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妖神传说之落樱 > 正文
第九十五章 字画暗藏奥秘
作者:我是李木米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帝后轩辕氏交代了百花宴游弈第一个节目的规定后,一些性子急的女生,立即伸手在长桌上面翻看起来。

    司落樱也拿起一卷字画,轻轻展开,仔细的辨认起来。

    坐在司落樱肩头的,也低着头看了一眼字画,然后伸长脖子,四处张望,查看别人手中的字画。

    这一眼看下来,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儿,低声对司落樱道:“小樱子,我觉得其中有猫腻。”

    司落樱也觉得,帝君帝后不会拿一些普通的字画给她们鉴赏,这其中,一定有什么奥秘存在!

    于是,她抬眼看向其他人。

    一些人在翻看了几幅字画后,发现竟然都是真迹,不免也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心生怀疑。

    这些人当中,属冥王府大小姐木芙蓉的修为最高,她一眼就看出了问题所在,然后慵懒的拿起了一幅画,便一屁股坐在一边,悠闲的喝起茶来。

    很快,冥王府二小姐木海棠也发现了其中的猫腻,从桌子上抽出一卷画轴,握在手中片刻后,又抽出另外一卷画轴,握在手中片刻后,将先前抽出的画轴,从新放回桌上,然后退到了一边,有些担心的看向冥王府其他人。

    轩辕氏族这次来参加宫筵的几位小姐,也很快选好了画轴,然后退到一边,闲聊起来。

    坐在上方的帝后轩辕氏,看到满意的微微点了点头,命宫娥将桌上的两碟菜肴,赏给轩辕氏的世家小姐们。

    轩辕氏的世家小姐立刻朝上施礼感谢,帝君看着轩辕氏花枝招展的世家小姐们,笑对帝后道:“巫马一族向来男丁兴旺,轩辕氏族则是小姐各个聪慧金贵,就如同你我二人一般!”

    帝后轩辕氏闻言,只是微微点头,然后端起酒杯,一边饮酒,一边观看下方的女子游弈,没有回应帝君的话。

    帝君脸色微微一僵,东方单侠看到,立刻起身向帝君敬酒,拓跋黄栋也紧随其后,向帝君敬酒,接着其他氏族子弟也纷纷起身,向帝君敬酒!

    上方君臣开怀畅饮,谈笑风生;下方世家众千金手眼并用,不停的翻动桌上的字画。

    四小姐木槿花一时没看出门道儿,有些耐不住性子将剩下的所有字画都翻动了一遍,发现所有字画确实都是真迹,不免蹙眉扫向司落樱。

    司落樱虽然也没有看出门道儿,但是她十分沉得住气,挑了三幅她比较熟悉的字画,展开在面前,低头仔细的研究。

    而这时,发现了问题所在的木绒花,笑着挑了一幅字画,走到木芙蓉面前,与其一起喝起了茶。

    这时,有侍者上前报时道:“还有半柱香的时间,请各位世家小姐尽快挑选,逾时不候!”

    一些拿不定主意的小姐闻言,开始纷纷拿起最终选定的画卷,离开桌子。

    桌子周围一下子变得十分空旷,木槿花额头冒汗的看着反复在画卷上面不停反复抚摸的司落樱,用眼神询问,她到底看出什么名堂没有?

    司落樱全神贯注的用心观赏画卷,根本没有注意周边的动静。这时东方红叶拿起一幅字画,指着木槿花道:“三小姐,若是你眼花选不到,我挑的这幅送给你。”

    木槿花瞥了东方红叶一眼:“东方小姐,看到你我就想起了青竹蛇儿口,黄蜂尾上针,让我相信你,还不如让我相信老鼠不会打洞,猫儿不会偷腥!”

    说完,从桌上随便抽出一个卷轴,朝东方红叶挥了一下,压低声音警告道:“劝你不要再打嫁进冥王府的主意。冥王府是狼窝,不欢迎你这串儿狗!”

    东方红叶真的要被木槿花气死了,她想要讥讽戏弄一下木槿花,结果反被骂是串儿狗,差点儿就没忍住,对木槿花大打出手。

    气得脸红脖子粗的东方红叶,猛地一甩衣袖,愤恨的退到一边。木槿花也笑呵呵的拿着卷着,与冥王府几人汇合。

    一时间,桌子周围的人全都陆陆续续的走干净了。就只剩下心无旁贷的司落樱一人,孤孤单单的站在桌边。

    东方红叶看到司落樱还没拿定主意,立刻讥讽道:“大姑娘,听闻你大字不识两个。若实在是看不懂字画,就随便挑一个吧!说不定撞大运的就被你给过了。”

    司落樱也不回应,忽然闭上了眼睛,伸出双手,在桌上摊开的两幅字画上,轻轻抚摸着。

    整个大殿一时陷入寂静,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落在了司落樱的身上。

    与冥王府势不两立的东方单侠,立刻趁机对身侧的侄儿东方青枝道:“听闻这位冥王府的大姑娘,在修行方面完全没有天份儿,相传冥王欲将其赶走,但也不知道她使了什么手段,一直安稳生活到现在。按我说,她既然没有修行天分,就应该乖乖认命,何必在这里厚脸皮的浪费大家时间。”

    东方青枝立即接嘴道:“这位大姑娘确实脸皮很厚,之前私藏利器伤了红叶妹妹也不承认。据冥王府的下人说,这位大姑娘品行不端,对冥王大人勾勾搭搭,又与木云澈之间暧昧不清。”

    东方单侠闻言故作惊讶状:“那木云澈算来,可是她的侄儿,这姑姑与侄儿之间,怎能暗生情愫,岂不是乱了辈分。我就看这女子并非纯良之辈,记得提醒红叶,以后少和她接触!”

