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十五年朝歌夜弦 > 正文
第五十章 驿站
作者:小芽豆豆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黄良媛见莫凝尘没再回答,自以为撇清了关系,也不再慌了,心下把之前的盘算组织了一下语言,说到:“王妃乘王爷不在夜半外出,又彻夜未归现在都还没回来,此事涉及多方颜面,王爷不去妾身陪您去桑田院等着,等王妃回来问个究竟。”

    “问什么?”

    “这...自然是问去了何处,见了何人,做了何事,可有...可有背叛王爷。”黄良媛小声说完,微微抬头看莫凝尘的脸色。

    莫凝尘神色如常,也不见有什么不悦或者怀疑,甚至是极其不在意。

    黄良媛正疑惑莫凝尘为何不做反应,南风便进来回到:“王爷,太医已送走,王妃那边...”

    “本王过去看看,至于黄良媛,蓄意造谣,对王妃不敬,禁足烟罗院,没本王准许不得外出。”莫凝尘丢下这样一句话便往桑田院去,没再理会一脸懵逼的黄良媛。

    南风望着自家王爷的背影,再看看站着一无所知的黄良媛摇摇头,老婆多了必出事故啊,以后只能有一个。

    不过现下还是先把眼前这个麻烦送走要紧,只得硬着头皮说到:“小的这就送良媛回烟罗院。”

    黄良媛这才从懵逼状态拉回现实,懵懵懂懂的跟着南风出去。

    到了烟罗院,南风便叫人给烟罗院上了锁。

    黄良媛气的险些掉下泪来,

    黄良媛越想越懵,明明桑田院那人确实出去了的,而且自己叫人一晚上盯着桑田院,也没有回来,怎的,今天太医都请上了,还让自己在王爷面前丢了这么大的脸。

    “彩屏,叫去守着桑田院的人呢?怎么王妃回来都不来回话?”

    “奴婢也不知。”

    “不知?”黄良媛转头给了彩屏一个眼神杀,把彩屏吓了个抖,连连磕头到:“奴婢这就叫人去找。”

    彩屏才到烟罗院门口,便见侍卫堵了回来,“王爷有令,烟罗院不得有任何人出入,姑娘还是请回吧。”

    彩屏原想争辩几句,但听是王爷的意思,便不敢再有什么,转身回去复命。

    “夫人,王爷下令禁足,奴婢也出不了烟罗院的门。”

    黄良媛大怒,一掌打在正厅门上,门框瞬间七零八碎。彩屏胆战心惊,不知这一巴掌是打偏了,还是黄良媛良心发现,原就是打的门框。若在平常,这一掌落在自己身上,只怕七零八碎的就是自己了。

    “夫人息怒,何必与这些置气,且再等两日,有帝后做靠山,总还有出去算账的时候。”彩屏此刻也只有安抚黄良媛的情绪要紧,帝后便是其最大的底牌和借口。

    果不其然,黄良媛听到帝后这个靠山,心下平静不少,未来也变得开朗了起来。是呢,有他们做后盾,还怕出不去么,王爷这些年,不正是看在他们面上,礼待自己的?

    “彩屏,准备笔墨,我即刻修书给皇后娘娘。”

    “是。”彩屏终于松了一口气,总算是给劝好了,只是这门,这会儿也不会有人来修,正月里还冷着,夜里恐怕又有小丫头要因此受气了。

    桑田院。疏通经脉不是什么难事,九歌没一会儿就好了,小瑾儿紧皱的眉头终于松开,看着舒缓了很多,只是仍不见醒来,呼吸也一如往常的微弱。

    九歌坐在床前扶额犯愁,当初就是因为自己,小瑾儿才会被鬼煞带走,原本该承受这些的是自己,却让一个小孩子......

    莫凝尘不知何时进来,见九歌满面愁容,便也猜到了几分。

    “南风,去找七皇子来。”

    九歌听到这个称号,顿时燃起希望,满怀感激的看向莫凝尘。

    这七皇子莫煜修的是医道,在西凉国远近闻名,一般人却也请不动,看的自然也不是一般的病痛。

    “多谢。”九歌此刻不知该说什么好,这一路得他得帮忙太多,这个人情,并不是三言两语能还的。

    “夫妻之间说什么谢。”莫凝尘在九歌身旁坐下,摸摸九歌苍白的脸,“一夜未睡,先去休息吧,我先替你守着,七王府邸到这儿有段距离,等他到了再叫你。”

    九歌莫名的心安,不自觉的把莫凝尘当做了依靠,但还是想守着小瑾儿,不愿再有什么意外。

    “你也没睡,而且大部分都是你出力,现在应该是你休息,我等着。”

    莫凝尘心里一暖,脸上的笑意越发明显,似乎在这个女人面前,自己才有了人情味儿,与这人间有了联系。

    “那就一起守着吧。”

    “你大可不必如此,瑾儿与你无亲无故。”

    莫凝尘沉默,这会儿挺希望能与她扯上些什么关系,除却这个明面上的夫妻,想有一个被她承认的,可以毫无间隙的关系。但是想来想去,这么短的相处时间,也没有什么可以拿来说到的回忆。

    “你可记得去青阳的路上,你救过一个人,在驿站...”

    九歌吃惊,看着莫凝尘的脸好一会儿,当时遇到的人长得确实好看,但九歌也只记住了好看两个字,听莫凝尘如此一说,确实...

    “是你?”

    莫凝尘点点头,开始恶趣味的给九歌回忆当时的情况,“嗯,你当时穿男装,看着,还挺像,除了...”莫凝尘说到这,特意将目光停在九歌胸口处,饶有趣味的笑笑。九歌白他一眼,这关注点真是...

    “得嘞,那我们还是你救命恩人了,上次救我算还我,这次人情算还小瑾儿的,两清了哈。”

    “据我所知,你原是打算把我丢死人堆里的,所以,这个救命之恩,只能算是这孩子的,你还是欠我一命。”莫凝尘可算好了,想撇清关系,不可能!

    “丞相府还派我来杀你呢,我饶你一命,也够了。”九歌耸耸肩,誓要把人情算清楚。

    “你以为,相府让你来,是真的杀我?”

    “不然呢?我跟张丞相的约定。”

    莫凝尘摸摸下巴,做沉思状,“或许吧,这确实是一举几得的事,他一定会做这个选择。”

    九歌懵,这人知道的挺多啊。

    “不然,你说说,张丞相的打算。”九歌原是要查的,被后面的事耽搁了,而且有了救命的关系,眼前这个人,还是有点可信度的。