑蛋略微大了一些,落英剑法也进步了一点儿,学会了第二式“借花献佛”。

    但是,剑招仍旧十分的不稳定,使出落英剑法第二式借花献佛时,总有一种要将自己送给敌人的感觉。

    司落樱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真的没有修行的天份儿?

    从不吝啬踩上司落樱两脚的三小姐木槿花,一大早就按照惯例一般,登门羞辱司落樱,阴阳怪气道:“司落樱,听说你报名了国学府明日的选拔,但以你的修为,我看你还是别去丢那个丑了,以免冥王府上下都跟着你这个废物一起丢人。”

    木槿花话音还未落,木绒花和木棉花二人一同走了进来。

    木绒花笑容满面的朝司落樱热情邀请道:“姑姑,明日国学府会试,咱们结伴一起去吧!”

    司落樱还未回答,木槿花就立刻咋呼道:“木绒花,你疯了吧!明天这么重要的日子,你也不怕染上司落樱身上的霉运,竟然要与她同行?”

    国学府位于帝都上京城内,是正规培养修士修行训练的地方,每三年会举行一次会试,整个燕周适龄的学子,都会前来参加。

    千年前的神魔大战之后,受创严重的燕周大陆,开始一点点儿重整旗鼓。

    近五百年来,各大门派相继崛起,国学府便与之挂钩,但凡在国学府学满两年,资质优秀的学子,都会被各大门派挑走,进行更高阶的修行。

    这对于一心求道的年轻人来说,简直就是天大的机会。尤其是,若能够被四海九州第一名山大派的昆仑墟看中,入山成为门下弟子,简直就是天大的殊荣,且距离得道成仙,也就不远了!

    冥王府的大小姐木芙蓉和二小姐木海棠,上一次国学府恩科会试时,就已经入学了。

    如今轮到了年龄相仿的木槿花、木绒花、木棉花还有司落樱四人。

    司落樱一心想要修成上仙,彻底的摆脱冥王府,自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木槿花看穿司落樱的想法,讥讽道:“司落樱,你都十五岁了,修为才只是聚气二级,冥王府的癞蛤蟆都比你修行的快。你说你,怎么还有脸赖在冥王府不走?”

    司落樱看着鼻孔朝天的嚣张木槿花,打算挫挫她的气焰,笑得十分狡猾道:“因为舍不得你们,更舍不得我的小澈澈。”

    木槿花迷恋木云澈,司落樱这是故意戳她的逆鳞,木槿花闻言,果然立刻炸庙,一脸不屑的朝司落樱呸了一口道:“司落樱,你个狐狸精,也不撒泼尿照照自己。就你这个前后都和搓衣板一样平的矮冬瓜,有什么本事勾引我的云澈哥哥。在他眼中,你就是一只浑身是毛,未开化的猴子,他瞎了眼才会看上你。”

    司落樱闻言,忍不住在心中撇嘴道:我就算瞎了眼,也不会看上木云澈那个铁石心肠的狡诈恶毒家伙!

    司落樱逗弄了一会儿木槿花,见她气得跳脚,心内十分开心。

    但不一会儿,她就又开始为明天的国学府会试犯愁。

    木槿花有一点儿说的没错,以她聚气二级的修为,要想通过国学府会试的两轮测试,几乎没有可能。

    司落樱想着去找木云澈点拨一二,结果被猜到她心思的木槿花拦住,不让她走。

    司落樱翻着白眼儿,像是赶苍蝇一般挥手对木槿花道:“该干嘛,干嘛去,姐姐现在没有时间陪你玩儿。”

    木槿花此番就是来打击司落樱的,希望她识相的放弃去参加国学府会试,自然不肯放弃,颐指气使的让司落樱赶紧收拾铺盖卷趁早滚蛋,反正她明天通不过国学府的会试,也会被冥王府扫地出门。

    司落樱心烦的瞪了木槿花一眼道:“不用你管。”

    四小姐木绒花见司落樱生气,立刻笑着安慰道:“落樱姑姑,国学府的会试其实没什么的,你不用担心。不过,你若是真的没有信心,可以通过别的方法,快速的提高自己的修为啊!”

    “你有什么好主意?”

    司落樱怀疑的看向木绒花,木绒花笑道:“其实办法还真不少。比如,你可以去求云澈大哥,帮你提高修为;或是去帝都商会,购买增进修为的丹药;亦或是,自己去猎取一只妖兽,夺取内丹,吸收转化为自己的修为。”

    木槿花听到木绒花建议司落樱去求木云澈,立刻像是护食的恶犬一般,警告司落樱若是敢不要脸的去麻烦她的云澈哥哥,她就把司落樱生吞活剥了。

    司落樱原本有想要去求助木云澈,但如今眼见木槿花这严防死守的架势,便只能放弃了。

    反正她觉得,即使自己求到木云澈那里,木云澈也只会先对她好一番的嘲笑,然后狠心拒绝。

    木绒花给出的第二个建议,最保险稳妥,只可惜,司落樱没有钱。

    帝都商会,那是有钱人的乐园,穷人还未走到门口,就得被看门的拿扫帚轰走。

    只剩下最后一个选择,虽然司落樱很有可能会被妖兽给吃了,但眼下的情况,她已经是别无选择了!

    司落樱准备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立刻换上一件男子的灰色布衣。

    木槿花见此,嘴角挂上一丝嘲弄的笑容道:“大姑娘,你就不怕我现在去告诉云澈哥哥,说你不经过他的允许,私自偷跑出府吗?”

    木槿花说云澈哥哥四个字儿的时候,语气娇嗔得令司落樱想吐,她就不明白,那个嘴贱又狠毒的木云澈,到底有什么好的,令曾经一度疯狂痴迷木寒水的木槿花,忽然就一下子转移了目标,跌进了木云澈这个泥沼之中,无法自拔?

    不过话说过来,木寒水那个脸冷心更冷的老妖怪,也没有什么好的!

    木寒水与木云澈就是大小两个魔头,喜欢他们的人,脑子肯定都被猪啃了!

    司落樱一边收拾行囊,一边头也不抬的对木槿花道:“三小姐,拜托你赶紧和你的云澈哥哥双宿双飞去,不要在这里烦我。”

    木槿花脸上忽然露出一个奸诈的笑容:“我才不想让云澈哥哥操心你的事情,就你这个蠢蛋,前去猎杀妖兽,一定会反被妖兽吃了。我反倒担心你胆子太小,不敢去冒险。”

    木槿花毫不掩饰对司落樱的厌恶,司落樱看向木槿花道:“三小姐,令您失望了,我一定会活得比你久。若是哪天阎王爷心情不好要带我走,我一定拖着你去给他老人家倒洗脚水。”

    “你说什么!”

    木槿花气得大叫一声,然后手臂一挥儿,桌下放着的一个榫卯凳,就朝着司落樱飞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