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妖神传说之落樱 > 正文
第九十三章 御前争辩(求订阅)
作者:我是李木米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司落樱没想到东方红叶这个麻烦,就跟狗皮膏药一样,撕都撕不掉!

    东方红叶见父亲出面为她主持公道,立刻露出委屈的表情,东方青枝也言之凿凿的夸大其词,说冥王府是如何以势压人,竟然欺辱像东方红叶这样温婉善良的女孩子,说得就好像他亲眼看见冥王府的司落樱和木槿花等人,往东方红叶身上抽鞭子了一样。

    司落樱原本就知道此番入宫定是宴无好宴,但是她没想到,宴席还未开始,就蹦出这么一大堆惹人烦的跳蚤,还把屎盆子硬往她头上扣,气得一向大度不爱计较的她,也忍不住不得不出言向东方单侠解释道:“先前我与令嫒游弈比试,她不仅私藏暗器伤我,更是耍赖想要抢回赌注。我倒是觉得红叶姑娘年龄小,此番幼稚举动无伤大雅,但东方族中教导红叶姑娘的长辈,应是要好好反醒一番。否则,我还真是为东方氏族的未来担忧!”

    “我们东方氏族,从远古时期就已经存在,历史悠久,还轮不到你这个被木寒水不知从哪里抱回来的野丫头教导如何做人!”

    东方单侠被司落樱损得有些恼羞成怒,又见东方红叶极力摇头表示自己无辜,便冷哼道:“冥王木寒水居功甚伟,自然不将我们这些人看在眼中,所以冥王府的晚辈也敢指着我们这些长辈的鼻子骂。看来,冥王大人是终于忍不住,要对我们四大家族出手了。”

    东方单侠此言一出,屋中包括巫马皇室一族在内的另外三大氏族,心头顿时都是一惊,纷纷看向冥王府所坐的位置!

    有些人看到司落樱几个如花似玉的姑娘,都觉得东方单侠的话有些狗急跳墙乱咬人的味道儿。

    但是,大多数人尤其像拓跋黄栋这样在氏族中身居高位,又上了一些年纪的人,都十分认同东方单侠的观点,觉得冥王木寒水十几年前突然开始收养义子义女,培养势力,便是司马昭之心昭然若揭。

    一旦冥王动了不该有的心思,那么忠心耿耿辅佐人族巫马皇室的四大家族,自然成了冥王的眼中钉,肉中刺,早晚都得连根拔起!

    巫马皇室的几位皇子,对待冥王府的态度各不相同,得到四大家族支持的皇子,自然是铁了心与冥王府作对,而想要拉拢冥王府的皇子,便忍不住跳出来替冥王府讲话,比如七皇子巫马臻跳。

    巫马臻笑对东方单侠道:“东方族长此言严重了,落樱姑娘性子率真,一时口快,得罪了两位族长大人。我这厢替她赔礼了!”

    东方单侠见以草包著称的七皇子巫马臻替司落樱出头,根本不给面子:“你算个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

    但他话还未说完,忽有侍者高声唱贺道:“帝君、帝后驾到。”

    众人忙整理衣衫起立,齐齐弯腰拱手施礼,齐声给人族帝君帝后道万福金安。

    生得白面无须的帝君巫马丰帝,身着白色绣五爪金龙帝王锦袍,笑眯着眼睛朝众人挥手,声音温和的让大家落座。

    表情冷傲的帝后轩辕氏,则是一言不发的坐在帝君身边,身上大红色绣彩凤的凤袍,将她过于白皙的脸颊,衬托得像是结冰了一般。

    帝君帝后落座后,宫中侍者宫娥纷纷入场,开始将一道道美味佳肴端到桌上。

    菜肴多以百花为佐料,简直到了烹龙炮凤的地步,十分夸张,司落樱严重怀疑,巫马皇室把全天下最好最珍贵的食材,全都收集来了。

    司落樱一向胃口惊人,也不是那种当着众人面就放不开,矫揉造作的类型。

    但她心里装着事情,没有什么胃口,这下子可便宜了,不一会儿,胃口大开的,小肚子就变成了一个皮球,还有越演越烈,成为西瓜的趋势!

    帝君巫马丰帝笑着举杯,与众人共庆百花仙子诞辰,希望在座的女子,都能拥有百花仙子的绝色容颜,以及超群智慧和修为。

    帝后轩辕氏忙举杯,带着众女子,感激帝君良玉吉言,饮下百花酿制的佳酿,然后众女子也一同饮下杯中酒。

    司落樱平时最喜欢对月饮两杯“桃花酿”,附庸风雅,十分惬意。今日饮这百花酿,不由得感叹,宫中的御酒琼酿,果然非比寻常,不由得多饮了两杯。

    木槿花见了,立刻沉脸让司落樱不要贪杯,以免误了正事。

    表情冰冷的帝后,在饮下两杯后,似乎来了兴致,问参筵的各府世家千金,今年可有准备什么节目助兴?

    说完,看向东方红叶道:“本宫记得去年红叶姑娘表演了一段驯兽,甚是有趣儿。今年,你可有准备什么节目,逗本宫和大家开心?”

