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妖神传说之落樱 > 正文
第八十二章 皇子的邀约
作者:我是李木米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翌日,冥王府五位小姐与司落樱分别坐上马车,前往人族皇宫。

    人族皇宫与海龙王的龙宫有些相识,由光滑的白玉石和各种晶石搭建而成,充足明媚的阳光洒下来,到处都闪耀着五彩斑斓的绚丽色彩,光彩夺目!

    这是司落樱第一次来皇宫,她感觉除了恢弘和宽阔之外,没有什么特别。而且晶石给她一种冷冰冰又很妖冶的感觉,不是很符合她的审美。

    四小姐木绒花和内向胆小的五小姐木棉花,都有些小兴奋,反倒是一向嚣张跋扈爱大嗓门说话的木槿花,显得十分恬静端庄,摆出一副大家闺秀的模样,教育木绒花和木棉花道:“不要像土包子一样丢冥王府的脸。”

    这一次进宫赴宴,鸑鷟不放心也跟了来,看到木槿花装模作样的样子,立刻不屑的低声对司落樱道:“野鸡插毛装凤凰,她还摆上谱了。我看她能装多久!”

    司落樱临来之前,去看了木云澈,木云澈还在昏迷,脸色比昨天见时变得暗沉。

    果老告诉她,这是火毒加重,入到五脏六腑的现象。若是再过两三天,火毒入了骨髓,到那时,即使用冰魄入药解了毒,恐怕也会落下后遗症,一到暑伏天气热的时候,骨头就会好似被火蚁啃食一般,有强烈的灼热疼痛感。

    看着躺在床榻上昏迷不醒的木云澈,司落樱心中五味杂陈。

    木云澈自打司落樱五岁时入府后,在修行方面对司落樱可以说是极尽严苛,时常讥讽和吓唬司落樱。所以在司落樱的心中,将木云澈与木槿花画上了等号,就是一旦等她离开冥王府,日后就老死不相往来的那一种。

    但是,木云澈与始终如一欺负她的木槿花不同,偶尔也会关心她的身体健康和生活需求。

    尤其是今年,木云澈也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忽然一反常态,三番两次的对她出手相救,这令司落樱多少有些感动!

    所以,无论是情感上,还是道义上,司落樱都会拼尽全力取得冰魄,救治木云澈!

    只是,此番皇宫一日行,肯定不会顺利轻松!

    思绪拉回来的司落樱,整理了一下身上绣了很多花卉的繁琐华裙,表情正经严肃的小声叮嘱鸑鷟道:“宫里不比府上,你克制一下自己的脾气。我今天的主要任务是赢得冰魄,没有时间照顾你,你自己照顾好你自己。”

    “爷不用人照顾。倒是你,不要忘了之前大皇子对你做过的好事儿,现在到了他的一亩三分地,你可得机灵点儿。”

    鸑鷟话音刚落,就见身穿一身锦绣黄袍,打扮得十分招摇骚包的七皇子巫马臻,与两个相貌与他有几分相似的年轻男子走了过来。

    巫马臻一看到司落樱,立刻上前与之热情的打招呼,还不忘同鸑鷟招呼两声,说什么他准备一些炸蚂蚱和炸蜜蜂,给鸑鷟当小零食吃。

    鸑鷟闻言,立即暴怒道:“爷是神兽,不是吃虫子的傻鸟。”

    司落樱笑着安抚鸑鷟不要激动,然后与巫马臻见礼。

    巫马臻指着身侧一个穿竹叶青衫的年轻男子,向司落樱介绍道:“这是我的二皇兄,巫马靖。另外一位是我的三皇兄,巫马珅。”

    二皇子巫马靖穿着清雅,头上不着玉冠金簪,只是简单的在束发上随意的斜插了一支素面玉簪。长相和气质都给人一种如水的寡淡感觉,看上去一副与世无争,一心问道的脱俗模样。

    三皇子穿着打扮和七皇子巫马臻差不多,二人也长得最为相似,只是三皇子身上多了一些沉着,七皇子的脸上则是透着一丝淘气。

    司落樱与二皇子和三皇子打招呼见礼,木槿花看到,立刻皱眉道:“怎么这么快就勾搭上了。”

    说完,走到司落樱近前道:“男女授受不亲,你跟我过来。”

    三皇子巫马珅见木槿花完全不将三位皇子看在眼中,十分无理的样子,有些不高兴道:“姑娘此言差矣,百花宴是为了各方道友交流进步,莫要如此迂腐拘谨。”

    木槿花对巫马皇室一族完全不感冒,她心中只有冥王府,对巫马珅的一番说辞完全不买账,十分不给面子道:“百花宴不过是帝都上京城四大家族的一个乐子而已,别说的那么好听。”

    上京有四大远古复姓家族,除了人族皇室的巫马一族之外,还有“轩辕、拓跋以及东方”。

    千年前神魔大战之时,人族的四大家族尽出精英,结果因为妖神毕月临阵倒戈,四大家族精英修士死伤严重,巫马皇室的帝君与帝后齐齐陨落,另外四大家族的上仙也是集体阵亡。

    因此,如今门下大多数弟子出自四大家族子弟的昆仑墟,才会十分忌惮“妖神祸世”的传言,至死方休的灭了妖神十世。

    而除了忌惮冥王木寒水的巫马皇室之外,另外三大家族与木寒水的关系也是十分恶劣,一是埋怨千年前妖神毕月被东夷大魔神控制时,木寒水没有第一时间出手击杀暴走的妖神毕月;二是后来四大家族和昆仑墟追杀投胎转世的妖神时,木寒水曾在暗中阻挠,这令四大家族十分不满!

