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妖神传说之落樱 > 正文
第九十二章 恶人先告状
作者:我是李木米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二皇子巫马靖又一股仙风道骨的味道儿,长相也是那种讨女孩子喜欢的清秀洒脱模样,一些女孩子在听到巫马靖的笑话,都忍不住捂嘴笑起来。

    几位巫马皇子的心里,则是都觉得这位平时云淡风轻的二皇子巫马靖,十分有撩妹的能力!

    只有司落樱觉得,巫马靖的笑话有点儿恐怖,令她在大热天,心生寒意!

    眼见架是打不起来了,众人全都将剑收好,然后各怀心事儿,或是兴高采烈,或是四处张望,跟着二皇子巫马靖,来到永安殿。

    永安殿非常宽阔,是平时皇宫举行重要宴会的地方。众人入内时,里面已经设好了酒宴,而一些身份贵重的皇室成员,以及四大家族的长者,都已经落座。

    巫马靖十分沉稳又彬彬有礼的安排众人落座,东方红叶没有安静的坐下,而是向内走到上方一位中年男子身侧,附耳悄声说了一些什么。

    中年男子立刻重重的咳嗽了一声,然后一脸怒气的看向司落樱道:“冥王府的大姑娘竟然如此霸道不讲理吗?”

    东方红叶这是摆明了向族中长辈告状了,见此,立刻哼道:“打不过就告家长,东方氏族还真是山叫驴下蚂蚱,一辈不如一辈了!”

    声音不小,不少人都听到了这话,纷纷看向冥王府几位姑娘所坐的方向。有脾气暴躁者,直接开口问道:“是谁,竟然这么大的口气?”

    从司落樱的肩头,跳到桌上:“爷说的,怎么了?”

    上座的人等看到一只白肚皮,黑脊背的萌企鹅开口说话,全都投来好奇的目光。

    方才呵斥口气大的是位黑髯老者,乃是拓跋氏族现任的族长拓跋黄栋,在帝都上京城,是相当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就是人族帝君帝后,也是要给他三分脸面。他见一只不知是猫头鹰还是乌鸦的鸟妖,竟然冲他叫嚣,登时黑着脸道:“这是哪个家伙带进来的杂毛畜生,没有规矩了吗?”

    听到拓跋黄栋骂它,立刻伸着小翅膀,指着拓跋黄栋道:“你个老秃驴,骂谁是畜生,我看你才是老畜生!”

    拓跋黄栋虽然生了十分飘然柔顺的黑色美髯,但是他的脑袋却是寸草不生,平时他最讨厌别人说他是秃头。

    如今听到一只妖鸟,又是骂他秃驴,又是骂他老畜生,气得他是胡须乱颤,猛地一拍桌子:“反了,真是反了天了。这是哪家养得杂毛畜生,竟然胆敢辱骂老夫,来人啊,快来人啊,把它给我抓住,拔毛炖了下酒。”

    拓跋氏族的几名少年男女族人,闻听立刻全都一下子站起身,一些与拓跋氏族交好,或是卖拓跋老族长几分薄面的人,也都一下子站起,纷纷攘攘的呵斥,是谁人家如此不懂礼数教养,竟然养出这种满嘴污言秽语的杂毛畜生?

    被气得炸了毛,挥舞着一对儿小翅膀,就要与拓跋黄栋等人拼命。

    司落樱抓住,不让它胡闹,然后站起身,先对拓跋黄栋行礼之后道歉:“晚辈是冥王木寒水的义妹司落樱,这是我养得宠物,名叫小不点儿,多有冒犯,还请拓跋族长见谅。”

    拓跋黄栋听到司落樱是冥王木寒水的义妹,微微一愣,然后拂袖哼道:“看来冥王大人最近太忙了,才会对府上的人疏于管教,方才的冒犯,就算了,若是以后再犯,老朽便要亲自帮冥王大人好好的管教一番了!”

    拓跋黄栋此话刚说完,之前与东方红叶耳语的那名中年男子就突然出声道:“黄栋族长说的没错。这几年来,冥王府真是乌烟瘴气,越来越不像话。都因冥王驻守阴山,没时间打理管教,才令冥王府的小辈越发的不知天高地厚,目无尊长。咱们这些做长辈的,确实应该帮忙好好的指引教育一番,以免这些小辈们走上歪路!”

    说话的人正是东方红叶的父亲东方单侠,现今东方氏族的族长,他方才听到东方红叶向他诉苦告状,说冥王府的人,仗着冥王府的身份地位欺辱她。

    四大家族与冥王府的恩怨情仇牵扯了整整一千年,就算没有东方红叶歪曲事实的告状,东方单侠对冥王府的印象,也是恶劣到了极点!

    司落樱此番入宫参筵的目的,只是为了赢取“冰魄”,所以她不想节外生枝,得罪人,以免在百花宴游弈时,被人使绊子,因小失大!

    但拓跋黄栋和东方单侠二人实在可恶,在这里倚老卖老,趁机打压侮辱冥王府,她不由得有些动气。

    被人骑在头上拉屎的滋味可不好受,尤其司落樱看到东方红叶与东方青枝二人摆出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就忍不住开口道:“冥王大人奉帝君之命,驻守阴山抵御魔族,为国为民,不辞辛劳。而有些人,就知道天天在家里充当只会高谈阔论的米虫,身居高位,不知为君分忧、不知为民谋福,真是国之不幸,民之悲哀!”

    司落樱说完,还一脸忧国忧民的叹了一口气,更是拍案叫绝:“说得好。有些人就是恬不知耻!”木槿花方才听到拓跋黄栋与东方单侠的话,也是登时气得暴跳如雷,差一点儿就跳起来指着二人鼻子破口大骂,但被木海棠拦住了。

    如今看到司落樱抢了她的风头,忍不住开口道:“真当我们冥王府没人了吗。虽然冥王大人今日未到,但冥王府也轮不到一些猫三狗四说三道四!”

    司落樱与木槿花二人言辞一个比一个犀利不留情面,再加上在一旁不停的附和溜缝儿,拓跋黄栋和东方单侠二人脸色变得十分的难看,青一阵白一阵的没有一个好色儿!

    拓跋黄栋年岁大,听到司落樱将忠君爱民,民族大义都搬了出来,一时也不好再说些什么,是憋气又窝火,脸都气成了紫茄子颜色!

    东方单侠年轻气盛又好面子,他刚刚继任族长,正是扬名立威的时候,便想要趁此机会,拿冥王府祭旗,瞪着司落樱和木槿花等人道:“方才,在下女儿说冥王府的人用利器行刺她。怎么,冥王府现今已经张狂到目无章法,光天化日敢在皇宫内院行凶杀人的地步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