    东方单侠与东方青枝之间交谈的声音不小,殿中的人几乎全都听到了。

    木槿花最听不得有人编排冥王木寒水和木云澈,立刻向上瞪了过去,便欲开口,但被木海棠拦住。

    司落樱仍旧双眼紧闭,用手轻抚桌面上的字画,不受任何干扰。

    这时,记录时间的侍者总管上前,低声通知司落樱道:“冥王府的大姑娘,时辰已到,请你做出选择。”

    司落樱猛地睁开眼睛,拿起一卷画轴,然后退到了一边。

    侍者纷纷上前,将桌上剩下的几幅画轴,全都撤走。

    然后留着山羊胡,手拿小册子的太司命星君走上前,点名道:“冥王府大小姐木芙蓉请上前。”

    木芙蓉慵懒的站起身,莲步轻移,上前朝太司命星君微微俯身行礼,然后将手中的画卷在桌上展开。太司命星君看了一眼,便在册子写有木芙蓉名字的下方,提笔画了一个圈,然后道:“冥王府大小姐木芙蓉金睛火眼,入下一关。”

    木槿花听到木芙蓉选对了,立刻笑着拍手。她一直都认为冥王府最后有能力赢得冰魄的人,就是木芙蓉。

    太司命星君看了一眼得意忘形的木槿花,说了一声“肃静”,然后开始喊下一个名字。

    各世家千金,开始一一上前,将选中的字画在桌子上面展开。

    太司命星君全都只是看了一眼,然后便在人名的下方,或是画圈,或是画叉。

    画圈的和木芙蓉都一样,进入了百花宴游弈的下一关,画叉的则是迎着族中长辈责备的目光,从新回到座位上,心有不甘的看着其他幸运儿,继续游弈玩乐。

    每一年的百花宴,都是各世家小姐扬名立万的好机会,也是各大氏族向君王和百姓展示自己氏族实力的好机会。

    所以第一关就落选的人,失去这样为族中争光的机遇,难免在回到府上时,会受到苛责。所以大多闷闷不乐,一些人甚至忍不住偷偷抹泪,又引得族中长辈一顿训斥。

    帝君忙笑着让大家不必太认真,小小的游弈节目而已,不要伤了和气。

    一些族中女子过关的人,自然是笑着应和,表示帝君说得甚是。而另外一些族中女子未过关的人,则是都闷不做声的低头喝闷酒。

    端坐在上方的东方单侠,看到一脸自信的东方红叶入了二关,立刻洋洋自得道:“红叶不错,有我们东方氏族的风范!”

    说完,又看向司落樱道:“有些鱼目混珠,滥竽充数的人,就不要出来丢人现眼了。

    看到五小姐木棉花没有选对画卷,不免有些担心的低声问司落樱:“小樱子,你有信心吗?”

    司落樱微笑点头,她方才,其实发现了这些画卷的奥秘所在。

    之前桌上摆出的画卷,确实是一半儿真、一半儿假。

    只不过,赝品画卷上,被人镀了非常薄的一层真气,令赝品看上去与真迹一般无二。

    修为高的人,像是太司命星君,一眼就能够看穿这种小把戏。

    而木芙蓉能够很快就看穿,也是因为她的修为在这里最高,并且曾经见识过这种小把戏,所以才会最快察觉到了画卷的不同。

    像是司落樱这种修为低的人,自然是很难察觉到画卷上面镀的真气。

    除非闭眼凝神,心无旁贷的进行感受,才能察觉出些许的异样。

    司落樱是凑巧闭眼凝神抚摸时,感受到了一丝的异样,然后她利用从前木云澈对她的训练,完全不受外界的影响,彻底的放空自己,然后渐渐感受出了一些门道儿。

    最后,司落樱挑选了一副感觉不到任何异样的画卷。

    她十分的有信心,而事实证明,她的选择是对的。

    木槿花是万万没有想到,司落樱竟然选对了画卷。这下子,冥王府除了五小姐木棉花,全都入了游弈第二关。

    四小姐木绒花安慰泫然欲泣的木棉花,说她只是运气好,下一关一定会被淘汰,到时就来陪木棉花。而看到冥王府有五人通过游弈第一关的东方单侠,不由得黑着脸道:“这几个丫头,运气还挺不错。”东方青枝用鼻子哼了一声:“运气好也没用,她们下一关就得集体出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