    木槿花由始至终都没拿正眼看巫马三位皇子一眼,态度十分恶劣,一点儿都没作表面功夫,木海棠有些尴尬的上前圆场,与三位皇子见礼。

    大小姐木芙蓉则是慵懒的扬了扬手中的手绢儿,算是打过招呼,只有木绒花领着怯生生的木棉花,上前十分有礼貌给三位皇子行了万福之礼。

    三皇子巫马珅看了木芙蓉一眼,然后低声问巫马臻:“那就是和大哥,嗯......那什么的那位芙蓉大小姐吗?”

    巫马臻点头,巫马珅立刻笑着上前同木芙蓉招呼道:“久闻冥王府大小姐的美名,果然配得起这帝都上京城第一美人的称号。我在聚芳亭准备了一些吃食,请了几位好友作陪,不知可否请芙蓉大小姐赏个脸?”

    木芙蓉莞尔一笑道:“站了这么一会儿,我正有些口渴累了。”

    三皇子巫马珅立刻笑着邀请道:“大小姐请随我来。不知,我可否冒昧的唤你一声芙蓉姑娘!”

    木芙蓉十分大方的笑着点头道了一句:“不妨!”

    二人说笑声渐行渐远,巫马臻也对司落樱邀请道:“距离百花宴开席还有一点儿时间,小樱你要不要跟我四处逛逛?”

    木槿花闻言,一把抓住司落樱的胳膊,横眉对巫马臻拒绝道:“不劳七皇子费心。”

    木槿花此番入宫,除了要在百花宴的游弈上拔得头筹,赢得冰魄,另外一个任务就是看好司落樱。她可不想让司落樱趁机与巫马皇子勾搭,攀上高枝儿。

    木槿花一是就见不得司落樱好,二是她们今天入宫的目的是为了赢得冰魄,她不希望在那之前,出什么乱子。毕竟木云澈的性命,比什么都重要。

    至于在赢得冰魄之后,司落樱死不死,那就都和她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了!

    司落樱知晓木槿花的顾及,而她也没有趁机开溜的想法,也不想惹是生非、横生枝节。自然也是希望与冥王府的几位小姐待在一起,等待百花宴的开始。

    不过,司落樱虽然不想找麻烦,但是麻烦却是很喜欢找上她。

    巫马臻与巫马靖前脚刚告辞,司落樱一行人就被一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小宫娥给拦下。

    梳着“祥云髻”的小宫娥,露出一排洁白的贝齿,规规矩矩的上前朝众人行了一个礼,然后对司落樱道:“请问您是冥王府的大姑娘吗?”

    司落樱点头,小宫娥立刻笑道:“大皇子有请大姑娘一叙,还请劳烦大姑娘跟我走一趟。”

    司落樱还未答话,木槿花立刻翻着白眼儿拒绝道:“我们是来参加宫廷百花宴的,不是来陪某些皇子解闷的。回去告诉你主子,若是闲着无聊,自己斗蛐蛐玩儿去,少来烦我们。”

    说完,拉着司落樱就走。

    小宫娥也不恼,一直保持露出一排贝齿的笑容,再次挡在司落樱几人面前:“还请各位小姐莫要为难奴婢。若是请不到大姑娘,大皇子一定会责罚奴婢。”

    木槿花根本不吃小宫娥装可怜这一套,冷脸对小宫娥道:“你受不受责罚的与我何干。你主子若是因为这点儿破事儿就责罚你,说明他没有仁善宽容之心,根本不配当皇子。”

    小宫娥不管木槿花说什么,仍旧笑着开口对司落樱道:“大姑娘,大皇子只是想为前两日的误会道歉,希望您能赏脸。莫让一些爱嚼舌根的小人,以此来说冥王府不将皇室看在眼中。”

    木槿花自然不在意这些威胁,但是木海棠有些听不下去了,出面对司落樱道:“既然大皇子有请,那么就劳烦姑姑跟着走一趟吧!”

    “不行。”

    木槿花与鸑鷟同时反对,木槿花瞪了鸑鷟一眼,看向木海棠道:“二姐姐我说过了,司落樱她不能离开我的视线半步。你别忘记了,她这家伙一直与魔族之间不清不楚,我担心她此番入宫,会趁机与人族皇室勾结,密谋一些对冥王府不利的事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