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妖神传说之落樱 > 正文
第十章 土匪劫道儿 (发红包)
作者:我是李木米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木槿花听到司落樱让她去给阎王爷倒洗脚水,顿时气急败坏的运气,将一个榫卯凳,砸向司落樱!

    司落樱飞起一脚,将榫卯凳踢飞,然后撸胳膊挽袖子的就要与木槿花掐架,但被木绒花和怯生生的木棉花给拦住了。

    木绒花拉着司落樱,悄声劝道:“姑姑,不要浪费体力,你还有正事儿要办。况且,若是被云澈大哥知道你和槿花妹妹打架,恐怕你就出不了门了。”

    气焰嚣张的木槿花,见司落樱欲罢手,立刻叫嚣道:“你个蠢蛋,还想跟我动手,我随便一根手指头,都能捏死你。”

    木绒花看向木槿花,十分好心的提醒道:“五妹妹,不得和姑姑无理,小心你的云澈哥哥知道了,又要生气罚你了。”

    木槿花闻言,一把推开拦着她的木棉花,奸笑道:“司落樱,我祝你去小华山的路上,不是遇到魔族人,就是被妖兽叼走,永远都不要再回来了!”

    说完,她狠狠的瞪了多管闲事的木棉花一眼,然后走出门去。

    木棉花可怜巴巴的不敢出声,因为她明天要去参加国学府会试,才不得不跟着三姐姐木绒花一起来邀请司落樱明日同行。结果没想到,撞见了木槿花这个小阎王,白白的挨了一顿白眼儿,不由得赌气的看了司落樱一眼,然后不发一言的离去了。

    木绒花笑着祝司落樱一路顺风,然后也走了。

    司落樱见众人离去,急忙是收拾妥当,正欲出门时,正巧被红桃撞见了。

    红桃吵嚷着要和司落樱一起去小华山猎杀妖兽,但被司落樱猛的抬起手,一掌劈晕了。

    司落樱本就是一个不合格的半吊子修士,她可不想再带上红桃这个不懂修行的大后腿拖累她。

    司落樱将昏倒的红桃安置在床上,然后悄悄的从冥王府狗洞爬出,去市场雇了一头小毛驴,便悠哉的骑着小毛驴出城了。

    出了帝都上京城北门,走在树林茂密的小路上,听到一些不知名动物的鬼吼鬼叫后,原本悠哉的司落樱,开始有些紧张了,全身戒备着,一旦有个风吹草动,就立刻将短剑横在胸前。

    但在发现只是自己在吓唬自己之后,司落樱整个人就又立刻放松下来,兴致盎然的开始哼起了小曲。

    自由的感觉太好了,路边的马粪都仿佛透着一股青草香,要是就这样从此浪迹天涯该多好啊!

    但司落樱这个念头刚一冒出,就被脑中浮现出的木寒水冰冷的目光,以及木云澈狡诈的笑容给灭了,就连一丁点儿重新复燃的火星儿都没有留下。

    若是有人敢不告而辞的逃离冥王府,一定会在不到半日的时间就被抓回去大卸八块儿!

    想到这里,司落樱在心中暗骂道:姥姥的,我一定要成为四海九州最厉害的女上仙,将木寒水和木云澈,还有木槿花那朵妖花,全都统统踩在脚底下。

    司落樱幻想着众人高呼“上仙大人”的样子,不由得忘乎所以的哈哈大笑起来,结果倒霉的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了,猛地剧烈咳嗽起来,吓得毛驴儿尥蹶子,险些将她给甩下去!

    而就在这时,忽然有一群穿着粗布衣服的大汉,从两侧的树林内蹿出,晃着手中明晃晃的大刀,拦住司落樱的去路。

    为首一个一脸大胡子,挺着好似怀孕七八月大肚子的壮汉,朝司落樱晃了晃手中的大刀,猛地大喝一声:“呔,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打此路......”

    结果,他的开场白还未说完,司落樱就抬手将一颗石子儿,弹到大胡子的嘴里,险些将大胡子给噎死。

    司落樱骑在毛驴上,一脸不屑的对拦路劫匪道:“哪里跳出你们这些个屎壳郎,真是破坏周遭的美景。不知道姑奶奶是谁吗,你们也敢拦?”

    一个矮个子瘦小劫匪立刻道:“我们当然知道你是谁,你是......”

    只是,他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大胡子猛地在脑袋上面拍了一巴掌,险些咬到自己的舌头,察觉自己失言,硬生生将后面的话全都咽进肚子里面。然后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摇头道:“我说错了,我们不知道你是谁。”

    司落樱一阵无语,翻着白眼儿冷笑,也不知道背后的主谋去哪里找来这么一群缺心眼儿的大傻子!

    “出来吧!别藏着了。”

    司落樱环视两侧茂密的树林,她断定,想要她命的主谋,一定就躲在树林内,在暗中观察,等待时机,然后好给她致命一击。

    站在树上的木云澈,微微一愣,然后气定神闲的继续看着下方被劫匪围困住的司落樱。

    为首的大胡子,嘿嘿贱笑两声,对司落樱道:“姑娘,这里没有别人,你就不要喊了!”

    说完,他朝几个同伙递了一个眼色,劫匪立刻都嘿嘿笑着朝司落樱围拢过来!

    司落樱骑在小毛驴上,白了大胡子一眼道:“大兄弟,你的眼睛是被眼屎给糊住了吗,我是个男的。你们若是要想找姑娘,去青楼啊!我请客,你们看,怎么样?”

    大胡子淫笑两声道:“小兄弟别怕,老子就喜欢你这种细皮嫩肉,长得溜光水滑的小公子哥。”

    司落樱在心中骂了一句“我了个草”,装出一副害怕的样子,声音软糯的哀求道:“大哥,咱们有话好好说,你们又不是十冬腊月生的,动手动脚的多不好。”

    司落樱说话间,眼底寒光一闪,手中短剑在身侧挽了一个剑花,就将一个朝她伸出魔爪的劫匪手臂给砍断了。

    伴随一声鬼哭狼嚎一般的惨叫,数十滴滚烫的鲜血飞溅到司落樱的脸上,一下子就把几名劫匪给镇住了。

    那个脑子不太灵光的矮个子瘦小劫匪,胆子十分小,紧张的吞咽了一下口水,对领头的大胡子道:“大壮哥,这丫头怎么这么厉害?”

    大胡子又狠狠地拍了矮个子瘦小劫匪的脑袋骂道:“你个笨蛋,别暴露我的名字!”

    司落樱握着滴血的短剑笑对大胡子等人道:“你们觉得,自己还有命回去吗?”

    大胡子在身前耍了两下大片刀,威吓道:“丫头,你少唬人,谁不知道你是冥王府那个有名的废物,能有什么本事把我们都杀了!”

    说完,他看向同伙道:“大家别害怕,一起上,谁先得手拿下她,她就是谁的了!”

    劫匪众人听到大胡子的鼓舞,立刻嗷嗷乱叫,要将司落樱抢回去当小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