    东方红叶听到帝后问话,立刻站起身,面露难色道:“回禀帝后,今年臣女恐怕要让帝后失望了!”

    帝后闻言脸上微微一变,东方红叶立刻又道:“回禀帝后,本来臣女准备了节目。但是方才臣女与冥王府的大姑娘游弈时,不幸被她所伤,现在身子还十分的疼痛难受,不能为帝君、帝后和各位献艺了。”

    帝后闻言,蹙眉看向冥王府众人所坐的位置,沉脸道:“女儿家的游弈玩耍,怎么会出手如此重,太没有慈悲怜悯之心了!”

    司落樱听到自己被点名,立刻站起身对帝后道:“小女司落樱给帝后请安。方才小女与红叶姑娘游弈时,乃是各有所伤。”

    帝后轩辕氏打量了起身的司落樱一眼,见其衣服受损严重,似受伤不轻,心中便有了计较,不由得看向东方红叶。

    东方红叶吓得一哆嗦,低下头不敢言语,帝君见此,便笑道:“如此便无碍了,你们都是修行之人,一时出手没有控制好轻重也是正常。”

    说完,看向司落樱:“冥王义妹这是第一次入宫吧!一会儿宴会结束后,本君让宫娥带你四处走走,看看本君这皇宫,与冥王府有何不同?”

    帝君这话听上去,并没有什么特别,但是听在不同人的耳中,产生了诸般不同想法。

    东方红叶是十分羡慕司落樱受到帝君另眼相待,而她父亲和拓跋黄栋等一些人,都觉得帝君这是在给冥王府面子。

    而冥王府的人,觉得帝君这话,带着高位者的压迫之意。

    司落樱对冥王府没有太多感情,此番入宫参筵,只是为了救治为她受伤中毒的木云澈,还一个人情。

    所以,不管帝君这话有任何含义,她都不关心。

    不过,有人就是见不得冥王府好!

    东方单侠忽然起身朝帝君施礼道:“帝君陛下,臣请陛下为微臣的爱女做主!”

    帝君看着东方单侠不解道:“爱卿此言何意,你的爱女不正好好的坐在下方吗?”

    东方单侠忙出列跪倒在地,先是磕了一个头,然后才一脸哀伤道:“陛下有所不知。今日小女红叶兴高采烈的入宫赴宴,但却一时大意,被冥王府大姑娘用利器所伤,还好微臣为她喂下了固灵丹,这才看上去并无大碍。但此事儿微臣实不甘心,冥王府这些年声望剧增,冥王府的人在外皆是气焰嚣张,不可一世。就连国学府的一些世家子弟,也没少受冥王府人的欺凌。今日小女所遭遇,就是最好的例子,还请陛下为臣做主,惩治横行霸道的冥王府!”

    帝君听到东方单侠的话,蹙眉为难道:“东方爱卿,冥王木寒水乃是人族最后一位半神,如今替本君驻守阴山,抵御狼子野心的魔族。本君不能因为你的几句话,就责罚冥王府。”

    拓跋黄栋闻言,立刻给各大氏族子弟使眼色,然后带头出列,呼呼啦啦跪倒在殿中。

    年岁已高的拓跋黄栋,声音与胡须皆颤抖道:“回禀帝君陛下,微臣可以作证。自从冥王木寒水开始莫名其妙的收养义子义女进行培养之后。冥王府的声势日渐壮大,显露出狼子野心,不仅专横霸道,欺凌氏族,更有消息传传”

    拓跋黄栋话说到一半儿,磕巴起来,帝君忍不住问道:“传什么?”

    “传冥王有不臣之心!”

    帝君闻言,猛地一拍桌子:“竟有此事!”

    跪在堂中的人,全都吓得一哆嗦,低下了头。

    一些看好戏的人,忍不住偷瞄冥王府众人所坐的方向,脾气火爆的木槿花,第一个站起身,反驳道:“一派胡言!”

    侍奉在帝君身侧,头戴黑色高纱帽的侍者总管,立刻扬着拂尘喝道:“谁人御前喧闹?”

    木槿花朝上施礼道:“臣女冥王府三小姐,方才听到有人恶意诋毁冥王府,忍不住出声,还请帝君责罚。”

    帝君看着木槿花是一个小姑娘,便笑道:“无妨。有人状告冥王府,自然也要给冥王府伸冤的机会。你说说,他们是如何污蔑冥王府?”

    “回禀帝君陛下,东方氏族和拓跋氏族,早于千年前便对冥王大人心存芥蒂。这些年,一直在外不遗余力的诋毁冥王府的声望。就如今日,东方氏族大小姐东方红叶,屡次三番挑衅冥王府大姑娘,要求游弈一番。结果输了之后,竟然用利器伤人不说,还反咬一口,中伤冥王府,真是其心可诛。”

    帝君闻言,蹙眉看向东方单侠。东方单侠忙矢口否认,指责冥王府血口喷人!

    帝后轩辕氏冷冷的看着木槿花,开口道:“你们双方各执一词,可有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